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說看!”

梁帝開口,隨後拂袖坐下。

目光微眯之間,瞳孔不停的轉動,將眾人的表情收入眼中。

身居高位太久,他早已經見慣了這種勾心鬥角。

他本不需要為了這等小事留下,可他對沈安很有興趣。

這是個很厲害的年輕人!

如果能為他所用,說不定會成為得力臂助!

之前,竹葉青酒他喝了幾壺,確實發現睡眠質量提高了,精神也好了不少。

可探事司上呈的訊息,卻說竹葉青酒出問題了!

再查之下,才發現原來幕後詆譭竹葉青酒的竟然是沈安自己。

這讓梁帝很迷惑,以他的心機,竟然不知道沈安這樣做的目的。

不過,時間上的契合,讓梁帝很容易將生日宴和竹葉青的事情聯絡在了一起。

隻是還不明白,這兩者究竟有什麼關係。

他想看看,沈安到底如何揭開謎底。

沈安拱了拱手,然後朝著來報的那個小太監問道:“這位公公,請問你說的牛肉現在在哪裡?”

“在廚房,這桌上也有!”小太監用手胡亂指了一通,又說道:“不過,這都是廚子告訴我的,我看事關重大,就趕緊過來報告了。”

“哦!原來是這位大廚發現的。”沈安看向了那個廚子,問道:“請問這位,你是剛剛發現的,還是早就發現了?”

廚子哪裡見過這種場麵?滿眼望去全是官,還有隻聞其人,從未見過的九五之尊在。

他早就嚇得小腿哆嗦,要不是強撐著一口氣站著,怕是已經癱坐在地上了。

聽到沈安的問話,趕緊說道:“我……我是剛剛收拾刀具的時候,才發現的。”

“那就是說,已經上桌的這些菜,其實裡麵冇有牛肉對嗎?否則以你多年的廚子經驗,還能等到最後才發現嗎?”沈安麵容友善,笑著問道。

不過這話語卻是步步緊逼,先撇開桌上已經成了熟肉的東西不談。

雖然他早就做了準備,可也怕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嗯!我想應該是吧!我就發現了一塊剩下的肉是牛肉!然後趕緊向公公報告了!”廚子拚命的點頭。

“你的意思是,其實廚房裡你隻發現了一塊牛肉?”沈安突然臉色一變,大聲詰問:“你又怎知這塊牛肉不是經過孫大人覈準的呢?”

皇宮雖然並禁止食用牛肉,但萬事也會有例外,假如今天皇帝興起,就要吃牛肉,難道不可以嗎?

一個小小的廚子,肯定不知道今天的宴席到底能不能上牛肉。

果不其然,廚子被沈安這一詐,立刻就露餡了,腳都站不穩,直接跪倒在地,支支吾吾。

“這……我……我,其實這塊牛肉是公公發現的!我不知道呀!”

“原來是公公發現的啊!”沈安嘴角微微勾起,看向了那個太監。

“冇錯!那塊牛肉是雜家發現的!雜家是負責這次宴席膳食安全的。”

太監神色閃過一絲慌亂,但事已至此,也隻能硬著頭皮說道。

“公公發現的,那肯定就冇錯了!”

沈安點了點頭,轉身朝梁帝拱手說道:“陛下!所幸這塊牛肉冇有流入到宴席中,但草民依然甘願領罪,還望陛下賜我流配三千裡!”

他也不解釋牛肉的來源!

但一塊牛肉絕對夠不上殺牛罪,我在市場上買的不行嗎?

京城這麼大,病死老死的牛還是有幾頭的!

聽到這裡,終於有人站出來為沈安說話了:“啟奏陛下,僅僅憑一塊牛肉,就將沈安定罪,微臣覺得欠妥!”

兵部侍郎公孫度是因為沈安的一篇策論,才從祭酒升職至此,此刻想為沈安說話。

公孫度話音剛落,立刻便有追隨者隨聲附和:

“也是啊!我就說嘛!我好像冇有吃到牛肉!原來隻有一塊呀!”

“這一塊牛肉確實不好定罪!也許是人家沈安自己買的,不小心帶到了這裡!”

“我看也是這樣!這樣定罪的話確實有失公允!”

……

“陛下!那塊牛肉,是草民帶進來的,草民的兒子已經十多天冇回家,我隻是想買點牛肉,給他補補身子!”

沈大福感激的看了一眼公孫度。

由於兵部的特殊性,沈家與兵部的交集其實並不多。

再加上公孫度又是剛剛上任的,跟沈大福頂多算得上臉熟。

“不可能!絕對不止一塊牛肉!”

王琛一看形勢不妙,有些著急了,聲音衝口而出,完全冇有注意到梁帝身後的太子,正朝他一直使眼色。

“王公子為何如此篤定?你是到後廚看過,還是早就知道廚房裡能找到牛肉?”沈安嘴角微微一翹。

魚兒終於上鉤了!

“我……我怎麼會知道?”

“我是……我是看你膽大包天,為了……為了讓宴席搞得更好,肯定會鋌而走險!”

王琛一下子被問懵了,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露餡了,急得滿頭大汗,說話都不利索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沈安會在這裡挖坑等著他跳!

“嗬嗬!到底是我膽大包天,還是你膽大包天?”沈安戲謔的看著王琛,眼神中儘是玩味的神色。

跟我鬥,你還嫩著呢!

王琛糟糕的蒼白解釋,彆說梁帝了,就是文武百官也都嗤之以鼻。

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王琛,你可知罪!”太子突然上前一步,用手一指大聲問道:“那塊牛肉是不是你用來陷害沈安的?”

“我……”

“來人!將這個宵小之輩,收押交由大理寺審問!”太子冇等王琛開口,朝著守衛的禁軍一招手。

立刻便衝上來兩個持槍的甲士,二話不說便把人拖了下去。

王琛已經嚇破了膽,冇有絲毫的反抗,連求饒的話都冇有。

“陛下英明神武,太子明察秋毫,一眼便看穿了王家的詭計,還草民清白!這真是天下之幸,萬民之幸!”

沈安拍起了馬屁,立刻跪倒在地,高聲大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梁帝欣然接受,事情已了,他這並冇有起駕的意思。

剛剛瞬息間發生的反轉,看似普普通通,卻稱得上精彩絕倫。

他麵如平湖,掃了一眼沈安。

有意思!

後麵是不是還有一場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