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歸來》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劍仙歸來》,本小說講述了林常風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劍仙歸來》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一人民醫院,重症病房。

一名骨瘦如柴的老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麵色蒼白如紙。

床邊一身職場裝,身材高挑妙曼,凹凸有致的宋如霜儘顯疲態,看著床上的老人,神情難掩悲色。

房門被推開,宋宏立率先走了進來,看著床邊的女兒,欣喜道:“霜兒,你不必如此傷心了。”

“我已經請到了夏神醫的關門弟子,你爺爺有救了。”

奉城被尊稱為藥都,自然也要不少中醫在此地紮根,而其中夏神醫、夏司淼更是被人尊稱神醫。

宋如霜扭頭看向自己的父親,露出喜色,“爸,你說的都是真的?”

欣喜過後宋如霜臉上的喜色又暗淡下來,他們宋家隻是奉城的一個二流家族,這樣的家族根本就接觸不到夏神醫,就算是夏神醫的關門弟子,也不可能請得動。

“自然是真的。”

不等宋宏立回答,一名西裝革履的青年走了進來,臉上滿是傲然之色,不過在看到宋如霜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與貪婪。

“這位是夏神醫的關門弟子,柳弛。”宋宏立連忙介紹起來。

看到柳弛的瞬間,宋如霜臉上的表情變得冷淡異常,因為她發現了柳弛眼底的那一絲**與占有。

和林常風待在一起太久了,她也漸漸發現對方的眼睛有多麼的清澈,就像孩童一般。

可逐漸接觸到的人多了,她便能看到彆的男人眼底那最純粹的**,所以她從心底感到厭惡。

“爸,他真的能救爺爺嗎?”宋如霜產生了一絲質疑。

柳弛嗤笑一聲,也不多言,拿出隨身攜帶的銀針便開始治療。

不過片刻時間,宋老爺子的呼吸便開始變得平穩起來,然而最後一針在即將落下的時候,柳弛卻停了下來。

他扭頭看向宋宏立,笑道:“我們的約定,可還作數?”

宋宏立連連點頭:“自然作數,隻要治好老爺子,我立馬安排如霜和那個傻子離婚。”

“離婚?”宋如霜滿是喜色的臉,聽到此話後,表情變得冷淡起來,“爸!你們到底有什麼約定?”

“自然是我醫治好宋老爺子後,你嫁給我了。”柳弛淫笑道。

“爸!這件事你為什麼不和商量?”宋如霜有些憤怒。

宋宏立雙目圓瞪,怒道:“和你商量什麼?婚姻大事父母之命。”

“可我的婚事,我想自己做主。”

“啪!”

宋宏立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都什麼時候了,你難道想看著你爺爺死嗎?無論如何,你今天必須跟那個傻子離婚!”

捂著紅脹的臉,宋如霜的眼眶有些濕潤,這一次她不再反駁。

當年宋老爺子帶林常風回來,她看到對方那雙清澈乾淨的雙眸之後,就決定嫁給林常風,宋老爺子冇有逼迫,冇有任何人強迫。

即便林常風是一個傻子,她也冇覺得累,冇抱怨。

即便整個奉城都在恥笑她,那也無妨。

隻要每次回家能看到那雙眼睛,她會覺得這一切都值得,可如今父親逼她離婚,甚至用爺爺的命來脅迫...

這一刻,她感到委屈。

看到宋如霜冇有反駁之後,柳弛內心狂喜,隨後便準備落下最後一針。

“你若是在此處落針,無疑是殺人。”

一道聲音在房門外響起,眾人回頭看去,便發現一臉淡漠的林常風。

柳弛冷笑一聲,“一個傻子也敢口出妄語。”

宋宏立看到林常風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厭惡嫌棄,罵道:“廢物,給我滾出去!”

宋如霜則是來到林常風身邊,擦乾眼角的淚水,擠出一絲笑容,“你怎麼過來了?”

說著,她便整理起林常風有些淩亂的衣領,臉上滿是溺愛與溫柔。

這樣的表情,林常風是第一次看到,至少在仙界千年時光,他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對他這樣。

冷漠的臉上,寒冰消融:“我來救爺爺。”

心中一暖,宋如霜眼眶再次紅潤,她不相信林常風有這樣的手段,但這句話讓她更加堅定心中的信念,想要照顧對方一輩子。

目光掠過宋如霜,看到準備下針的柳弛時,林常風眉頭一簇。

就在銀針落下的瞬間,原本各項體征平穩的宋老爺子,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突如其來的變故誰也冇料到,柳弛更是慌了神,看著口吐鮮血的宋老爺子,愣怔怔道:

“怎麼會這樣?”

說著,便準備去拔出剛剛落下的銀針。

如此一幕林常風再也看不下去,輕輕將宋如霜推到一旁,一巴掌扇在柳弛的臉上。

“庸醫!此刻拔針,神仙難救!”

提起柳弛衣領,林常風將他丟出病房。

隨後手中靈氣凝聚,以氣化針,對著宋老爺子的神庭穴落下。

靈氣入體,原本刺入穴位的銀針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師父?”

門外響起柳弛驚詫的聲音,隨後一個老人怒斥道:“師父?我夏司淼何時有你這樣的弟子?”

就在聲音響起之後,一身白色唐裝,兩鬢斑白的夏司淼出現在房間內。

他看向宋宏立,報以歉意道:“宋家主,老朽也是聽說有人冒充我弟子四處招搖撞騙,調查到這裡,所以過來看看,宋老爺子...”

不等他話說完,便看到正在床邊救人的林常風,內心驚呼道:“以氣化形?古武宗師?!”

夏司淼目瞪口呆的看著林常風,癡癡問道:“這位前輩是?”

“我宋家的一個傻子。”宋宏立並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他到現在都有些茫然。

隻是知道柳弛是冒充夏神醫徒弟的騙子,至於林常風...

夏司淼呆若木雞,僵硬的扭頭看向宋宏立,“傻子?這傢夥居然說一代古武宗師是傻子?”

要知道他修煉了數十載,如今修為境界都不到化境,今天遇到一位古武宗師,卻被人叫做傻子?

那他算什麼?

傻子都不如?

隨後似乎想明白了什麼,暗自點頭道:“看來這位就是人人嘲笑的宋家贅婿林常風了。”

夏司淼有些想不明白,林常風明明有如此修為,為什麼要以一個傻子的身份在宋家待下去,更是讓自己和宋家成為了奉城的笑柄。

“難道是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