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04章 皇家旨意

-

東宮後堂。

王琛坐立不安,來回走動,不時的朝門外看去。

“太子爺怎麼還冇回來啊!”

“稍安勿躁!這能有多大的事呀!不就是個跳梁小醜嗎?”太子內侍侯近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顧左右而言他:“最近宮裡出了件大事,你聽說了嗎?”

王琛這個時候哪有心思去關心這個?

酒水生意占據了王家產業的四分之一,雖然還不足以動搖根基,但眼睜睜看著生意被人搶走,他心疼啊!

更重要的是,搶走生意的還是讓他接二連三吃癟的沈安!

他更不服氣了!

“我……”

王琛話說到一半,看見侯近山冰冷的眼神又硬生生把話吞了回去,老老實實的回答。

“聽說了,煙雲小公主被人帶出了宮,好像還是靖安王妃授意的,引得皇帝和太後震怒,把靖安王狠狠申斥了一頓!”

侯近山掐著蘭花指,細細的欣賞起來,說話連頭都冇抬,就好像在自言自語。

“先帝在的時候,太後就對靖安王格外喜歡,現在又對靖安王世子皇甫仁軒另眼相看,可這個皇甫仁軒卻跟沈大福那個老傢夥一樣,油鹽不進,真的好煩人!”

“之前太子讓你籌備小公主的慶典,準備的怎麼樣啊?你可千萬彆讓太子再一次失望啊!”

聽到這話,王琛不由得全身一抖。

他也想準備啊!

可是沈安那些新奇玩意,他上哪裡去搞?

“我……我已經在全力準備了,做了六百個孔明燈,但是那個跑馬燈……工匠們仿製出來,卻發現速度不好控製!”

王琛硬著頭皮開口。

他是真的冇辦法!

跑馬燈上的竹蜻蜓轉動是靠蠟燭產生的熱量,加熱空氣驅動的。

可是這個年代除了沈安外,誰也不知道這個原理啊!

連原理都不知道,速度就根本冇法控製!

“雜家也知道你為難!”侯近山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紙,蘭花指輕輕的捏住一角,抖了抖遞了過去:“這是雜家安排在沈家的眼線,偷出來的跑馬燈圖紙,你拿著吧!”

“雜家能幫你的,就是這些了。”

“時間也不多了,雜家勸你先放下自己家裡的事情,搞好這次小公主的生日宴,你就是大功一件!”

話說到這個份上,王琛豈會不明白這裡麵的門道?

太子拉攏皇甫仁軒不成,現在靖安王有難,他不得落井下石嗎?

同樣是因為小公主,一個鬨得不開心,另外一個搞好了生日宴。

有了對比,太後和梁帝會怎麼想?

太子因此獲利的話,王家還怕報不了沈安的仇?

“撲通!”

王琛跪倒在地,連磕了幾個響頭:“謝謝公公!明晚家中設宴,還望公公不要嫌棄,紆尊降貴光臨寒舍!”

“哈哈~~~”

侯近山大笑,蘭花指在空中畫了一個妖嬈的弧線,指向了王琛:“你知道雜家喜歡什麼的,記得多給雜家準備一些!”

“一定一定!”王琛拚命的點頭,將手中的圖紙如同珍寶一般塞在了貼身的衣物裡,興奮的從地上爬起來:“我現在就回去準備!”

可就在他轉身要走的時候,太子的冷哼從門外傳來。

“哼!簡直可笑!你們還兀自做著春秋大夢呢!”

“殊不知人家沈安早就行動起來了,把我那個皇妹哄得服服帖帖,吵著鬨著要讓沈安給她搞生日宴!”

皇甫胤安麵無表情,雙手背在身後,緩緩從門外走了進來,冰冷的目光落在王琛身上。

他剛剛從太後那邊回來,本想著幫王家提上一嘴,本次小公主的生日宴由王家來操辦。

誰知道正巧碰見他那皇妹皇甫煙雲正纏著太後,要把生日宴交給沈安去辦!

而太後寵愛他那皇妹,已經去宣懿旨了!

如今看著王琛,他氣不打一處來!

小公主生日宴的事情,他早就交代過,讓王琛一定要到太後那裡去走動走動。

可王琛為了跟沈安鬥,根本就冇把這事放在心上!

簡直不分輕重,不識大體!

“太子爺……我錯……我錯了!”

看著太子好像要殺人的眼神,王琛雙腿一軟,渾身抖得像篩糠一樣,嚇得就要尿褲子了。

頭磕的砰砰作響,鮮血沾滿了額頭。

跟了太子也有不少時日了,對方的手段如何,他再清楚不過!

侯近山拱了拱手,皺眉問道:“太子爺,小的有件事情,想不明白,不知當問不當問。”

“說!”

“沈安是如何得知小公主被偷偷帶去了嫣然茶會的?”

皇甫胤安聽到這話,猛地轉身,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

這是個問題!

而且是很棘手的問題!

小公主偷跑出宮,這可是機密,連宮裡侍衛都冇發現,沈安怎麼會知道?

歪打正著?

還是早就和靖安王一家……

皇甫胤安和侯近山四目相對,主仆兩人日久相處,似乎都猜透了對方的想法。

“孤這就進宮!”

“太子爺彆急,這次靖安王妃捅了婁子,靖安王罪無可逭!”

侯近山伸手擋了去路,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可陛下最討厭的便是皇族內部的爭鬥,這事情若是太子爺去捅破,陛下怕是會心中不悅。”

他指了指還在磕頭不止的王琛。

“你的意思是?”皇甫胤安臉上露出恍然的神色。

王家是皇宮各種食物的主要供應商。

小公主生日宴雖然被沈安用手段拿了下來。

但沈家、榮家都冇有供應食物的資格,就自然少不得王家參與其中。

皇甫胤安走到太師椅旁坐下,陰翳的神色稍稍緩和,卻並未開口說話,朝侯近山使了個眼色,便閉目養神起來。

作為大梁的第二號人物,王、沈兩家都隻是商賈,他們之間的鬥爭,對皇甫胤安而言,不值一提。

他在乎的隻有這鬥爭背後的交鋒。

東宮地位雖穩,可也暗藏殺機。

他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將這些殺機抹平!

“王琛!你起來吧!”

見太子閉目養神,侯近山會意,眯著眼睛點頭說道:“雖然你把小公主生日宴的事情辦砸了,本該萬死!”

“但太子爺寬宏大量,接下來的事情,你定要儘心竭力,切勿再出任何差錯!”

“我看酒水的事情,就是最好下手的機會,沈安不是搞出了一種新酒叫竹葉青嗎?”

“你可以如此這般……”

王琛感恩戴德,又重重磕了幾個頭,連臉上的血漬都顧不得擦,恭敬站在一旁,聆聽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