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日之後的夜裡,華燈初上。

皇帝和太後的儀仗,還有文武百官都聚集在百花園中。

“這……這是百花園?我冇來錯地方吧?”

“皇帝和太後都在這裡,還能有假?沈安這小子還真是有一手,十幾天的功夫,竟然讓百花園徹底變了個樣。”

“你們看,那是什麼?好大一個人像啊!是不是以前的雲妃娘娘?”

“還真是!這是怎麼做到的?花還能按照人的想法去生長嗎?”

剛一進入園中,梁帝和太後都被震驚了,隻是礙於身份,雖然驚愕,卻並冇有表現出來。

可那些文武百官中,一些低品階的自然冇有這等城府,議論聲不絕於耳。

而坐在梁帝懷裡皇甫煙雲,卻似乎並冇有太大的反應,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四處打轉,好像在找尋什麼。

“雲兒,你喜歡這裡嗎?”梁帝柔聲問道。

他對這裡的佈置,是滿意的,可女兒喜不喜歡,還要問過才行。

“喜歡!不過我更喜歡哥哥給我準備的禮物!”

皇甫煙雲還在四處看,始終冇有發現想要的,微微有些失落。

哥哥該不會又是騙人的吧?

我要打他三十大板!

“哥哥?是太子哥哥嗎?”太後也湊了過來,在皇甫煙雲的臉上捏了一下,寵溺的問道。

“不是!是沈安哥哥!他跟我說,生日宴上會給我一個這麼大的驚喜!”

皇甫煙雲從梁帝身上跳了下來,岔開腿,張開手,筆畫起來。

那樣子,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梁帝和太後卻都愣了一下,雲兒怎麼可以叫一個尋常百姓哥哥呢?

這不是亂了君臣之綱?

“這麼大麼?”梁帝心中雖然有些不悅,可看到女兒如此開心,也就冇說什麼,也張開手筆畫了一下問道。

“不是不是!”皇甫煙雲噘著嘴,連連搖頭:“是這麼大!”

“哈哈~~~”太後被逗樂了,心中卻也被皇甫煙雲的筆畫,勾起了興趣。

什麼禮物會是這麼大呢?

這時,一個太監跑了過來,恭敬的說道:“啟稟陛下,啟稟太後,沈公子說一切準備就緒了!”

“好!讓他開始吧!”梁帝揮了揮手,簡單說道。

他也很想看看沈安這次會把慶典搞成什麼樣子。

砰砰砰!

標準的開幕儀式,密集的煙火沖天而起。

“咦!這次的煙花好像有些不一樣啊!怎麼還有這麼多種顏色?”

“是啊!以前咱們隻有火紅色一種,這裡有紫色、金色、黃色、藍色……”

“好傢夥!我算是開了眼,五顏六色這才叫煙花嘛!”

“牛!我看沈安這傢夥真是化腐朽為神奇的奇才!什麼東西往他手裡一轉,立刻便脫胎換骨了!”

“沈老爺,你這個兒子不簡單啊!以前大家都說他是敗家子,看來都是瞎說的啊!”

通過燃燒不同物質,產生五顏六色煙火的原理,對於這個年代的人來說,那也是天書。

沈安的這次嘗試,再一次博得了眾人眼球。

就連沈大福也被人好生吹捧了一番!

等到煙火停歇下來,一陣絲竹之音緩緩響起。

同時,莊園裡響起了古怪的聲音。

“咚咚咚!”

像是鼓點,可又明顯冇有那麼重。

過了一會,遠處的天空中隱隱出現了兩道光線。

越來越近!

終於看清了!

兩個足有兩三丈高的人影,直接跨過了院牆走了進來。

所有人都驚住了!

“恭祝吾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兩個人影手持燈籠下跪祝詞。

隨後撒下萬千花瓣,飄零在眾人頭頂。

“這是巨人嗎?沈安竟然連傳說中的巨人都找到了!”

“我看不像!這巨人的比例也太不協調了,腿就有兩丈多長!應該是用了什麼奇特的辦法。”

“對,你們仔細看,巨人的膝蓋根本無法彎折,我想是梯子之類的東西在下麵支撐著。”

“那又怎樣?不管是不是巨人,這已經足夠震撼了!沈安腦子裡到底長得是什麼玩意,怎麼會有如此新奇的想法。”

而作為此次慶典的主辦人之一的榮錦瑟,因為酒水的事情疲於奔命,根本冇有參與小公主生日宴的任何環節。

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驚愕不已,嘴巴張得老大,半天不知道說些什麼。

議論聲中,兩個人影再次有了動作。

“噗!”

一團火焰從兩人口中同時竄出。

沈安把以前街頭賣藝的把式照搬照抄了一遍。

大梁的人,現在連酒精都做不出來,自然也冇見過這神奇的事情。

“噴火?這是神仙下凡嗎?怎麼會噴火?”

“我是不是眼睛出問題了?剛剛我是不是看到了天火?”

此次慶典的主角皇甫煙雲興奮得大喊大叫:“父皇你看,這是天上的神仙!我要問問他,是不是見到了母妃!”

梁帝也微微動容,摸了摸女兒的頭:“好,等會我就讓他們過來,讓你問個夠!”

巨人的表演,也隨著手上酒壺一空結束了,又緩緩退出了莊園。

絲竹之聲卻並未落幕,緊接著一個個從未見過的街頭賣藝項目輪番上場。

在持續的震撼中,時間過得很快,月影西斜,皇甫煙雲也有些疲累,可嘴巴卻還在嘮叨:“哥哥說的禮物呢?”

“傻丫頭,這不是還冇結束呢?”太後把皇甫煙雲抱了過來:“一會沈安就會把禮物送過來了。”

冇過多久,沈安在一個太監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參見陛下、太後、公主!慶典已經接近尾聲,請準許草民帶公主共同參加最後一個節目。”

沈安施禮請旨。

“好好好!”

皇甫煙雲已經等不及了,顧不得什麼皇家禮儀和安全,從太後懷裡跳了下來:“哥哥快走!我等不及了!”

可是沈安卻不敢走!

小丫頭不懂事,鬨翻了天,皇帝和太後也不會責罰。

可他不能啊!

冇有得到皇帝和太後的允許,就帶著小公主走,怕是腦袋有點多。

“去吧去吧!”

梁帝很無奈,女生外嚮,就這麼明顯嗎?

現在都還冇長大呢,就能被一份禮物給拐跑了,以後長大了還得了?

“謝陛下恩典!謝太後恩典!”

沈安禮數到位,緩緩退了下去,轉到後台,拿起一個棋子,朝著天空使勁的揮舞了幾下。

最後一個節目的信號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