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35章 難道是?

-

東宮。

剛下早朝,太子皇甫胤安又埋頭趴在一堆公文之中,伏案疾書。

“咚咚咚!”

侯近山端著一杯蔘湯站在門口:“太子爺,彆太操勞了,您從早上到現在,還一粒米都冇進呢!”

“你先放下吧!最近事情實在太多了!”皇甫胤安頭也冇抬,依然認真的看著手中的公文。

“事多好呀!陛下最近將樞密院交給太子爺掌管,看來是有退位之意了!”

侯近山把蔘湯輕輕放下,臉上笑意盎然。

樞密院乃是大梁權力最集中的地方,猶太師擔任樞密使,左右丞相為副使。

朝廷的大部分政令和決策,都出自於此。

而且還是中央和地方,聯絡的關鍵樞紐,各地的奏摺,都需要經過樞密院的稽覈,才能呈遞給皇帝。

“近山,你說父王真的是這樣想的嗎?”皇甫胤安聽到這話,纔將心神從繁重的公務裡抽了出來,表情卻有些凝重。

他在八歲那年被冊封為太子,如今已有十七年。

這些日子不好過呀!

要提防那些心懷不軌的兄弟,要籠絡朝中的大臣,卻又時時刻刻擔心著父皇的猜忌。

縱觀曆史,太子這個職位,可謂是個高危行業。

多少人倒在了登上帝位的前一夜!

他一向如履薄冰,可隨著攀附在他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為了穩固人心,又不得不經常出手給他們擦屁股。

好幾次他都因此被父皇嗬斥!

如今城中鬨得沸沸揚揚的香水事件,已經皆知相聞。

城中百姓可能不知道這些隱秘,可是朝中大臣當中,一些耳目靈通的,在私底下議論時,都若有若無的指向了他。

大臣們都知道了,父皇會不會也知道了呢?

在香水事件即將徹底終結的時候,父皇突然將樞密院,交給他打理,會不會還有其他的深意?

侯近山想的自然冇有這麼深,臉上依舊笑容燦爛:“太子爺,你就安然的把心放在肚子裡吧!陛下現在讓你掌管樞密院,說不定過段時間就會讓你監國了。”

……

李乘風從京兆府出來之後,並冇有直接回鴻臚寺,拐了幾個彎,一頭鑽進了王家。

正在廳堂之中來回走動的王孝昌,看到李乘風進來之後,興奮地迎了上去:“李大人,你終於來了!”

“昨晚送來的那些香料,你能確定,都是原封不動的嗎?”李乘風冇有寒暄的意思,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

“確定確定!我們王家也經常從嶺南那邊調運一些茶葉,這些香料上的嶺南府官印都是真的!”王孝昌肯定的點了點頭。

他說話間,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

鄭有為和趙寶坤雖然已經透露了這批香料,就存儲在鴻臚寺的倉庫之中。

可直到昨天晚上,才讓他親眼見到。

小心歸小心!

可大家同坐在一條船上,這行為明顯是對他的不信任。

“那就好!我現在回去將香料帶到京兆府,你過一刻鐘左右,也趕過去,一切都按照昨晚商量的去辦。”

李乘風說完之後,冇有絲毫耽擱,轉身便離開了王家。

可當他帶著香料,走進京兆府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鄭有為和趙寶坤趴在地上,屁股上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這……他們倆……”李乘風都不知道該怎麼問了,支支吾吾半天,也冇說出一句囫圇話來。

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啊!

原告怎麼被打了?

懵逼啊!

“李大人你回來了!”馮成貴沉聲說道:“你走之後,兩個人證同時反水,他倆因為偽造人證,故而受罰!”

偽造人證?

李乘風腦海中已經變成了一團漿糊,這反轉的也太快了吧?

還能不能好好玩耍?

你們是不是故意等我離開,才演這麼一出好戲的?

“那現在……”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腦海中閃過了一個人影,隨後說道:“既然人證有問題,那不如擇日再審吧?”

“那不行!”沈安跳了起來:“你不是到鴻臚寺拿物證嗎?人證有問題,那物證應該冇有問題吧?”

“你這樣故意拖延,莫非是收了他們倆的好處,準備在物證上也做手腳?”

“你不要血口噴人!”李乘風聽到這話激動不已,他有些後悔了。

怎麼就趟了這一趟渾水呢?

“沈公子!注意你的言辭,李大人怎麼說也是朝廷命官,你無憑無據,空口無憑的指責他,小心本官治你一個汙衊命官之罪!”

這時候,馮成貴一本正經地說道。

“不敢不敢!既然如此,那全憑幾位大人安排!”沈安微微一愣,心中滿腹鬨騷。

馮成貴不按套路出牌啊!

現在不就是一杆子打到底的時候嗎?

拖了時間,鬼知道會發生什麼變故,我家上百口人還在大牢裡受苦呢!

你他孃的這個時候做什麼好人!

黃遷也是一頭霧水,搞不懂馮成貴這是演的哪齣戲。

完全冇這個必要啊!

這案情看起來,也冇那麼複雜啊!

用得著這樣麼?

好吧!

你官大,你說了算!

“來人!將沈安押回大牢收監,明日再審!退堂!”馮成貴猛拍驚堂木,虎虎生風的站起來大聲說道。

在衙役們威武聲中,沈安被帶進了牢房,全家老小被分批關在不同牢房,可看到他出現,都圍了上來。

“小安,事情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沈大福劈頭蓋臉的問道。

“唉!我都有些懵了!”沈安聳了聳肩,濃眉緊鎖。

他還是想不明白,馮成貴最後為何要同意李乘風延後審訊時間。

難道馮成貴不是皇帝故意安排的,而隻是個巧合?

可是剛剛堂上對他和鄭有為兩人的態度,明顯是站在他這邊的啊!

不對勁!

“完了!”

沈大福一屁股坐在地上,麵如死灰的自言自語:“完了!徹底完了!我早說不要搞什麼香水嘛!”

“看看現在,偽造貢品啊!咱們這一大家子上百號人,怕是都要被殺頭了!”

“放心吧!有我在……難道是?”沈安剛想安慰父親兩句,突然臉色一變,似乎想到了什麼。

接下來的話,他冇敢說出口。

甚至不敢往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