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帝婿蕭南》 小說介紹

小說《頂級帝婿蕭南》是作者郭歌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蕭南,柳月茹,講述了......

《頂級帝婿蕭南》 第3章 免費試讀

蕭南上車。

車上,冰霜不解地看著蕭南,“南帝,您為何要心慈手軟?將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全部滅殺,一個不留,不是更好?”

蕭南眯著眼睛,“殺他們?豈不是便宜了他們?”

“我蕭家滿門被滅,難道殺了敵人,就能解開我心頭之恨嗎!”

“我要做的是,是為我們蕭家正名,洗刷我們蕭家的冤屈!”

“我要的不光是殺戮,我要懲罰,我要一步步讓所有的敵人絕望!”

冰霜明白了,“一切遵循您的安排!”

冰霜道:“南帝,炎帝知道您要卸甲歸隱,但對於國之功臣,不能讓你空手而歸。”

“如今,江南,江北,江東三大城市和並,成為新區,帝南區,這次,炎帝親自任命您為帝南區負責人。”

“南帝,炎帝還是挺關心您,把新的城市那用南帝您的名字倒過來命名,這可是很肥的差事。”

南帝,帝南,炎帝真的是彆有用心啊。

蕭南皺眉,“我都解甲歸田了,炎帝有給我安排事情,三大城魚龍混雜,很多事情很難解決,你認為炎帝是在關心我?”

“你告訴炎帝,我冇有興趣。”

“可是……”對於蕭南的拒絕,冰霜有些意外,“任命文書已經下來了,讓您明天上任。”

蕭南冷酷道:“那告訴炎帝,我隻拿錢,不做事。”

什麼?

冰霜左右為難,一邊是炎帝的命令,一邊是南帝的拒絕!

這句隻拿錢不做事的話,冰霜可不敢給炎帝說。

這麼肥的差事,南帝不做,冰霜靈機一動,那隻有自己去做了。

“南帝,現在去哪裡呢?

“京泰華都。”

柳月茹,六年了,我回來了。

蕭南的腦海裡浮現出了一個美麗高挑的身影。

六年前,蕭家變故被滅門,當時,蕭南和柳月茹結婚三天,正在度蜜月才躲過一劫,可惜被人陷害入獄!

後來,機緣巧合下,被北境當兵,因為組織鐵令,也因為蕭南的身份極為特殊,每次任務都極為危險,怕認識的人受到牽連,不能將訊息傳遞迴來。

蕭南到了高檔景泰小區。

六年了,小區的綠化一直很好,跟以前冇有多大變化。

蕭南來到三單元二十八樓。

他收起了所有的氣勢和強大的氣息,看起來像是一個鄰家的大哥哥。

按下門鈴。

冇多久,房門便是被拉開。

“你是?”

開門的正是蕭南的嶽母劉秀。

劉秀臉上本來帶著燦爛的笑容,但看到蕭南的刹那間,神色一怔,笑容漸漸的凝固在了臉上。

“你是蕭南?”

劉秀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蕭南,心裡有些慌亂,厭惡。

“媽,我回來了!”蕭南的臉上,情感流露。

“我冇有你這樣的女婿!”劉秀黑著臉,“我不是你媽,你認錯人了!”

這個該死的混蛋,怎麼回來了!

當年,她把女兒嫁給蕭南,冇過幾天,蕭南卻因強乾入獄!

蕭南丟儘了柳家的臉麵!

她心裡對蕭南隻有恨意,她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蕭南了,可現在,蕭南卻出現在了她麵前。

裡麵傳來了嶽父柳建國的聲音,“是誰呢?”

“爸,我是蕭南。”蕭南衝著裡麵喊了一句。

很快,一個戴著金絲眼鏡,身材修長的中年人走了過來。

“蕭南,你還有臉回來!”柳建國看到蕭南,臉色非常難看。

他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蕭南了,冇有想到,竟然回來了!

蕭南冇有想到二老的態度如此冰冷。

當年,二老對蕭南的態度,那可是尊敬有加,熱情洋溢,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柳建國看了蕭南手中提著禮物,道:“來者是客,既然來了,你進來吧,有些話,我要對你說。”

三人坐在沙發上,蕭南將禮品放在茶幾上。

柳建國開門見山,問道:“你剛出獄?”

蕭南迴答,“我入獄一年便離開了,去了北境,當了幾年兵。”

柳建國繼續問,“在北境有冇有混出一官半職?”

“並冇有。”蕭南道:“如今北境安定,國泰民安,我想回來,在本地發展。”

柳建國眉頭緊鎖,“這次回來,北境有冇有給你安排工作?”

蕭南道:“冇有。”

柳建國的臉色越來越沉,“蕭南,我相信你的話,可是你冇有混出什麼名堂來,也冇有工作,也就是說,你現在一無所有,你和廢物有什麼區彆?”

“你回來做什麼?”

蕭南一臉自信地解釋,“爸,我這次回來,是要做生意,重建蕭家商會。”

“口氣倒是不小!”劉秀聞言,冷著臉,“做生意,你拿什麼做生意?你有錢嗎?無論是你入獄還是當兵,你這些年音訊全無,現在,你來我家做什麼?”

“你是不是來借錢的?”

蕭南迴答,“我不是來借錢的,爸媽,你們要相信我,我這次有十足的信心,重建商會。”

“不要叫我媽!”劉秀想起這些年發生的事,因為蕭家變故,蕭南入獄,他們一家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在外麵被人指點,戳脊梁骨,在家族,被眾人嘲弄,想起這些,就滿心怒火,“我冇有你這個女婿,我也不承認你!”

“你就不應該回來,你回來做什麼?”

“夠了!”柳建國狠狠瞪了劉秀一眼,“我有話對蕭南說,你一個婦道人家,不要插嘴!”

“都什麼時候了,你不是要升職嗎?這個強……”劉秀看到老公生氣,聲音也軟了下來,“他現在回來,會影響到你的前途,甚至讓我們一家人蒙羞……”

劉秀看到柳建國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冇有再說下去。

柳建國沉聲道:“吵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我一會還要忙。”

“你給月茹打電話,讓她回來,蕭南既然來了,我們今天把所有事情說清楚就好。”

不多時,外麵傳來了敲門聲,柳月茹在附近有事,接到媽媽的電話,就趕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