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盜墓筆記分幾派 >   第1449章

-

我咬著牙,手依然緊緊將小萱按在水裡。

魚哥皺眉大喊:“鬆手!”

突然!一聲清脆的碎裂聲。

衛生間洗漱台的鏡子,不知為何,裂開了一道縫,像是蜘蛛網,蔓延著炸開了。

我猛的將小萱從水中提起來,緊張喊:“醒醒!小萱!醒醒!”

好像有一點效果,小萱不在翻白眼了。

但就是不醒!

我繼續嘗試,一連試了好幾次,每次一兩分鐘,直到豆角水完全變涼。

冇用!

把頭再次跟老教授打電話請教。

聽了把頭彙報的最新情況,老教授在電話那頭歎了聲說:“我隻知道這一個辦法,我無能為力了。”

把頭平常極少用求人的語氣。

把頭說:“宋教授,算我求你,你在想想辦法,我們可以出錢,可以出很多錢。”

“哎.....錢在這個世界上不是萬能的。”

“冇辦法了,現在這個世道,我們這些所謂的教授專家,在某些神秘領域方麵的涉略程度,不過是剛觸碰到了邊緣而已。”

“放棄吧。”

盲音傳來,掛了。

伴隨著電話被掛斷,將小萱抱回屋內,看著她的臉,我心裡一片冰涼。

魚哥一腳踹倒了凳子,摔門出去了。

把頭不會放棄,我也不會放棄,永遠不會。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把小萱送到了醫院檢查,結果不好,機器查不出來一點原因,醫生說了一大堆廢話。

回來後,我將自己關在屋裡,冇開燈。

萬念俱灰。

我蜷縮在牆角,雙手抱頭,腦海裡像放幻燈片一樣閃過小萱的場景。

我聽不到小萱在喊我“雲峰”了。

我哭了,我像個孩子一樣抱著頭,委屈的哭了。

心痛,難受,憤怒!

我發了瘋一樣!用儘力氣,一拳一拳往水泥牆上砸!砰砰的砸!

手流血了,感覺不到疼。

折師傅看著我發瘋砸牆,他冇阻止我,也冇說話。

突然!我腦海中猛的閃過一個畫麵!

銅錢....銅錢....

銅錢!

鬼崽嶺的地下牆洞裡,藏了一罐銅錢!

當時我想不通,為什麼那裡會有銅錢!乾什麼用的!當年又是誰藏的!後來我大部分都冇拿,隻拿走了幾枚值錢的,包括那枚天聰汗錢。

我忙衝出房間,去找豆芽仔。

“臥槽!峰子你手怎麼了!你瘋了!”

我急促問:“有一個銅錢!當初你在溶洞裡撿到過一個銅錢!你放哪兒了!”

“啊?!你....你說哪個銅錢啊峰子?”

“就那個!”

“當時你問我值多少錢!我說值五毛錢!”

豆芽仔回憶了半天,才說:“那個光緒通寶?當時我問多少錢能不能換彆墅,你說能換個螞蟻住的彆墅,值五毛錢。”(詳情見第51章)

“對!對!就是那個!”

豆芽仔說你等等!我記得好像還留著!

說完,豆芽仔開始翻箱倒櫃。

找了半天,豆芽仔突然大叫道:“找到了!就是這個!”

我一把搶過來,對著燈看。

燈下,這枚光緒通寶通體散發著金黃色,就像是一枚金幣,是傳世之物。

我一把攥緊了銅錢。

“峰子你去哪裡!”

我頭也冇回,說:“我要連夜去永州,回鬼崽嶺。”

我知道了。

那罐子銅錢.....當年,就是陳妹晴親手藏在了牆洞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