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

文武官員,分列兩班站定。

齊王等王爺雖然屬於宗正府,卻並非朝廷命官,而是皇宮內設機構,所以站的位置也比較特殊,在太子右側單獨成列。

“諸位,昨日咱們大梁國的京城,差點被人攻占了你們可都知道?”走完繁瑣的流程,高坐在龍椅上的梁帝麵如寒霜,語氣卻充滿了調侃之意。

“啟奏陛下,在下忝掌兵部侍郎,掌管十六衛府,卻未能洞察先機,臣有罪!”公孫度出列,直接跪倒在地。

如今兵部尚書暫缺,他這個兵部侍郎就是事實上的尚書。

雖然京畿武衛根本不在他的管轄之下,但名義上還屬於兵部下轄。

“哼!你確實有罪!昨日朕的腦袋差點就要放在長樂侯的桌上了!”梁帝冷哼,扶在龍案上的手,猛地一甩。

公孫度將頭抵在地板上,雙手摘下烏紗,輕輕放下:“臣罪該萬死!請陛下賜我死罪!”

左右的朝臣看著君臣兩人的對話,臉上的表情各異。

有些麵無表情,眼神中卻帶著冷笑。

你們兩就繼續演戲吧!

誰不知道你公孫度是皇帝跟前的紅人?

這點小事,就要死要活的?

還故意不提昨日之事的前因後果,隻說京畿武衛入城之事?

有些人不明就裡,一頭霧水。

什麼情況?

難道公孫大人要失寵了嗎?

那以前不是白巴結了嗎?

梁帝微眯著雙眼,看不出喜怒,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到底在哪裡停留,開口道:“你們覺得呢?”

“啟奏陛下,微臣認為公孫大人與此事毫無乾係,完全是長樂侯郭子庸和京畿武衛大將軍柯百年互相勾結,沆瀣一氣,密謀造反!”

“臣附議!微臣也認為此事罪魁禍首在長樂侯郭子庸,他妄自尊大,目無法紀,自以為有金批令箭在手,便可以為所欲為。”

“臣附議!長樂侯郭子庸膽大包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據微臣所知,他在紫陽縣欺男霸女,甚至還曾帶領家甲攻破紫陽縣衙大門,造反之心早已有之!”

接二連三有人站出來,數落郭子庸的罪名。

這時,齊王拱手走到殿中:“臣有本啟奏!”

“王叔請講!”梁帝微微挺腰,終於要進入主題了。

他也不知這些宗正府的老傢夥到底收了郭子庸多少好處,竟然不惜和他這個皇帝唱反調。

可他又不得不重視。

齊王拱手再拜,隨即轉身看向了眾多朝臣:“你們既然知道昨日有京畿武衛未得調令,私自進城,想來也應該聽說了,城中一名商賈辱冇勳爵的事情吧?”

“這個賊子名叫沈安,竟然與安雅君通姦,城中仕子為了讀書人的名節上門想要討回公道,竟然被這個賊子打了出來。”

“長樂侯郭子庸為天下仕子撐腰,這纔想要給賊子一個教訓,冇曾想京兆府尹黃遷故意偏頗袒護,郭子庸無奈之下,方纔利用金批令箭調兵入城。”

“諸位,事出有因,怎麼能說長樂侯是想造反呢?反倒是那個賊子吃了豹子膽,竟然當眾毆打朝廷勳爵,還將先帝的聖物毀壞,簡直是大逆不道!”

“試問一句,皇族的臉麵何在?朝廷的尊嚴何在?”

齊王的話充滿了火藥味,走到那些站出來的朝臣身前,厲聲詰問。

看到這裡,就算是那些滿頭霧水的人,也看明白了!

皇帝和宗正府杠上了!

“齊王,此言差矣!”禦史蕭言臉色鐵青,對於齊王的話,不屑一顧:“照你這樣說,誰都可以拿著先帝的聖物調兵進城了?”

梁帝聞言,眉頭微微皺起,但很快又舒展開來,有意無意的撇了幾眼太子。

都知道蕭言是太子的人,之前為了香水的事情,蕭言在大殿上恨不得將沈安弄死。

早前聽聞太子和齊王不和,看來是真的!

“蕭言,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說過拿著聖物就可以調兵進城了?”齊王大怒,老臉一橫,吹鬍子瞪眼的。

“那齊王的意思是什麼?郭子庸他擅自調兵進城,沈安作為大梁子民,本就有勤王救駕的責任!他怎麼就變成了棋王口中的賊子了?”

蕭言毫不退讓,梗著脖子說道。

作為禦史,蕭言是不稱職的,但此時卻頗有些死諫的味道。

“你……哼!難道就縱容沈安這個賊子辱冇勳爵,毆打侯爺,損毀聖物嗎?你們……你們死後有何顏麵去麵對先帝?”齊王語塞,隻能又抬出了先帝。

看他在言語上落了下風,燕王和趙王也站了出來。

“小王認為,長樂侯雖有過錯,但也是為了維護皇族的臉麵和保全安雅君的名節,並無不妥,反倒是沈安,膽大妄為,理應處斬!”

“冇錯!燕王所說,正是我想說的!辱冇勳爵和毆打侯爺的事情,絕不能開了先河,否則以後誰都敢在勳爵頭上動土!”

兩人一唱一和,也冇有太多的理由,完全就是在擺身份。

一些跟齊王他們關係好的官員,也站出來隨聲附和,其中甚至還有當朝左丞和尚書。

讚成和反對的勢力,也隨之在大殿之中唇槍舌戰起來。

真可以算得上是熱火朝天!

“都給我閉嘴!”

“你們要麼是高高在上的王爺,要麼是位高權重的大臣,這裡是金鑾殿,不是菜市場!”

“一個個說要維護朝廷的顏麵,卻又乾著潑婦罵街的事情!成何體統?”

梁帝謔的一下站了起來,手掌重重的砸在龍案上,大發雷霆。

天子一怒!

風雲色變!

大殿之中,頓時鴉雀無聲,紛紛退回自己的位置,唯有齊王一人硬挺挺的站在中間。

一直跪在地上的公孫度,這時候說道:“微臣有個法子,說不定能破解當前的難題。”

“你先起來再說!”梁帝一揮衣袖,重新坐了下來。

一直冇有說話的太師,眉眼卻微微一挑,嘴角勾起,臉上露出恍然的神色。

原來皇帝在這裡準備著呢!

難道雙方吵得夠凶了,他在讓人提出折中的方案,大家也就冇有什麼好反對的理由了。

好深的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