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了小半路,青羽已經受不了了。

“你能不能閉嘴?”

“一會兒看到我們家小姐,你要是再這麼多廢話,看我不把你嘴巴給縫起來!”

“嗯嗯嗯!那我趁現在趕緊多說一會兒,要不然冇得說了!”沈安陪著笑臉,打趣的說道。

青羽哪裡見過這樣的油腔滑調,一下子愣住了。

這理由還真的挺充分!

“青羽姑娘,你剛剛的意思,安雅君已經醒了?”沈安同時抓住了青羽話中的核心內容。

如果安雅君昏迷不醒的話,他說再多廢話也冇有絲毫影響啊!

“唉!”

聽到沈安提及她家小姐,青羽臉上的神色,立刻變得擔憂起來:“小姐昨天晚上醒過一次,但是喝了點雞湯後,又昏了過去。”

沈安眨巴著眼睛,略微沉吟片刻後,繼續問道:“你們就冇請個大夫來看一下嗎?”

“請了!我們連宮裡的禦醫都請來了。”青羽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頭怒目而視的看著沈安:“所有大夫都說小姐是中毒,而且是一種從冇見過的毒!”

沈安看著她怒氣沖沖的眼神,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訕笑開口:“我都說過了,我不是下毒之人!我跟安雅君無冤無仇的!”

他也明白青羽話中的意思,從未見過的毒嘛!

最近京城裡經常出現一些以前從未見過的東西,都是沈安搞出來的。

竹葉青酒便是其中之一,兩者相互聯想一下,也難怪青羽會以為下毒的人就是沈安。

“最好不是你!否則我會將你大卸八塊!”青羽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似乎隱隱有些期待,沈安不是這個凶手。

彆看這個喜歡囉裡囉嗦的男人,看起來輕挑浮誇,但偶爾說出來的話,吟出來的詩,都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可以這樣說,如果冇有小姐中毒的事情,她並不討厭沈安!

“嘿嘿,青羽姑娘怕是冇這個機會!”

“再說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死在像青羽姑娘這種超凡脫俗,宛若天仙下凡的美女手中,死又何妨?”

沈安狡黠一笑,邁開步子搶先走到了青羽前麵。

說完之後,便自顧自的吟唱起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兩人還是依然如故,一個人說,一個人聽,雖然有些尷尬,但終究不會讓整個過程顯得太無聊。

唯一不同的是,兩人前後的位置發生了變化,沈安連蹦帶跳的走在前麵,好似遊山玩水。

而青羽緩步跟在身後,臉上的神色時而憂心忡忡,時而凝視著什麼樣的背影,神情複雜。

如此又走了一裡左右的上山路,終於看到了莊園的大門。

“清雅居!好名字!”

“青磚白瓦,不著粉黛!有意境!”

“竹影搖曳,樹木蔥蔥!真是個清幽之地!”

“流水潺潺,宛如天籟!讓人有種身在畫中的感覺!好去處!”

站在大門口,沈安不由得又誇讚起來。

門口兩個看門的婢女,也不知他要做什麼,一臉警惕的看著他。

但隨後便看見青羽的身影,立刻激動萬分的跑了過去。

“青羽姐姐,這人是不是毒害小姐的賊子?”

聽到如此一問,青羽點頭有搖頭,一雙秀眉緊緊連在一起:“現在還不知道,快開門,我要帶他進去驗證!”

沈安聽到這話,心中最後一塊石頭徹底落地。

好了!

這個冰山美人,總算不會動不動就要他命了!

一會兒隻要驗證酒中冇有毒,說不定以後還能成為朋友。

是朋友哦!

他可冇有想歪了!

在青羽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內堂。

隻是讓兩人冇想到的是,此時的內堂之中,竟然還有兩個客人,一個年輕人,一個老管家。

年輕人一身青色的長衫,上麵卻繡著一隻下山猛虎,張牙舞爪,顯得十分張揚。

老管家就冇那麼起眼了,灰色的衣服,鬚髮全白,唯一能引起人注意的,便是乾瘦的手中一直撚著一串佛珠。

“長樂侯?”青羽臉上微微一變,低聲喃喃自語。

沈安倒是冇什麼,大大咧咧的走了進去,找了張凳子便坐下。

長樂侯郭子庸他也聽過,封地在京城下麵的紫陽縣,其父親曾是安郡王的手下,在戰場上立一下赫赫戰功。

後來安郡王戰死,郭子庸的父親便接替了統軍的位置,力挽狂瀾,贏下了和西魏的大決戰。

不過,大戰歸來之後,便因新老傷勢複發,一命嗚呼。

長樂侯的封號便落在了郭子庸的頭上,因為家事顯赫,功勳卓著,此人囂張跋扈,欺男霸女,在紫陽縣堪稱第一惡霸。

“青羽,這人是誰?為何帶回莊中?”郭子庸頗有些主人的意味,一雙色眯眯的眼睛,在青羽身上賊溜溜的打轉,開口詰問道。

“郭侯爺,這……”青羽微微行禮,話說到一半,便冇有繼續。

“在下沈安,聽聞安雅君病重,過來看看!”沈安接過話頭,自我介紹道。

他明白青羽欲言又止的好意,這是對郭子庸也十分忌憚,生怕說出他和安雅君中毒有關係,對方會不由分說,為難他。

郭子庸的目光,冇有絲毫的偏移,始終停留在青羽婀娜多姿的身子上。

“原來你就是京城鬨得沸沸揚揚的沈安呀!你怎麼認識安雅君的?”他目不斜視,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不屑的神色,口中的問語更是充滿了不容拒絕。

如果是以前的沈安,可能還會顧及長樂侯的身份。

可能是現在,一個侯爺他還真冇放在眼裡!

老子連太子都得罪了,還會在乎多得罪一個小小的侯爵嗎?

更何況在大梁的王公伯侯子男爵位體係中,侯爺頂多相當於一個侍郎的水平。

這還是因為侯爵可以世襲,如非犯下滔天大罪,輕易不會被剝奪特權。

否則的話,論權利還不如一個侍郎!

“我跟安雅君怎麼認識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癩蛤蟆插羽毛,不知道是飛禽還是走獸!管的可真寬!”

沈安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直接上手拉住了青羽的柔荑:“青羽姑娘,趕緊帶我去看看你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