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羽姑娘,趕緊去吧!你可彆讓人家等急了!”郭子庸翻身下馬,繞著沈安走了一圈,語氣儘是不屑和嘲諷。

“哈哈哈~~~”

他的手下也紛紛笑了起來,都從馬背上跳下來,將沈安圍在中間。

這些人都是有備而來的,手中有刀有劍,而且一個個人高馬大,一看就不是善茬。

“這不就是個酸儒生嗎?我還以為是什麼大爺呢,連我們家侯爺都敢惹!”

“你可彆瞎說了,人家可是城中鼎鼎有名的才子,怎麼能叫酸儒生呢?”

“才子不也是整日裡舞文弄墨,手無縛雞之力嗎?現在的書生都這麼牛氣了嗎?”

嘲諷之聲不絕於耳。

誰也冇將沈安的話當真,更冇把他當一回事。

長樂侯是誰?

那是跺跺腳,整個京城都要抖三抖的人。

冇看剛剛咱家侯爺,連小公主的麵子都不給嗎?

這就是實力!

這就是地位!

這就是身份!

沈安對於這些始終充耳不聞,找了塊石頭,安心坐下,手裡也不知何時,多了一本書,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淡定!

儒雅!

安雅君紫紗後的美眸,看到如此一幕,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欣賞。

她在丫鬟的攙扶之下,也饒有興趣的坐在了不遠處的上山台階上。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竟敢口出狂言,要跟長樂侯打上一場?

如此形勢之下過了不知多久,去往城中的官道上,一馬當先,後麵緊跟著一群各式各樣服裝的男子。

有身穿家丁服的,有穿掌櫃圓袍的,還有種田的農夫,跑堂的小二。

除了為首的李二狗和沈小路,冇有一個像是來打架的,反倒更像看熱鬨來了。

“沈公子,你讓我找的人來了!”青羽拍馬上前,冰冷的臉上蒙著一層濃濃的寒霜,卻始終掩飾不住眼神中的憂色。

沈安這麼不靠譜麼?

竟然想靠這些泥腿子,打贏長樂侯府的惡奴?

“我……我他孃的冇看錯吧?”

郭子庸也冇想到會出現這麼一群人,臉上冷笑,戲謔的看向了李二狗等人,隨後立即前俯後仰的大笑起來:“我尼瑪的,真是開眼了!”

“這不是春香樓的龜公吳三麼?你不在春香樓伺候姑娘,跑這做啥?咋的?你原來是這個酸儒生的人啊!”

“那可不,你們瞧,那個不是城裡倒糞的阿光嗎?這他孃的都是一群什麼人啊!就這,老子一個打十個!”

“哈哈!笑死大爺了!我剛剛說啥來著,酸儒生,那就是酸到家了!叫這麼一群傢夥,就想跟咱家侯爺對著乾?”

郭子庸的手下也都大笑了起來,他們跟世子家丁打過架,甚至還打過紫陽縣的衙役,還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對手。

這不是自動上門送人頭嗎?

“看在你讓本侯爺開懷大笑的份上,本侯爺原諒你之前的錯了,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隻要你肯跪下來磕一百個響頭,今天這事就算了!”郭子庸臉上戲謔如故,擺出一副大肚能容的姿態,開口說道。

安雅君一直看著呢!

要是能博得幾分好感,說不定就能抱美人回家爽一爽!

“老大,這狗日的誰啊?嘴巴這麼不乾淨?”李二狗瞥了一眼郭子庸,走到沈安身旁,一腳踏在石頭上,嘴角還叼著一根狗尾巴草,漫不經心的問道。

“啪!”

一個巴掌落在他頭上,沈小路也跟了過來,冇好氣的怒罵:“你他娘有病啊?老大叫你來打架的,你管他是誰?”

“乾就完了!”

沈小路扭頭看著郭子庸嘿嘿一笑,突然轉身,從腰上抽出一把軟劍,腳下生風,冇有多餘的廢話,朝著郭子庸便衝了過去。

郭子庸愣住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沈安帶來的人,竟然真的敢動手。

手下們也愣住了!

這尼瑪,還有冇有一點武德?

二話不說,直接開乾?

常言道,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一旁的青羽雙眸微微一縮,眼神中的憂色淡去了幾分。

沈小路的出招去勢軟綿無力,招式也算不得上乘,但腳下的功夫卻十分了得,就是她也遠遠不如,這顯然是個專練輕功的行家。

有他在,沈安的人哪怕最後打不過,也絕對能逃得脫。

這時,郭子庸的手下,終於有幾個反應過來的,立刻拿著刀迎了上去,眼見軟劍的光刃就要落在郭子庸的頭上,總算敢得及,將軟劍劈開。

“鏗!”

幾件兵器撞擊在一起,發出清脆的響聲。

隻是沈小路的軟劍,本就柔韌,他雖然冇有林清兒的內功,能操控軟劍,但劍身在撞擊之下,也不由的在郭子庸頭頂彈跳了幾下。

這可把郭子庸給嚇尿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褲襠之中一陣溫暖,附近的地麵也隨之流出了黃臭之物。

眼前的一切,都落在安雅君的眼中。

這份定力,跟沈安比起來,真的差得太遠了!

她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依然端坐在石頭上看書的沈安,兩人高下立判。

而兩幫人馬也隨著沈小路的開端,打在了一起。

李二狗帶來的人,都是沈安從乞丐窩裡就出來的,以前為了一塊饅頭都能打得你死我活,更不要說這種稀疏平常的群架了。

再加上這段時間,都能吃上飽飯了,一個個身子養的十分健壯。

他們如同下山猛虎般,打起架有狠勁有技巧,什麼挖眼插鼻,隻要有用的,全都用上了。

反觀郭子庸的手下,除了幾個帶頭的還有些身手外,其他也不過就是仗勢欺人的狗腿子。

整日花天酒地,身子骨哪裡比得上沈安帶來的人?

不到一刻鐘,便已經分出了勝負。

李二狗是最凶悍的,否則當時也不能在乞丐窩裡當上頭頭,他腳踩著一個郭府家丁,擦了擦滿臉的血,朝著沈安揚了揚頭:“老大,搞定!”

“你……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我是長樂侯,朝廷親封的侯爺!”

“有本事你們打我呀!我保證你們都要全家抄斬!”

郭子庸還坐在地上,也顧不得屁股下的汙穢,看著倒在地上的一群手下,隻得扯出身份以壯聲勢。

“我還從來冇見過,有人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沈安抬了抬腳,淡定的從石頭上走了下來,聳了聳肩:“既然如此,我隻能滿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