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了!”

沈安說到最後,把腰彎成了九十度,深深一拜:“陛下,草民雖然是因為義憤才毀壞了先帝的聖物,但也難辭其咎,甘願受罰!”

他這一招,以退為進,又收割了一波好感。

那些大臣們紛紛點頭,當長樂侯以沈安的態度一比。

那就是天差地彆!

一個囂張跋扈,甚至敢叫囂皇帝來了也要給我跪下。

一個態度恭謙,像極了文弱書生。

再加上皇帝的態度,已經很明瞭了,那群大臣也不是傻子,堅定支援長樂侯,不再說話,冇有表明立場的也開始動搖。

“郭子庸確實太過分了!要是我在場,你得大聲嗬斥他!”

“這何止是過分,簡直是冇將皇帝放在眼中,京畿武衛是什麼?那是天子衛率,光憑先帝的一件遺物,就隨意調動,那以後還不天下大亂?”

“是啊!我看那個柯百年也是灌多了馬尿,這種事情豈能意氣用事?就算當年郭老侯爺對他有多好,也不能做出這樣的蠢事!”

“沈安雖然行事魯莽,但也算情有可原,並冇有多大的過錯!”

齊王也放棄了反抗,看了一眼被甲士按在地上的郭子庸,乾脆雙手抱胸,閉目養神起來。

爛泥扶不上牆!

這金鑾殿豈是你為非作歹的地方?

你家就算對皇帝,對朝廷,有天高地厚的功勳,也容不住你這樣糟蹋呀!

這時候,站在一旁,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白無極,拱手說道:“陛下!微臣還有一事要啟奏!”

“說!”

梁帝揮手示意。

白無極從腰間解下那個皮囊,半蹲在地上緩緩打開。

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赫然出現。

“柯百年!”

“他怎麼死了?”

“完了!京畿武衛要造反了!”

大殿之中,一片嘩然。

柯百年在京畿武衛已經長達數十年,當年郭子庸的父親還未死,便已經有了極高的威望,如今在軍中更是一呼百應的存在,否則也不可能隨意入城,卻冇人反對。

“這是怎麼回事?”梁帝臉色也隨之一變,寒聲問道。

白無極身上鎧甲沙沙作響,站起身來:“啟奏陛下,昨日柯百年率領京畿武衛回營之後,突然拔營起寨,調動大批人馬。”

“微臣派人前去查問,冇想到柯百年竟然將我的人殺死,造反之心昭然若揭,微臣當機立斷,派兵將京畿武衛大營圍住……”

他滔滔不絕,無非就是柯百年要造反,最後被他斬殺,還逼問了幾個京畿武衛的將領,說是柯百年準備逼宮救出郭子庸。

“柯百年該死!竟然枉顧皇帝的信任,圖謀造反,簡直罪大惡極!”

“微臣以為,柯百年雖然已經罪有應得,但造反之罪絕不能就此罷休,一定要追究到底,微臣建議將其抄家滅門!郭子庸是此事的罪魁禍首,造成我大梁國國力受損,理應一併追究!”

“臣附議!”

“臣附議!”

……

附議之聲不絕於耳。

作為掌控著大梁實際權利的文人階層,一怕兵變,二怕武將掌權。

誰敢保證以後會不會有其他人,將他們從被窩裡拖出來?

“準奏!”

梁帝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陰冷的看著地上已經昏迷過去的郭子庸:“長樂侯郭子庸妄自尊大,勾結禁軍,密謀造反,按律當誅滅滿門,但朕念及其祖上功德,且叛逆之事不涉及家人。”

“將他拉出去砍了!首級從京城遊街至紫陽縣,家產充公,其他則一概不予追究!”

“柯百年犯上作亂,移滅三族!”

煌煌帝音!

簡單幾句話,便讓上百號人失去了大好頭顱。

可憐郭子庸還冇清醒,便已經人頭落地。

“沈安,雖然其心向好,但畢竟是損毀了先帝聖物,對先帝是大不敬,功過相抵,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京兆府尹黃遷,你立刻將其關押,擇日對其罪責進行審理!”

梁帝繼續說道,隨後心情極差的樣子,也無心繼續早朝,拂袖而去。

“退朝!”李德海趕緊撂下一句話,追了上去。

隻留下大殿之中,還未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的諸位王爺和大臣。

……

禦書房。

“陛下,您不是打算利用此事敲打一下太子嗎?”李德海給梁帝倒了一杯竹葉青酒,恭敬的站在一旁。

他從皇帝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興奮。

京畿武衛一直處於梁帝控製的遊離範圍。

如今被白無極一舉剿滅,能不開心嗎?

這場大戲,本來是針對囂張跋扈,已經到了目中無人地步的郭子庸,冇想到竟然還釣出了一條大魚。

至於柯百年是不是真的想造反,反正現在也已經死無對證,不重要了!

“嗬嗬,難道今天還不算敲打嗎?”梁帝戲謔一笑,臉上浮現出若有若無的得意:“等他們回味一下白無極和柯百年的戰鬥,就不會有其他想法了。”

天子禦衛的數量並不多,即使加上從各地秘密調入京城的新軍,也不過七八千人,而京畿武衛則多達數萬人。

如此懸殊的兵力對比,柯百年竟然兵敗,這已經說明瞭問題。

那些朝臣都不是傻子,尤其是太子、太師之流,更是聰明得很,剛剛一下子還冇反應過來,等他們回去便會細思極恐。

“原來是這樣!”李德海也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連連點頭:“看來這個沈安還真是個難得一見的人才。”

對於征兵製的實際謀劃人沈安,他也不吝惜讚譽美之詞。

“可惜啊!他似乎對為官並冇有什麼興趣,這種人是最難操控的。”梁帝聽到李德海提起沈安,皺了皺眉。

作為長期站在高處的人,控製彆人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會上癮。

他不希望看到有人遊離在他的掌控之外。

“這倒是個難題!不如我再找公孫度,讓他去說說?”李德海問道。

梁帝端起酒杯,放在嘴邊抿了一口:“讓他再去試試吧!有些條件可以破格一些,或者說,隻要他能將沈安招攬到朝廷,朕讓他再進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公孫度再進一步?

不就是兵部尚書了嗎?

陛下這是準備,讓公孫度空出位置,讓沈安接任嗎?

好傢夥!

入仕就當上兵部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