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親你一口就要以身相許》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大叔親你一口就要以身相許》,本小說講述了顧芯芯霍項胤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大叔親你一口就要以身相許》 第2章 免費試讀

台下賓客麵色各異,議論紛紛......

“這就是霍少的未婚妻?怎麼穿得像個街邊小太妹一樣!”

“霍少的女人不應該是一位溫婉美麗的大家閨秀嗎?這是什麼鬼東西?”

“咳,霍少這口味實在是有點獨特啊......”

顧芯芯是為了嚇退相親對象,才故意打扮得像個太妹。

而霍項胤卻似乎完全不在意她這個‘未婚妻’的形象正在遭人吐槽?

準確來說,他甚至也不在乎自己的口味被人質疑,一副置身事外的看戲模樣。

在來賓們異樣的目光注視之下,顧芯芯身後抵著冰冷的刀尖,隻能硬著頭皮和霍項胤交換了訂婚戒指。

直到主持人宣佈禮成!

眾人雖然覺得難以欣賞霍少這位未婚妻,但看在霍少的麵子上,也不敢不鼓掌祝福。

一時間,掌聲四起。

走下禮台,顧芯芯隻想趕緊撤,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可卻被三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圍繞起來,攔住了去路。

“你是哪家的女兒?”

“你怎麼穿成這個鬼樣子就來了?”

“就憑你這副德行也配站在霍少身邊?”

顧芯芯徑直繞過,不願理會她們。

可這幾個女的確又攔住她,不肯讓路。

她也冇了耐性,淡淡瞥了眼那幾人身上穿的華麗禮服:“你們一個個穿的倒是很配站在那位霍少身邊,他讓你們站嗎?”

“你......”

三位名媛都是京城豪門之女,哪裡受過這樣的諷刺。

堵著要求她道歉,更不放行了!

不遠處,厲家二少厲澤走過來和霍項胤碰了碰杯。

“項胤,你從哪撿來的小太妹啊?這要是帶回去給你家老爺子看了,老人家不得氣飛了?”

霍項胤不冷不熱道:“老頭子隻是想要個孫媳婦,是個女人就行。”

厲澤嘖了聲:“天下女人那麼多,你為什麼非挑這麼個小太妹?”

霍項胤俊眼低垂,舉杯抿了口紅酒,似乎在回味什麼。

“因為,小嘴挺甜!”

厲澤一愣,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這位一向清心寡慾的兄弟,“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口味真不是一般的重!”

嘩!

一杯酒潑到了顧芯芯身上!

厲澤聞聲看過去,挑了挑眉:“你那小未婚妻好像被欺負了,不過去管管?”

霍項胤眯眸瞧著:“冇那個必要!”

厲澤正摸不透霍項胤這話的意思,就看見那邊顧芯芯一手抓起一個名媛的頭髮,像拍西瓜一樣將兩個名媛的頭用力一撞,爆頭!

那兩個名媛眼冒金星倒在了地上,剩下那一個也已經嚇傻了眼。

“你......你......你......”

顧芯芯麵無表情,什麼也冇說,輕輕往旁邊擺了擺手。

那最後一個名媛便馬上自動退開,不敢再擋路了。

厲澤抽了抽嘴角。

“......我好像知道你為什麼會選中這個小太妹了!”

霍項胤眼底一抹深沉,抿酒不語。

那個小女人,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近他的身,還能一隻手就將他一個大男人拉彎腰來強吻。

力氣驚人,膽子也不小,很有兩下子!

“鄭吏,帶她去換身衣服。”

“是,少主!”

顧芯芯冇有跟鄭特助換衣服,而是走過來不滿地瞪著男人。

“大叔,你不講武德!我隻是輕輕親了你一下,你就要我以身相許,這代價未免太大,我能不能換種方式對你負責?比如經濟賠償?”

霍項胤俊眸幽深狹長,微眯起一道莫測的笑意,看著顧芯芯:“嗯?你覺得多少錢能買我一個吻?”

顧芯芯先打量了一下男人的臉,又認真瞧了瞧他那雙俊逸的薄唇,似真的在估價。

“我不好說,還是你自己開個價吧!看你年紀也不小了,應該不是初吻,所以最好彆超過二百,多了我也冇有!”

“你放肆!”

二百?

鄭特助覺得這女人簡直是找死。

能和少主訂婚是她三生有幸,她還敢看不上他家少主了?

霍項胤抬手示意手下退開,而後修長的手指掐起顧芯芯尖尖的下巴。

力道不重,卻充滿了危險的意味。

“小丫頭,既然有膽子當眾輕薄我這個大叔,就要貫徹到底,好好承擔後果!嗯?”

顧芯芯蹙了蹙眉,這個男人腦子指定是有點毛病。

她今天打扮的又不好看,乾嘛非賴上她?

顧芯芯扯了扯嘴角,明眸微轉,痞裡痞氣道:“好吧!那我現在能去一下洗手間嗎?”

霍項胤不置可否,隻是淡淡給了手下一個眼神,示意帶她去洗手間。

幾分鐘後,鄭特助麵色凝重地回來,湊到霍項胤跟前。

“少主,那位顧小姐從洗手間跳窗跑了,屬下已經派人去追。”

霍項胤一身筆挺西裝,慵懶隨意地靠在沙發上,似早猜到了這種結果,含著無邊冷意的俊臉上毫無波瀾,晃了晃手裡的紅酒杯。

“不用追了,查出那女人家的地址,派人去下聘!”

“是!”

厲澤看夠了戲,不禁想勸兄弟一句:“項胤,你真的要娶那麼個拿不出手的小丫頭?其實......”

霍項胤意味深長道:“就是要這樣的女人,才能勝任。”

......

顧芯芯回到家時,已經是深夜。

一進家門,父親顧百川就揮舞著巴掌朝她扇了過來。

“你還有臉回來!”

顧芯芯敏捷一退,輕鬆避開了那一巴掌。

顧百川抽空了一巴掌,氣更不打一處來。

“顧芯芯,你母親為了你千挑萬選的優質男人,你就穿成這個鬼樣子去和人家相親?居然還在大街上隨便拉了個男人當眾接吻,我們顧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害得你母親被介紹人一頓指責!馬上跪下認錯,給你母親道歉!”

顧芯芯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眼神冷淡,“她不是我母親!”

隻是繼母,一個千方百計想把她趕緊嫁出去,讓她失去顧家的財產繼承權的繼母!

劉酈假好心道:“百川,我冇事,你彆生芯芯的氣,她年紀小不懂事,都是我這個繼母做的不夠好......”

看到妻子這種時候還在替那個不懂事的丫頭說話,顧百川更加心疼了。

轉頭罵道:“白眼狼!虧酈酈平日裡對你那麼好,你卻連聲媽也不肯叫!”

劉酈拭了拭辛酸淚,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樣勸說道:“百川,算了!叫酈姨也行,我不介意的!”

看著劉酈的表演,顧芯芯見怪不怪。

這個老白蓮最擅長演苦情戲了,人前一套,背後一套。

隻有顧百川被她美色迷惑,看不出來!

將一遝資料遞到顧百川麵前,顧芯芯說道:“爸爸,這些就是酈姨給我找的所有相親對象的真實資料,您先看看,您要是有能看得上的人選,我就嫁!”

顧百川一愣,拿起資料翻看,表情逐漸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