-

男人聽後眉頭一沉。

這場訂婚宴,事關爺爺的性命!

爺爺氣他年近三十還孤家寡人,一直在催婚,最近催得心臟病犯了,需要馬上進行移植手術才能保命。

可老爺子卻放了狠話,要想讓他老人家配合手術,他今天就必須訂婚,三天後必須結婚!

索菲亞,本是他找來應付爺爺的女人,現在卻來不了了

此刻,顧芯芯還一直被男人死死拽著,有點不耐煩道:喂?大叔,你還有事嗎?冇事可以放開我了嗎!

霍項胤幽幽看向顧芯芯,狹長的眸底閃過幾分莫測。

忽然冷勾了下唇角,既然這位小姐自己送上門了,那就讓她來代替索菲亞!

鄭特助一愣,嫌棄的眼神投向顧芯芯上下打量。

煙燻妝,爆炸頭,打扮的像小太妹一樣的女孩,這種女人怎麼配站在他家少主身邊!

少主,這位小姐是不是有點......

就她了!

鄭特助不敢再有意見,是!

顧芯芯感覺到了不妙,警惕地問道:什麼就我了?大叔,你要對我做什麼!

男人眼神睥睨,冷冷甩給她一句。

我要你對我負責!

負責?

顧芯芯露出一臉見鬼的表情。

......不是吧大叔?親一下就要我負責?我剛剛把我自己的初吻給了你,都冇想要你負責!

男人劍眉饒有興味地一挑,初吻?

顧芯芯有些可惜地歎了口氣,是啊!我守了近20年的初吻,今天白送給你了!

這小女人,很有種!

霍項胤神色歸於冷寂,淡聲開口,來人,把她帶走!

緊接著,顧芯芯就被幾個黑衣人架出去,塞進了一輛黑色豪車

京城。

滿月世紀莊園,國內最高階城中莊園。

今天,第一家族霍家的少主霍項胤在這裡舉行盛大的訂婚宴,宴會場內名流雲集,觥籌交錯。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如此有幸,能夠成為霍少身邊的女人!

肯定是一位家世與才貌並存的完美千金!尋常的女人,哪裡入得了霍少的眼!

快看,是霍少來了!好帥啊......

咦?霍少身邊的那個女孩就是他傳說中的未婚妻嗎?怎麼看起來好像有點......

和大家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在眾人的注目禮下,霍家大少霍項胤領著一個畫風奇怪的女孩走上宴會的中央禮台。

訂婚宴主持人上前扶著麥克風開始講話。

各位來賓晚上好,歡迎來參加霍少的訂婚典禮!

顧芯芯被迫站在台上,心裡一萬隻羊駝奔騰而過!

是,她是未經允許就占了這男人的便宜,她有錯在先,大不了他就去報警告她非禮,怎麼判她都認!

可萬萬冇想到,這男人居然這麼狗。

居然把她強行帶來這裡......訂婚?!

台下賓客麵色各異,議論紛紛

這就是霍少的未婚妻?怎麼穿得像個街邊小太妹一樣!

霍少的女人不應該是一位溫婉美麗的大家閨秀嗎?這是什麼鬼東西?

咳,霍少這口味實在是有點獨特啊......

顧芯芯是為了嚇退相親對象,才故意打扮得像個太妹。

而霍項胤卻似乎完全不在意她這個未婚妻的形象正在遭人吐槽?

準確來說,他甚至也不在乎自己的口味被人質疑,一副置身事外的看戲模樣。

在來賓們異樣的目光注視之下,顧芯芯身後抵著冰冷的刀尖,隻能硬著頭皮和霍項胤交換了訂婚戒指。

直到主持人宣佈禮成!

眾人雖然覺得難以欣賞霍少這位未婚妻,但看在霍少的麵子上,也不敢不鼓掌祝福。

一時間,掌聲四起。

走下禮台,顧芯芯隻想趕緊撤,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可卻被三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圍繞起來,攔住了去路。

你是哪家的女兒?

你怎麼穿成這個鬼樣子就來了?

就憑你這副德行也配站在霍少身邊?

顧芯芯徑直繞過,不願理會她們。

可這幾個女的確又攔住她,不肯讓路。

她也冇了耐性,淡淡瞥了眼那幾人身上穿的華麗禮服:你們一個個穿的倒是很配站在那位霍少身邊,他讓你們站嗎?

你......

三位名媛都是京城豪門之女,哪裡受過這樣的諷刺。

堵著要求她道歉,更不放行了!

不遠處,厲家二少厲澤走過來和霍項胤碰了碰杯。

項胤,你從哪撿來的小太妹啊?這要是帶回去給你家老爺子看了,老人家不得氣飛了?

霍項胤不冷不熱道:老頭子隻是想要個孫媳婦,是個女人就行。

厲澤嘖了聲:天下女人那麼多,你為什麼非挑這麼個小太妹?

霍項胤俊眼低垂,舉杯抿了口紅酒,似乎在回味什麼。

因為,小嘴挺甜!

厲澤一愣,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這位一向清心寡慾的兄弟,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口味真不是一般的重!

嘩!

一杯酒潑到了顧芯芯身上!

厲澤聞聲看過去,挑了挑眉:你那小未婚妻好像被欺負了,不過去管管?

霍項胤眯眸瞧著:冇那個必要!

厲澤正摸不透霍項胤這話的意思,就看見那邊顧芯芯一手抓起一個名媛的頭髮,像拍西瓜一樣將兩個名媛的頭用力一撞,爆頭!

那兩個名媛眼冒金星倒在了地上,剩下那一個也已經嚇傻了眼。

你......你......你......

顧芯芯麵無表情,什麼也冇說,輕輕往旁邊擺了擺手。

那最後一個名媛便馬上自動退開,不敢再擋路了。

厲澤抽了抽嘴角。

......我好像知道你為什麼會選中這個小太妹了!

霍項胤眼底一抹深沉,抿酒不語。

那個小女人,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近他的身,還能一隻手就將他一個大男人拉彎腰來強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