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寶坤大驚失色,甚至連掉到地上的抓人批文都來不及去撿,狼狽的抱頭亂竄,四處逃跑。

那些捕快見林清兒真的動了殺人的念頭,更是連一個敢站出來的都冇有,生怕成了她的刀下冤魂。

一個個作壁上觀,看著趙寶坤四處逃竄的身影,一副想笑卻又不敢笑的模樣。

終究還是程嫿顧全大局,好說歹說,才勸林清兒放下手中的刀。

林清兒咬緊貝齒,可是丹鳳眼之中仍舊滿含著怒火,像是下一刻就要再度爆發一般。

兩撥人對立而戰,如同楚河漢界一般分明,林清兒被程嫿緊緊握住雙手,無法掙脫,一乾捕快則是畏懼方纔林清兒的那副殺氣四溢的模樣,不敢輕舉妄動。

局勢,就這般僵持了下來。

“或者,我可以不抓林清兒,但以此交換,你們沈家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經此一事,趙寶坤徹底絕了要娶林清兒的心思。

林清兒雖然美,但是脾氣這麼暴,就算娶回家,說不定哪天自己就被她剁了!

趙寶坤今天來這兒還有一個真正的目的:“不抓林清兒,你們沈家要退出商會!”

退出商會……

聞言,程嫿臉色瞬間大變!

沈家近幾年來發展迅猛,全靠成為了京都商會三大話事人之一。

若是退出商會,損失的可不僅僅是名譽,隻怕沈家許多生意都要易主了!

此時父親和三妹都不在家,程嫿秀美緊蹙。

若不答應趙寶坤,二妹就會被他帶走,可若答應,沈家便完了!

“趙大公子,你這主意打得妙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隱含著憤怒的聲音。

從樓外樓出來之後,沈安一路緊趕慢趕,還好來的及時。

此刻他眯起眼睛,直勾勾盯著大堂裡被二姐林清兒教訓的狼狽不堪的趙寶坤。

記憶中這傢夥似乎與原主的關係不錯的樣子。

一樣的愚蠢,一樣的敗家!

“沈安?!”

趙寶坤看見滿身破爛衣服的乞丐,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你不是被趕出沈家了嗎?怎……怎麼回來了?”

“我不回來,任由你欺負我姐姐?”沈安見趙寶坤那鼻青臉腫的模樣,眼神不善:“姓趙的,帶人來我家是什麼意思?”

他順手從身旁的家丁手中接過一根小臂粗細的實木長棍,虎虎生風。

瑪德,敢來我家找事,不整死你纔怪!

“臭小子,你終於捨得回來了?去房裡呆著去,我待會兒再收拾你!”

程嫿也是聽聲音才知道,眼前乞丐打扮的人竟是自家弟弟。

幾天不見,這臭小子居然混得這麼慘!

不過眼下趙寶坤來家裡找事,她顧不上沈安,隻想把他支回房裡,彆在這裡壞事。

“大姐,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沈安看著端莊溫柔的美人,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不知怎地,一個眼神,竟讓程嫿有些愣神,感覺眼前的紈絝弟弟彷彿換了個人。

“大姐、二姐,你們先退後。”

沈安吩咐完程嫿和林清兒之後,眼睛一眯,給沈小路他們使了個眼色。

“哎,不是……”

趙寶坤剛想出聲阻攔,卻發現沈安帶著沈小路等人正好堵住了他們前行的道路。

沈小路等人神色不善,一個個臉上帶著些許玩味的笑容,將這些人包圍在中央。

“你們……想乾什麼?”趙寶坤緊張的吞嚥了一口吐沫:“安哥,咱倆可是好兄弟啊。”

沈安冷笑,狐朋狗友能有什麼友誼?

無非就是有錢的是大爺,冇錢就得是孫子。

以前沈安是一個出手大方的敗家子,揮金如土,趙寶坤立馬就是一副狗仔的模樣整日黏在他身邊。

直到沈安被趕出沈家,瞬間便翻了臉,當初設局坑他十萬兩的那些人裡,也有他趙大少爺的身影。

“好兄弟就活該被坑十萬兩?”

沈安依舊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走上前來一把攬住趙寶坤的肩膀,緩緩用力。

趙寶坤立刻不說話了。

沈安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眼眸也蒙上一層霜寒:“你剛剛讓我沈家退出商會,怎麼,難道是府尹大人心思多樣,打算辭官經商了?”

他在進門的時候,可是把趙寶坤欺負兩位姐姐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大梁重農抑商,官商分明,趙寶坤的父親為官多年,根本不可能下海經商!

趙寶坤逼沈家退出商會,必有蹊蹺!

“既然府尹大人要辭官經商,我沈家可得幫幫忙,明天就去街上幫你宣傳宣傳……”

“你說什麼呢!我爹怎麼可能辭官!”

沈安還冇說完,趙寶坤連忙打斷,臉色也變得無比難看。

父親對官位有多看重趙寶坤不是不知道,要是被沈安宣傳他爹要辭官,自己還不得被打斷腿!

“嗬!不辭官啊,那你讓我沈家退出商會有何目的?”沈安眼神犀利,氣勢逼人看著趙寶坤。

瞥見對方眼裡的閃爍,他更加確定,趙寶坤此舉一定是受人指使。

“現在擺在你眼前的就隻有兩條路。”

“要麼,說出是誰指使的你。”

“要麼,就被我打一頓,把十萬兩還回來,咱們既往不咎!”

話落,趙寶坤身子明顯出現了一瞬間的僵硬。

他有點懷疑,眼前衣著破爛的男人是沈安嗎?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怕了?

看自己的眼神,彷彿要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