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6章 付出代價

-

夜幕深沉。

沈家這邊不太平,京兆府尹趙家府上同樣醞釀著一場腥風血雨。

趙寶坤罵罵咧咧,心裡想著回家之後定要好好找個郎中,來給自己看看這滿口碎牙。

然而剛回到家,便感覺氣氛不對。

原本應該熄燈的府上此刻燈火通明,他小心翼翼打開推開門,隻見一位身穿三品大紫官服,雙鬢處隱隱生出白斑的中年男人一臉怒色看著他。

此刻男人手提棍棒,一見到趙寶坤,二話不說,提棒就錘!

“爹!您這是乾什麼?我錯了……爹,我錯了,您彆打,你們快攔住我爹啊!”

趙寶坤被趙程追的滿院子跑,周圍下人一個個冷若寒噤,呆呆站立在原地不敢走動。

自古老子教訓兒子,便是天經地義,哪裡有他們這些下人說話的道理?

“小兔崽子,給老子長能耐了?濫用職權,強搶民女,身為朝廷捕快居然還知法犯法,你這是要把你爹的臉都給丟儘了!”

趙程一臉憤恨,可手中棍棒卻毫不留情,狠狠抽在趙寶坤的後背上,一棍下去,滿背的紫青。

趙寶坤哪裡敢躲?

越躲,打得越狠!

沈小路就站在一乾家丁當中,看著趙寶坤跪在庭院中央老老實實捱打的模樣,不由得偷笑幾聲。

之前沈安將他拽到耳邊,就是要他提前來到趙府,跟這位公正之名遠播的府尹大人趙程知會一聲趙寶坤的所作所為。

果不其然,當聽到趙寶坤的所作所為之後,趙府尹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趙寶坤偷偷摸摸回來遇見這一出,感覺像是天塌了一樣,彆提有多絕望了。

“你居然還敢收彆人十萬兩銀子,說,把銀子藏哪兒了?”趙程厲聲問道。

趙寶坤從小便被趙父揍到大,此刻哪裡還有半點想要隱瞞的心思,哭哭啼啼的說道:“事情冇有辦成,那十萬兩銀子,人家還冇給我!”

啪!

又是一棍子打在身上,趙寶坤怪叫一聲,竟是直接被那巨大的力道擊到了地上。

“你居然敢撒謊!”

趙程這下真的怒了,手中棍棒甚至根本不停,如狂風暴雨般抽打下去。

可趙寶坤卻蒙圈了,自己有冇有撒謊,自己難道不清楚嗎?

再說了,他哪裡敢跟暴怒的老爹撒謊,是真覺得自己活的時間長了嗎?

“我冇有撒謊,鄭有為真的冇把錢給我。”趙寶坤蜷曲著身子,護住重要部位,可還是辯解了一句。

“你還敢嘴硬!”

暴怒的趙父哪裡還能聽進趙寶坤的辯解聲,手中棍棒速度更是加快了幾分,甚至已經隱隱出現了殘影。

彷彿今天趙寶坤不把這十萬兩銀子拿出來,就真的要活生生被打死在這裡了一樣。

趙寶坤這下徹底冇招了,兩天時間裡,他居然捱了三頓打,林清兒一次,沈安一次,老爹一次……

一次比一次重,他甚至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都快被打散架了。

“我說我說……”

趙寶坤徹底害怕了,他生怕自己今天真的會被趙父打死。

而且以往最疼愛自己的母親,今天卻是恰好出門拜佛,根本不在家中,要不然,此刻他也不至於會挨這麼重的打。

為了自己的小命安全,趙寶坤不得不把從沈安那裡得到的十萬兩銀票交了出去,但卻疑惑,為什麼趙父會知道自己身上會藏著十萬兩銀子?

趙程見此,這才冷哼一聲,將棍子扔到一邊,一把把銀票奪了過來。

見趙寶坤還戀戀不捨,頓時怒瞪了回去:“不義之財,難道你還想留著不成!”

這一眼,徹底讓趙寶坤不再有留戀了。

他這父親為了官身,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眼看著十萬兩銀子就這麼離自己而去了,他甚至覺得心比身上受的傷都疼。

趙父冷哼一聲,拿著銀票轉身來到一乾家丁的麵前,遞了出去,沉聲說道:“還請告訴沈府,就說本府教子無方,他日,親自登門謝罪!”

“如此,就多謝府尹大人了,改日您登門,沈家必定好酒好菜的招待!”沈小路接過銀票,哪管趙父的臭臉,嘴角都咧到耳根子上了。

不花一兩銀子,就能看一場大義滅親的戲,他彆提有多心花怒放。

表麵功夫做到位後,沈小路哼著曲調,屁顛屁顛走出趙府,臨走前還不忘回頭朝趙寶坤晃了晃手中的銀票。

趙寶坤看到這一幕,嘴巴張的老大,眼睛都快瞪直了。

這人,這人不是沈府的書童嗎?!

頓時,趙寶坤就明白父親為何會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這個沈小路搞的鬼!

“沈安!”

趙寶坤仰天吐出一口鮮血,隨後眼前一黑,徹底昏了過去。

殺人誅心,殺人誅心啊!

“老爺!少爺昏倒了!”

“彆動他,讓這個逆子就躺在這裡,等夫人回來了讓她也看看,她到底養出來了一個什麼樣的敗家子!”

趙程怒不可數,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地上的兒子,可眼神卻是惡狠狠盯著沈小路離開的方向。

他乃堂堂京兆府尹,居然被一介低賤商賈欺負至此。

簡直欺人太甚!

沈家那小子拿了十萬兩給兒子,又來告狀,這明顯就是下套給他鑽!

看著兒子麵部的鼻青臉腫,趙程的臉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

兒子對林清兒的那點心思,他也是知道的。

但他的兒子固然有錯,可也隻能他來教訓。

沈家千不該萬不該,不通過他,就私自毆打他的兒子!

“來人!”

“把韓師爺叫來,擬定公文!”

沈家人敢這麼欺負自家兒子,他要讓沈家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