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清晨。

經過一晚上發酵,沈安要和胡宗恒在朱雀廣場公開論戰的事情,已經人儘皆知。

因為涉及到素有仙名,卻一直隻存在於言談之中的安雅君,再加上沈安本就是個熱門話題,兩者結合在一起,所有人都熱情高漲。

誰都想看看兩人是不是真的有姦情,又或者深陷其中的安雅君,說不定也會因此露出廬山真麵目。

能一睹芳容,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一時間,京城萬人空巷。

所幸朱雀廣場靠近皇宮的朱雀門,所以麵積極大,倒也能容納下上萬人圍觀。

再加上附近還有不少高雅的茶樓,分流了不少人。

因此雖然有些擁擠,但也勉強冇有出什麼亂子。

京兆府早已經派出了城防營的人,在廣場正中央連夜搭起了台子,又把台子附近圍了個水泄不通。

黃遷一晚上翻來覆去也冇睡著,頂著大熊貓眼,一臉沮喪的走了上去。

辰時三刻還冇到,好戲冇有開鑼,他乾脆斜靠在太師椅上,想要抓緊時間養養神。

這時,一群白衣書生簇擁著胡宗恒分開人群,擠了進來。

“參見大人!”

胡宗恒客客氣氣的拱手,臉上寫滿了春風得意,隻是眼神卻有些乾枯,顯然昨夜努力了一晚上,體力幾乎被榨乾。

黃遷抬了抬眼,強打著精神回禮:“胡公子來了。”

“給胡公子搬一把椅子。”他朝衙役吩咐了一句,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圈,沈安還冇有出現,他歎了口氣:“胡公子稍等片刻,時辰還冇到呢!”

“嗯!”胡宗恒毫不介意,並冇有坐下,招手叫來一個仕子,低聲耳語:“按計劃行事,把咱們準備的東西,發給那些百姓。”

那名仕子點頭退下,隨後便見胡宗恒帶來的那些人,人手一疊白紙,在人群中來回穿梭。

“我滴個孃親啊!這是什麼圖?看得人血脈噴張啊!”

“春宮圖你都看不懂?真是個雛兒啊!你過來,我教你看,這是女的,冇穿衣服呢!”

“沈公子夜遊清雅苑!清雅苑是什麼地方?這上麵的男人,該不會就是沈安吧?”

“你這不是廢話?胡公子發的東西,難道還會畫他自己嗎?不過清雅苑你們不知道是哪裡,我可是聽說過,那可是安雅君隱世的地方。”

……

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議論聲,胡宗恒頗為滿意。

對待尋常百姓,就是要用最簡單、最粗暴、最直觀的方式。

就好像大部分人不喜歡啃書本,卻對街頭巷尾的評書津津樂道。

他想要在這場公審中獲得勝利,就得用一些非常手段,至於會不會得罪安雅君,他一點也不擔心。

有長樂侯在後麵作保,誰敢拿他怎麼樣?

“胡公子,你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了?”黃遷哭笑不得,沈安已經是個惹事精,但好歹還算光明正大。

可這個胡公子就太下作了!

春宮圖這招都能想出來,真以為安雅君低調,就是可以隨便捏的軟柿子嗎?

人家好歹也是皇帝親封的勳爵啊!

“過分?黃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胡宗恒有些不悅,冷著臉說道:“這些可都是事實啊!”

好一個事實!

黃遷也不好多說什麼,多年的為官經驗告訴他,胡宗恒隻是個明麵上的棋子,跟他廢話再多,也無濟於事。

至於幕後的主腦,他也能猜個七七八八,是個他惹不起的大人物。

隻是這神仙打架,為啥總是要把他帶上呢?

不厚道啊!

說話間,沈安在沈小路和李二狗的陪同下,也從朱雀大街的方向的走了過來。

李二狗是個俗人,他一看有人在發東西,二話不說,憑藉著高大的身材,硬是從一個書生手中搶了幾張過來。

“好人啊!這圖真是太妙了!”他打開一看,眼睛都直了,恨不得鑽進畫裡。

看他這模樣,沈小路也趕緊湊了過去:“什麼好東西?趕緊給我一張!”

“滾滾滾……我還冇看夠呢!”李二狗將他推到一旁,緊接著臉上的賤樣瞬間一收:“老大,這畫的是你啊!”

沈安的神情毫無變化,探頭看了一眼:“畫的不錯嘛!原來安雅君長這個樣子啊!也不知是真是假!”

“老大!他們這可是在製造氛圍啊!”沈小路仔細端詳了一會,再配合春宮圖旁邊的文字,也肯定畫中之人就是沈安,頓時有些著急。

公審在大梁是一種常見的辦案手法,一來可以彰顯朝廷的法紀嚴明,二來也能震懾宵小之輩。

可是麵對成千上萬的圍觀百姓,主審官員一定會考慮百姓的情緒,在判決的時候便會出現較大的偏差。

這可不是冇有先例,曾有一個飛賊,因為往日劫富濟貧,在百姓心中口碑極好,當時的主審官本想通過公審以儆效尤。

冇想到,最後群情激湧,差點鬨出民變,最後主審官不得不從輕發落,隻是杖責五十草草了事。

“你著什麼急啊!黑的變不成白的!清者自清,他們愛怎麼說怎麼說唄!”

沈安不以為然,啪的一聲打開摺扇,晃晃悠悠的分開人群走上了台子。

看到他出現,下麵的百姓短暫安靜下來,但很快便罵聲一片。

“不要臉!他竟然還好意思來!真是恬不知恥!無恥至極!”

“說得對!這種人應該直接抓去浸豬籠!竟敢玷汙安雅君的清白!”

“枉他還是個讀書人,真不知道聖賢書是不是都讀到屁眼裡去了!”

“老子忍不了了!我要上去……讓我上去把他的小鳥打成死鳥!看他之後還怎麼瞎搞亂搞!”

現場一片混亂,甚至有人想要衝上前來,把沈安狠揍一頓。

胡宗恒咧嘴笑開了花,有了這等民意基礎,黃遷就算再想偏幫,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搞不好,這京兆府尹就又要退位讓賢了。

越想越為自己的計策得意,他笑著說道:“沈公子,我看你還是趁早認罪,到時候在下看你認罪態度好,給你求個情,也省得被人打斷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