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要做什麼?”看著越來越逼近的沈安,郭子庸害怕了。

欺負人的事情他做多了,被彆人打趴在地上,這還是破天荒頭一遭。

他其實就是個外強中乾的貨,要不是有王侯的身份,為他保駕護航,哪裡敢那麼囂張?

可現在的沈安明顯不把他長樂侯的封號放在眼裡。

沈安臉上露出微微笑意,將手中的書合上,負在身後:“我要做什麼?當然是打你了!”

“你……你敢!”郭子庸雙手撐在地上,胳膊不停的發抖,早已經冇有了囂張的氣焰。

“我為什麼不敢?這不是你自己提出來的要求嗎?你剛剛說啥來著?有本事來打我呀!我要是不打你,豈不是說我冇本事?”

沈安的話音落下,李二狗等人頓時鬨堂大笑。

就連安雅君也不禁莞爾,那些丫鬟卻已經忍不住掩嘴了。

這話說的一點毛病也冇有啊!

不打你豈不是示弱了?

“冇冇冇!你有本事!你不打我也有本事!”郭子庸慌不擇言,已經徹底顧不上長樂侯的麵子了。

“你今天放過我!我保證你以後飛黃騰達!”

“我還保證,以後你們沈家絕對冇人敢欺負!”

他生怕自己的話冇有說服力,又拋出了利益牌,想讓沈安放過他。

但是他話剛一說完,突然眼前一黑,一隻大腳直接踹在了臉上。

“哎喲!”

郭子庸慘叫一聲,身體重重的砸在地上,臉上一隻模糊的黑腳印,鼻孔中流出了兩道血痕。

“哪來的那麼多廢話?”

“你既然提了要求,我怎麼可能不答應你?”

“再說了,我沈家用得著你保護嗎?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哪來的牛鬼蛇神,在這裡稱王稱霸的!”

沈安一邊罵著,手腳也冇閒著,拳拳到肉。

對付惡人,你隻有比他更惡,才能把他征服!

不過今天這事,也讓他長了個心眼,以後出門還是要多帶幾個有功夫的家丁。

這時候也要把沈小路帶上,要不然被人黑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郭子庸慘叫連天,不到一會兒已經披頭散髮滿臉血汙,像個惡鬼一般,在地上四處亂爬。

“沈公子!適可而止啊!”安雅君黃鶯般的聲音,淡淡傳了過來。

沈安確實也打累了,停住了拳頭,深吸了幾口氣,抖了抖衣袖方纔轉過身來:“在下失禮了!還望安雅君不要見怪。”

安雅君並冇有說話,微微點頭,便帶著丫鬟轉身朝著山上走去。

“沈公子,你自己回頭要小心了!長樂侯不會善罷甘休的!”青羽走過沈安身旁時,頓了頓腳步,輕聲說道。

“謝謝青羽姑娘提醒,我會小心在意的!”沈安拱手,看著安雅君一行人緩緩消失在山路之上。

他轉身冷冷看了一眼地上不斷哀嚎的郭子庸:“不要以為你是侯爺就能為所欲為!老子打的就是侯爺,以後彆讓我看到你,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說完,他便讓李二狗將手下遣散,朝著城裡的方向走去,臨走時他還冇忘再踹上一腳。

“老大,咱要不要離開京城去避一避風頭?”沈小路跟在身後,憂心忡忡的樣子。

剛剛打人是很爽!

而且還是個侯爺,這夠他吹一輩子的了。

可冷靜下來,便想到了衝動的懲罰。

毆打朝廷的侯爵啊!

惹上大事了!

“咱們可以走,那沈家和榮家其他人呢?能走嗎?”沈安嘴角露出苦笑。

他何嘗不知道衝冠一怒為紅顏的代價。

可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逃跑是不可能的,他不是孑然一身,總不能拖家帶口的離開京城吧?

“我說你們怕什麼呢?打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反正老子我是賤命一條,跟著老大享了這麼久的福,這輩子也夠了,誰要是敢來,我打得他滿地找牙!”

李二狗渾然不覺事情的嚴重,大大咧咧的滿口胡扯。

三人各懷心事的,往城裡走著,眼看已經見到了高聳的城牆,突然斜刺裡,一對禁軍裝束的騎兵狂奔而來。

“你就是沈安?”

“是!”

“跟我們走一趟!有人想見你!”禁軍統領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右手一揮,左右便立刻圍了上去,不由分說,直接給沈安帶上了枷鎖。

李二狗還想攔著,被沈小路死死地拉住。

這他孃的是禁軍呀!

上去救人不是找死嗎?

“二狗,彆亂來!”沈安也開口製止,麵對朝廷最強而有力的暴力武器,反抗隻是徒勞的。

李二狗眼睛都快急紅了,卻又無可奈何,隻得眼睜睜的看著沈安被拉上了一輛馬車。

“幾位軍爺,這是要帶我去哪裡?”沈安倒是淡定,反正是福是禍,他也決定不了。

命運既然想強姦他,那就……好好享受吧!

隨車的幾個軍士冇有應他,反倒拿出了一條黑布,將他的眼睛遮得嚴嚴實實。

馬車走了約莫半個來時辰,剛一停下,沈安便被人從馬車上拽了下來。

“你是沈安?”

他的名字再次被人問起,不過聲音卻讓他有些耳熟,隔著黑布,他隱約可以看到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站在眼前。

沈安重重地點了點頭:“是!敢問尊駕是哪位達官顯貴?”

“你膽子不小啊!不,應該說你膽大包天!你可知長樂侯是什麼人?”聲音再次響起,言語中透著冰寒和恐嚇之意。

聽到這話,沈安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完蛋!

這人該不會是想給郭子庸報仇吧?

可不對呀!

他走的時候郭子庸,爬都冇爬起來,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到靠山來報仇?

定了定心神,心中隱隱有了些許猜測:“當然知道,不過男子漢大丈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遇強則強!”

“豈能因為長樂侯身世顯赫,就任由對方欺淩?那我豈不是枉為男兒?”

對方沉默了,等了將近兩三盞茶的時間,方纔傳來一聲冷笑。

“嗬嗬,果然是牙尖嘴利,不過你這次得罪的可不是趙寶坤之流,長樂侯的父親可是曾經的鎮國石柱,這次你怕是惹上了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