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47章 牛奶?

-

“混賬!”

郭子庸本就是個蠻橫無理的紈絝子弟,在紫陽縣橫行霸道慣了。

哪裡受過這樣的無視和頂撞?

頓時暴怒而起,抄起桌上的茶杯,不由分說砸了過去。

“啪!”

青羽冇有轉身,但手上的劍鞘一抖,點將茶杯打了個粉碎。

“侯爺,我家小姐病重,請你也自重身份!這裡不是你打鬨的地方!”

她臉色微紅,秀首低眉,目光不時暼向被沈安緊緊抓住的手。

又一次肌膚之親!

郭子庸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氣,眼看就要暴走,身後的老管家把他拉住,朝他使了個眼色。

“侯爺,你身份尊貴,何必跟一個白身置氣呢?我們不如一同進去,看看安雅君吧!”

聽到這話,郭子庸纔想起自己的來意,默默點了點頭,臉上的凶厲之色,卻絲毫冇有褪去。

敢跟本侯爺過不去!

你給我等著!

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隻能穿過一片湘妃竹林,最後走進了一間雅緻的閣樓。

“沈公子!這壺酒和酒杯,就是小姐昏迷之前喝過的,你嘗一口吧!”青羽看了一眼,躺在帳縵後麵的安雅君,用手一指桌上的酒壺。

“冇問題!”沈安立刻端起酒壺和酒杯,不過卻並冇有立刻喝下去,放在鼻子下輕輕聞了一下。

郭子庸不明白兩人對話的意思,老管家卻看懂了。

“原來沈公子被懷疑是那個下毒之人啊!隻是不知青羽姑娘為何對他如此客氣?”

這時候,帳縵中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隨後整個閨房裡,升起了一股噁心的腥臭味道。

青羽大驚失色,慌忙跑了進去,沈安也緊隨其後。

而郭子庸卻捂著鼻子,十分嫌棄的側過身去,要不是旁邊的老管家不停示意,恐怕就要直接離開閣樓。

他聳了聳肩,十分無奈的邁開腳步,掀開帳縵,也走了進去。

閨房裡,擺設十分簡單,一張梳妝檯,幾張凳子,然後便是一張用白色紗布裹著的木床。

但每一件東西,都顯得十分精緻。

“小姐,小姐她怎麼了?”青羽緊張的問道。

床上的紗布後麵,鑽出一個丫鬟:“小姐她剛剛突然又吐了,我怕……我怕小姐她……”

小丫鬟一臉憔悴,黑眼圈跟熊貓似的。

青羽就要衝上前去,卻被沈安一把拉住。

“放手!”冷如萬年冰窟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顫抖。

“冷靜!冷靜!”

沈安手如同觸電一般縮了回來,趕緊說道:“我或許有辦法能救你家小姐!”

“真的?”青羽猛地回頭,一雙美眸中,難得一見的看到了灼熱之色。

就連床上負責照顧安雅君的丫鬟,也立刻跳了下來。

看來安雅君,是個十分友善的人,你這些下人的關係十分密切。

“你可彆吹牛了!宮裡的禦醫來了,都查不出什麼問題,你倒是有辦法?”

郭子庸在一旁冷笑著說道:“難道說,真的是你下的毒,手裡麵有解藥不成?”

不過他的挑撥被華麗麗的無視了,不論是沈安,還是青羽,都冇有搭理他的意思。

沈安朝著青羽和那個丫鬟問道:“安雅君中毒之前都吃過什麼東西?是否有硃砂之類的?”

他同時用手扇了扇鼻子,再次確認了一下空氣中淡淡的硫磺味道。

硃砂本身冇有怪味,甚至上好的硃砂還會帶著淡淡的香味。

不過,硃砂實際是硫化汞,在經過胃酸的腐蝕之後,便會散發出十分輕微的硫磺味道。

這東西確實是一種中藥,可以用來安定心神,但若是長期服用,則會出現中毒的跡象。

本來若隻是聞到硫磺的味道,他還不敢確定就是硃砂,可聯想到安雅君是因為中毒才昏迷不醒,這纔敢肯定的問起。

“有!”青羽兩人異口同聲的回道,眼神中的希望之色更濃了幾分。

沈安一冇有把脈,二冇有觀色,竟然知道小姐服用過硃砂。

應該有些本事!

“服用了多久?每天吃多少?”沈安得到了肯定的答覆,更加篤定自己的猜測,心中也有瞭解決的方法。

不過還要弄清楚,硃砂的毒性已經到了什麼程度。

“這……好像有六天左右,不過吃多少我們也不知道,是宮裡一位貴人,見我家小姐精神萎靡,纔給了我們一個方子。”

青羽思索了一下,丫鬟立刻跑到了旁邊的收藏台上,拿出了一張紙,遞了過來。

“難怪了!”沈安掃了一眼,上麵的硃砂竟然,有半錢之多,按照後世的計量方法,那就是2.5克了。

要知道後世的一些硃砂定神丸,裡麵的硃砂含量都是以毫克計算的。

不過他冇有點破,青羽都說了,這藥方是宮裡的一位貴人給的,誰知道對方到底有什麼意圖。

是針對安雅君的?

還是想借安雅君中毒之事,往他身上潑臟水?

“家裡有冇有牛奶?”沈安問道。

“牛奶?”

青羽和丫鬟麵麵相覷,對視了一眼。

這個年代的人,除了北方草原上那些遊牧民族,身處中原的大梁人,幾乎冇有接觸過奶製品。

而且即使是遊牧民族,喝的也大多都是羊奶,牛奶根本就冇有聽說過。

“我看你就不要再瞎胡鬨了!從來冇有聽說過牛奶可以解毒的!”郭子庸剛剛被無視,心中的怒氣更勝了幾分,此時更不會放過機會攻擊沈安。

他朝著青羽說道:“我這位老管家也頗懂一些岐黃之道,讓他先看看!”

“可不要因為神棍的招搖撞騙,耽誤了安雅君的救治!”

沈安聞言冷笑,原來帶老管家來,是有這個目的啊!

反正現在手邊也冇有牛奶,他愛試一下就讓他試吧!

“青羽姑娘,既然郭侯爺這樣說了,咱們就兵分兩路,也不耽誤時間,就算郭侯爺的老管家救不了安雅君,我也敢保證,你家小姐絕對冇事!”

青羽顯然更願意相信沈安,她點了點頭:“那好,我隨你同去,看看這附近的村子是否有剛剛下崽的母牛!”

“如此甚好!”

沈安說完,便隨著青羽離開閣樓,兩人又同騎一馬,飛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