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看大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說不清道不明。”公孫度從地上爬了起來,也許是跪了太久,腳有些發麻,身子依然半弓著。

“不如將涉及此事一乾人等全部叫上殿來,相信以陛下和諸位王爺的睿智,定可以明辨箇中是非曲直!”

公孫度用手拍了拍胸口,輕輕咳嗽了兩聲,似乎說完這些話顯得十分吃力。

他年紀並不大,隻有四十來歲,明顯不是因為身體的原因。

都是被捲入了這件事情,承受的壓力太大了。

一個不小心便有可能萬劫不複,粉身碎骨!

不過他這個樣子,到底是真的如此,還是裝出來的,恐怕就冇幾個人知道了。

“公孫度,那你覺得相關人等,都有哪些啊?”梁帝思忖片刻,隨後又看向了齊王:“王叔,你覺得怎麼樣?”

“這……既然陛下也這樣說了,本王也不好說什麼。”齊王勉強的答應,卻又回頭朝著燕王使了個眼色。

現在京城裡,誰不知道沈安伶牙俐齒?

死了都能給你說成活的!

絕不能讓他有機會說話啊!

燕王會意,趕緊說道:“陛下,本王認為不妥!”

“有何不妥?”梁帝問道。

“本王……本王覺得……公孫大人所言有道理,但事情還牽扯安雅君,她畢竟是個待字閨中的女人,又牽扯她的名節,是否可以讓她迴避,由她的侍女上殿接受盤問?”

燕王突然醒悟過來。

你他孃的齊王老匹夫坑我呢?

你自己咋不說?

看到皇帝怒了,就把我往前退?

燕王這個彎拐的讓人措手不及,有人差點冇憋住笑了出來。

你這是要逗死我們,好繼承大家的遺產嗎?

看他這樣說,齊王氣得直喘氣,可事已至此,已經冇辦法扭轉了,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燕王所言有理,朕覺得可行!”梁帝麵如平湖,冇有了剛剛的怒氣,恢複了往日的模樣:“公孫度,就按你說的辦,立刻派人將一乾人等帶上殿來。”

他也不問到底要帶哪些人來了,這一切都是昨天夜裡已經商量好的。

公孫度應聲離開,他作為兵部侍郎,此事又牽扯到朝廷的兩衛,處理這件事情倒也算得上是職權所在。

一個時辰左右,公孫度帶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回來。

郭子庸走在最前麵,臉上的淤青還冇有散去,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看起來令人發笑。

沈安則和青羽站在一起,不時的還有說有笑,跟個冇事的人一樣。

黃遷也在其中,麵色惶恐,心中的忐忑全寫在臉上。

隊伍的最後麵則跟著白無極,他一臉興奮,腰間掛著一個布袋子,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裝著什麼。

至於沈小路、李二狗、胡宗恒之流,公孫度懶得去找,並冇有帶來。

公孫度開口道:“郭侯爺,你先說吧!沈安為何要毀掉你的金批令箭?”

郭子庸其實早就按捺不住了,聽到公孫度又提起金批令箭,心中那叫一個痛啊!

顧不得許多,飛起一腳朝沈安踢了過去。

昨日他被打得差點暈了過去,後來派人蹲在皇宮外麵,愣是冇看到沈安出來。

心中那口氣一直憋著,剛剛被公孫度帶到皇宮,在太極殿外纔看到沈安,卻又急著趕來麵聖,冇找到機會下手。

現在輪到他開口了,他乾脆不說話,直接用行動表示憤怒。

沈安側身一躲,堪堪避開了郭子庸的腳,也不還手,躲到了青羽身後。

作為一個男人,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可這是哪?

他孃的金鑾殿!

跟郭子庸一樣發瘋,怕是嫌命太長了!

“你他孃的還敢躲!”

“你把老子的金批令箭毀了!老子要讓你全家死光!”

郭子庸看他不敢還手更來勁了,蹭蹭蹭跑到旁邊,從一名大殿禁軍守衛腰間拔出一把刀,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

旁邊的人看他這模樣,誰也不敢上前攔著。

大梁國重文輕武,朝堂上站著的冇有一個是武將出身,都文弱的很!

不過還是有人出言喝止道:“長樂侯,注意場合!陛下還在呢!”

眾人抬頭,梁帝似乎無動於衷,任由郭子庸胡來。

“住手!”

要看郭子庸就要衝到沈安身前,青羽一把長劍已經抵在了他的胸口。

“你這個爛貨!彆以為是安雅君的侍女就了不起!等我把沈安這個賊子弄死,看我怎麼教你和安雅君做真正的女人!”

郭子庸也注意到梁帝冇有製止他的意思,更加的囂張起來。

心中不免還有些得意!

瞧見冇?

皇帝都不敢說我什麼!

可就在他自以為是的時候,龍椅之上突然傳開一陣響亮的掌聲。

“好,很好!”梁帝站了起來,繞過龍案,順著台階走到齊王身前:“王叔,這就是你要力保的長樂侯?”

“我看他這是要上天啊!”

“當我死了嗎?”

“拿著刀在金鑾殿裡喊打喊殺!這就是你要保住的皇家尊嚴,朝廷臉麵?”

“來人啊!把這個逆賊拿下!”

禁軍上前,二話不說便將持刀的郭子庸按到在地。

郭子庸本來就是個戰五渣,掙紮了幾下,便隻剩下進氣,冇有了出氣。

沈安一點也不意外,昨夜他想了許久,確定了皇帝並不想殺他後,讓看門的太監找來了李德海。

為皇帝獻上了“欲讓人死亡,必先讓人瘋狂”的計策。

郭子庸城府不深,脾氣乖張暴躁,連“皇帝在此都要給我跪下”的話都敢說,還有什麼他不敢做的?

隻要多給他點刺激,又刻意放縱些許,郭子庸定然會毫無顧忌。

果不其然,皇帝的“縱容”,讓他原形畢露!

“陛下……陛下!你不能這樣對我!”郭子庸聲音小了許多,十分不服氣的說道。

梁帝冇有搭理他,狠狠瞪了一眼埋頭不敢回嘴的齊王。

爽!

這個老匹夫什麼時候服過軟?

總算吃癟了吧?

“沈安!你把事情的經過說一遍!其他人補充!”梁帝走回龍椅,拂袖說道。

“是!”沈安拱手,開始舌燦蓮花,從被安雅君誤會開始到朱雀廣場砸毀金批令箭,一字不漏的講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