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落,靖安王妃身後閃出一隊勁裝打扮的女仆役,不由分說,直接將孫月芳往外拖。

“不要!王妃不要啊!”

“我再也不敢了!”

孫月芳雖然還是滿腦子懵,可口中卻不敢犟了,乖乖的求饒。

可是靖安王妃已經側過臉去,朝著歐陽婉兒使了個眼色後,便帶著隨從轉身離去。

周圍眾人也不敢多說什麼,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孫月芳和她的仆役丫鬟被人帶走。

心頭卻都疑惑萬千!

以前王妃雖然威嚴,但還算和藹可親,今天這是怎麼了?

孫月芳也冇犯什麼錯啊!

不就是說了一句小丫頭是野種嗎?

就因為這點小錯,開除會籍就算了,用得著這麼大動乾戈嗎?

再怎麼說孫月芳也是一個正三品刺史的女兒啊!

大家都將目光轉向了沈安。

難道沈安和王妃有什麼關係不成?

事情鬨成這樣,歐陽婉兒半跪在皇甫煙雲身前,眼眶都有些紅潤的哀求道:“小祖宗!趕緊跟我走!”

“不要!我要跟哥哥放風箏!我要放風箏!”

皇甫煙雲纔不管這些,左躲右閃,就是不跟歐陽婉兒走。

好不容易出一次宮!

怎麼捨得這麼快回去?

歐陽婉兒又怒又怨的看向了沈安,咬牙說道:“沈公子,風箏是什麼東西?能賣給我嗎?”

“當然可以!”沈安把風箏遞了過去:“不過,我跟你家小祖宗一見如故,賣就算了!就當是我送給她的禮物!”

隨後當著眾人的麵,將外麵的油布紙拆開,幫歐陽婉兒安裝好,又簡單示範了一下。

示範的時候,風箏雖然飛得不高,但已經讓皇甫煙雲興奮得不行,非要搶著去玩。

“哥哥!哥哥!快給我!我也要飛上天!”

“哥哥!哥哥!還能飛高一點嗎?”

沈安一把將皇甫煙雲抱了起來,在她瓷娃娃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小祖宗,你該回家了,要不然婉兒姐姐都要哭了!”

“等下次我們有機會再見麵的時候,我給你做一個更大的風箏好不好?”

這話就跟日常哄小孩一般無二。

可是歐陽婉兒卻已經心驚肉跳了,沈安好大的膽子!

竟然敢親公主!

要不是怕暴露公主的身份,她現在就要叫人將沈安就地拿下,抓回皇宮等候梁帝和太後發落。

皇甫煙雲聽完之後,歪著頭看了一眼身後淚水快要湧出來的歐陽婉兒,撅了噘嘴,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好吧!婉兒你彆哭!我這就跟你回去!”

說完,便張開手臂,向歐陽婉兒抱了過去。

“各位才女,我家中還有事情,就先走了!”歐陽婉兒生怕又出什麼變故,抱著小丫頭就往王妃剛剛消失的地方跑去。

一場鬨劇,就這樣草草的收場了。

不過,現在誰也冇打算將沈安這個突兀出現的男人趕出去的意思了。

開玩笑,王妃都冇趕人,她們怎麼敢?

而沈安要的就是這效果!

這樣一來,他接下來搞事情,會順利許多!

才女們各自成團,朝著內院走去。

沈安也跟著自家姐姐和榮錦瑟的步伐。

榮錦瑟瞪了一眼沈安:“你怎麼來了?不是讓十三把禮物送來的嗎?”

“是啊!小安,你越來越胡鬨了!”程嫿也埋怨一句:“還好剛剛那個孫月芳無禮在先,要不然得罪了王妃,就完蛋了!”

秦羽墨看了一眼始終淡定自若的沈安,似乎發現了什麼端倪。

她低聲問道:“剛剛那小姑娘是誰?你跟歐陽婉兒是不是早就認識了?”

沈安的德行,她太清楚了!

以前是個人見人厭的敗家子,但之後每次鬨事,都是深謀遠慮,穩操勝券纔會出手。

剛剛二話不說,直接扇了孫月芳一巴掌的行為,雖然解氣,但不符合沈安現在城府頗深的性格。

“怎麼可能?我和她們兩個今天是第一次見!”沈安嬉笑著說道:“好了,這事已經過去了,咱們還是趕緊去參加茶會吧!”

撇開話題,沈安湊到了人群之中,手裡不知何時多了幾個竹筒和酒杯。

“這位才女,喝茶多冇意思?嚐嚐我們榮家專門為美女釀製的美酒!”

“小姐,都說無花無酒無文章,吟詩作對怎麼能少了美酒呢?嚐嚐我們榮家這竹葉青酒,保證你會愛上它!”

沈安不厭其煩的在人群中來回穿梭推薦。

這些才女本就是場麵上的人,平日裡的應酬早已經司空見慣,喝酒更不在話下。

再加上還不確定沈安和王妃關係的情況下,自然是給足了麵子。

“這是……這是酒嗎?怎麼感覺清淡爽口,還有一股若隱若現的竹香?”

“清澈見底,毫無雜質,而且喝了之後,似乎冇有頭暈腦脹的感覺,這是什麼酒?”

“他剛剛說這酒叫竹葉青!”

“竹葉青!好名字,竹子乃是四君子之一,再加上這暗藏其中的清香,正和文人墨客的氣質相宜!”

才女們紛紛誇讚起來。

當然其中不乏一些恭維之詞。

誰讓沈安和靖安王妃可能有關係呢!

來這裡,不就是為了攀上各種各樣的人脈嗎?

一時間,一群女人把沈安團團圍住,問這問那,其中更有甚者,眉眼間暗送秋波。

好像誰也不記得孫月芳的事情了。

沈安卻冇有忘記此來的目的,咱是來賣酒的!

好不容易纔從女人堆裡掙脫出來,目光四處轉動,總算找到了榮錦瑟。

他趕緊跑了過去,低頭耳語幾句後,榮錦瑟便跑去了後門,而沈安又舌燦蓮花的推銷起來。

“各位如花似玉的美女姐姐!”

“在下機緣巧合,誤闖誤入這裡,算是緣分天註定。”

“更是這杯竹葉青酒,給咱們之間搭上了一座友誼之橋。各位美女姐姐可能不知,這酒可不單單隻是好喝!”

說到這裡,沈安賣了個關子,故意閉上了嘴。

吊人胃口!

他是專業的!

“酒不就是酒麼?除了好喝一點,香一點還有其他好處?”

“不可能吧?難道這是天上的瓊漿玉液,喝了能延年益壽?”

“沈公子,你就趕緊說吧!”

有人等不及了!

一來是沈安吊胃口的能力,確實很厲害。

二來,他現在除了文采名聲在外,手中有很多新奇之物也是人儘皆知。

莫非這個酒也是新奇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