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4章 居然是他

-

在沈安的威勢下,趙寶坤臉上勉強撐著笑意,討好說道:“安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是幕後主使啊?”

“而且那十萬兩不是您自己賭輸的嗎,怎麼讓我還啊?”

可沈安像是早已料到這一局麵一樣,笑眯眯的拍了拍趙寶坤的肩膀:“冇事,不說沒關係。”

“噥,看看這是什麼。”

沈安從懷中取出來一張泛著淡淡黃色的紙張。

赫然是孫喜望輸給沈安的,那張十萬兩的銀票!

趙寶坤頓時緊張起來。

“這……”

“彆急,孫喜望隻是第一個。”

沈安臉上雖然還是掛著笑臉,可聲音卻變得冰冷無比:“那天你們這些設局陷害我的人,一個一個,都得把欠我的,還回來!”

“你猜,當你爹,也就是當今府尹大人知道當初的那場賭局有你的參與,會發生什麼?”

趙寶坤都快被嚇哭了,隻感覺自己身旁的不是沈安,而是催命的閻王。

冰冷,狠毒!

不出手則已,出手便直指命門!

自家老爹究竟是什麼樣的秉性,他比誰都清楚,愛麵子比愛他這個兒子還多!

若是真要讓他瞭解到了當初的真相,恐怕第一個大義滅親!

“安……安哥,不,安爺!”

趙寶坤哭喪著臉,聲音顫抖不已:“您就放過小的一馬,我發誓,從此以後再也不招惹沈家了。”

趙寶坤內心感歎,這是什麼人間疾苦!

那人居然還說沈安隻不過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

這是敗家子嗎?

這就是他祖宗啊!

沈安不會殺他,可他爹會啊!

以前如果不是他孃親拚命護著,那便宜爹當真會拿刀把自己劈了的!

見趙寶坤內心猶豫,沈安唇角一勾:“給你一個更好的機會。”

“告訴我誰指使的,我不僅不要那十萬兩,而且還倒給你十萬兩如何?”

“反正這十萬兩是孫喜望那兒贏來的,對小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說著,還把漫不經心的搖擺著那十萬兩銀票。

這下,趙寶坤原本顫抖不已的身軀頓時變得穩定下來,腦子裡隻迴盪著一句話:

十萬兩,都給你!

沈安把他眼中的貪婪砍砸阿紫眼裡,繼續攻勢:“十萬兩啊,那都可以去紅袖招見到柳姑娘了!”

“而且,隻要你告訴我幕後主使是誰,你做的事,我會對你爹守口如瓶,再加上這十萬兩,就換你嘴裡一個名字。”

“想想吧,什麼樣的人能值得你連十萬兩都不要,也要保密呢?”

據沈安所知,這個趙寶坤腦子本就不太靈光,趙父在生下他後進京求學,一去十五載,一直到做到了京兆府府尹的位置,才從鄉下老家把他們娘倆接過來。

自小在鄉野間長大,趙寶坤和母親二人相依為命,甚至因為通訊不便,連趙父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小時候的趙寶坤冇少因為被人說是冇爹的野孩子,而跟鄉野間的少年們打架,也因此,荒費了學業。

而來了京都之後,他很快便沉迷在溫柔鄉,被姑娘們迷住了雙眼。

他爹看見他這幅德行,簡直恨鐵不成鋼!

恨不得取個十房八房姨太太,重新生兒子,奈何這麼些年,硬是生不出來。

於是趙寶坤成了趙家唯一的獨苗苗。

眼看再不管兒子,趙家的前途就要斷送了,趙父對這個獨苗苗開始亡羊補牢,為了遏製他去煙花流行找樂子,直接斷了他的零花錢。

這導致趙寶坤極度缺錢,身為京兆府尹的兒子,口袋裡連十兩都拿不出來,喝花酒還要靠蹭!

幕後之人恐怕便是因此,才選中了他當作這一局的執行人。

隻可惜,價碼不夠。

沈安正是猜到這一點,才狠抓趙寶坤的痛點。

“是……是鄭有為!”

終於,趙寶坤吞吞吐吐的,說出了一個名字,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擔一般,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早點說出來,不就對大家都好了?”

沈安滿意的鬆開抓住趙寶坤肩膀的手,心中卻是掀起了萬丈波瀾。

居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