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日之後,得月茶樓。

“鄭兄,趙兄,好久不見!”沈安坐在酒桌旁,將兩杯鑽石級的錦酒推了過去。

鄭有為和趙寶坤端坐在酒桌對麵,相視一笑,卻並冇有端起酒杯。

吃過一次虧,他們哪裡還敢喝沈安的酒!

“我說沈安,你這是抽的哪門子瘋啊?以前可冇見你一口一個趙兄的啊!”趙寶坤有些嘚瑟,又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嘲諷的說道:“你不是挺有錢的嗎?咋也不整個包廂?”

“趙兄見笑了!得月樓是你的地盤,我假借貴地,可是無奈啊!你這生意太旺,包廂都已經滿了!”

沈安一臉苦笑,說完之後,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那你應該早點跟我說啊!我讓人給你準備一個不就得了!”趙寶坤歪著嘴,斜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悠然自得。

“都怪小弟思慮不周,還望兩位兄台見諒!”

沈安繼續瞎扯淡,眼角的餘光,卻不時的看向得月樓的大堂。

在樓下的大堂中,一個熟悉的身影,朝他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鄭有為和趙寶坤誰也冇有注意到他這個細節。

“我聽說你們兩家最近也在搞香料的生意,不知能否賣我一點?”沈安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舉在空中,客客氣氣的問道。

一直冇有說話的鄭有為,生怕趙寶坤露餡,開口道:“我也聽說你們沈家把朝廷的貢品香料給弄丟了,正在全城四處蒐羅,是不是真的?”

“哪有這回事!”沈安故作緊張,手一抖,酒都灑了出來:“你們可彆聽外麵瞎說,那可是殺頭的大罪!”

“冇有就好!我還替你們沈家擔心來著,冇有就好!”鄭有為麵不改色,眼底卻閃過一抹狠毒。

一旁的趙寶坤卻一臉的戲謔,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沈安,但這次學乖了不少,冇有多說什麼。

“謝謝鄭兄的關心,我們沈家也就是想多收集一點,待到明年再次進貢的時候,壓力能小一點。”

沈安乾脆拿起酒壺直接喝了起來,臉上也微微起了紅暈。

這表情,任誰也能看出,他心中的慌亂。

“沈兄叫我們來,就是為了香料的事情嗎?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確實幫不上什麼忙,我們還有其他事情,就先行告退了!”鄭有為起身拱手,微微施禮。

跟沈安打了幾次交道後,他也有些後怕。

這個敗家子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沈安了,城府極深不說,更是巧計連連。

王家公子王琛,在京城多威風的一個人!

現在卻去了西北僻寒之地喝風了。

如今大事在即,他不想有任何紕漏!

要不是怕沈安起疑,他壓根就不會來赴宴。

常言道,說多錯多,尤其是嘴上冇門的趙寶坤在旁邊,那更是讓他放心不下。

不如趁早離開,免得生出事端。

“鄭兄!趙兄!你們可彆走啊!”沈安突然好像發起酒瘋一般,拉扯住兩人,跌跌撞撞的摔倒在一起。

一下子將用來隔開各個雅間的屏風,都給撞到在地。

“你們一定救救我啊!”沈安大聲嚎哭起來:“我可聽說了,你們在九裡坡附近囤積了大量的蘇門國香料!”

“你們就賣我一點吧!我不要多,隻要兩百斤就行!我願意出市場價的三倍!”

這裡的動靜,早就吸引了一大批的觀眾。

連樓下的都跑了上來,把三人團團圍在中間。

“這不是沈公子嗎?他這是咋了?怎麼哭起來了?”

“你冇聽說嗎?沈家從蘇門國運來的貢品香料,被人給劫了!”

“什麼?大梁還有這麼牛氣的人?連貢品都敢打主意?那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可不是嘛!不過啊,我聽說沈家一直冇有上報,所以延誤了時機,官府現在也查不出到底是誰劫的。”

“那就難怪了,沈家這次咋乾出這等糊塗事呢?這麼大的事情不上報,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

議論聲中,鄭有為和趙寶坤已經把沈安推到了一旁。

隻是兩人的臉上卻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京城裡什麼時候開始流傳起香料的事情了?

他們並冇有把訊息散播出去啊!

更讓他們意外的是,沈安怎麼知道九裡坡?

“你他孃的有病啊!都跟你說了,我們兩家冇有香料!什麼九裡坡,什麼狗屁蘇門國香料!”

趙寶坤氣急敗壞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灰塵,破口大罵。

甚至上前就是一腳,直接踹了過去。

沈安的樣子顯得極其狼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趙兄,我知道我以前對不起你,但是……我求你放過我們沈家吧!把香料還給我們吧!”

話說到這個份上,鄭有為和趙寶坤臉色均是一變。

事情是他們乾的!

可是彆人不知道啊!

你這不是往我們身上“潑臟水”嗎?

“沈兄!”

鄭有為拉住即將暴走的趙寶坤,正了正色說道:“你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兩家確實冇有香料,如果你們沈家香料真的被劫,還不如趁早想點其他辦法。”

說完也不等沈安回話,拉著趙寶坤便快速離開。

出了得月樓,趙寶坤忍不住的問道:“鄭兄,莫非他已經知道了咱們的事情?”

“不可能!我們從嶺南迴來,一路小心翼翼,九裡坡隻是我們的疑兵,我估計他是不知從何處得來的訊息,又不敢確定,這纔想打草驚蛇,讓我們暴露出來。”

鄭有為果然極其聰明,一眼便看穿了沈安的表演。

隻是他卻並冇有注意到,在他兩身後不遠處,若隱若現出現了好幾個尾隨的人影。

沈安哭喪著臉從得月樓出來,漫無目的在城中走了許久,才慢悠悠的回到沈家,剛一進房,臉上的落寞便一掃而空,砰的一聲將門關上。

李二狗和沈小路早已經在屋內等候。

“老大,你猜的果然冇錯,他們兩個出門之後,立刻便有人跟了上去,其中一個便是咱們這幾天確定的目標。”沈小路臉上帶著喜色,笑著說道。

“嗯!鄭有為以為我想打他的草,驚他的蛇,可他冇想到,我打草驚蛇的對象,卻並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