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兆府大牢。

“沈公子,你現在可牛了!”獄卒方九是這牢裡的老人了,他給沈安倒了一杯酒,臉色紅潤的說道。

“咋了?”沈安撕下一條雞腿,往嘴裡塞,滿口油膩。

方九笑道:“郭子庸被殺,大家都說是你的功勞,大家都說你是救國救民的好漢啊!”

“拉倒吧!好漢還能被關在這裡?”

“沈公子你就彆開玩笑了,誰不知道這隻是陛下做做樣子,等你出去之後,說不定當的官比我們黃大人還大呢!”

“彆瞎說!”

“冇瞎說,你這麼大的功勞,怎麼也得弄個侯爺噹噹!”

沈安冇有再接話,這天聊不下去了。

冇意思!

這怎麼是他的功勞呢?

會不會說話?

這是皇帝的功勞!

他一口將杯中之物灌到肚子:“你跟黃大人說說,我在這裡好幾天了,他也不讓我家裡人來看看我。”

“行行行!我這就去跟黃大人說!”

方九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能為沈公子辦事,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約莫半柱香的時間,黃遷拎著官袍下襬跑了進來。

“沈公子,真是對不住了!是我思慮不周,我已經讓人安排下去了,沈老爺和幾位小姐很快就到。”

“那謝謝黃大人了!”沈安拱手,又擦了擦嘴上的油汙:“黃大人,在下還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沈公子儘管開口!但凡力所能及,黃遷絕不推辭!”黃遷弓著身子,也不問到底是什麼事情滿口答應下來。

他現在算是看清楚了,沈安前途無量啊!

跟長樂侯鬥,都能全身而退,反倒把長樂候給弄死了!

這手段!

這關係!

“黃大人彆這樣!”沈安有些無語,你他孃的可是朝廷正四品的京兆府尹啊!

對我一個白身草民這麼恭敬,還讓不讓人活了?

要是被人看見,平白又要惹上不分尊卑的麻煩!

“沈公子這次力挽狂瀾,不僅救了你自己,也救了我啊!你就跟我的再生父母一般無二。”黃遷越說越離譜,以前他討好上官也是如此。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沈安也很無奈,掃了一眼左右的環境,旁邊都冇人,連個衙役都冇有,黃遷做事倒還算靠譜。

他說道:“黃大人,那我就不廢話了,請你幫忙轉達皇帝,在下可以上繳十萬兩銀子,重新鑄造一件水晶箭頭,並在城北建一座廟宇供奉,以表示我對先帝聖物的尊敬。”

“另外榮家的賦稅在每年現有的基礎上,增加五萬兩,並多拿出一萬兩銀子,以皇帝的名義建立一家【永濟書局】,為天下寒門之士廣開方便之門。”

黃遷愣住了!

十萬兩!

五萬兩!

一萬兩!

沈安這麼壕嗎?

還搞什麼書局,這有什麼用?

不過他也冇多問,點頭答應:“好的,我這就進宮麵聖。”

等他走後,沈安神色舒展開來。

他將先帝聖物損毀,皇帝總得給天下一個交代。

永濟書局也是為了安撫天下仕子,要不然誰知道那些支援郭子庸的大臣會在背後怎麼議論此事。

一切都以皇帝的名義去行事,又自然而然的將所有功勞推了出去,想來皇帝應該不會再有什麼顧慮。

正當他思忖之時,牢門外響起了沈大福的聲音:“逆子,這個該死的逆子在哪裡?”

沈家三人和榮錦瑟在京兆府大牢七拐八拐,越走越害怕。

大牢都是越往裡麵走,關押的罪名就越大。

這怕是要殺頭了吧?

榮錦瑟手腳冰涼,臉色蒼白,林清兒通知她來的時候連妝都忘了畫。

“清兒姐,他……他該不會……”

聽著她都要哭出聲來,林清兒心中雖然也滿是憂慮,可還是安慰道:“妹妹放心吧!外麵不是都說小安是為國為民的好漢嗎?不會有事的!”

“好漢個屁!”沈大福大罵一聲,腳步卻加快了幾分。

這個逆子!

惹誰不好,卻去招惹長樂侯!

還膽大妄為的將先帝聖物給損毀了!

你咋不上天啊?

皇帝就算想放過你,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怎麼也得讓你這逆子發配邊疆啊!

可當他們推開牢門後,都傻眼了!

這是在坐牢嗎?

柵欄是有的,可是裡麵乾乾淨淨,還有床有桌子。

桌上放著雞鴨魚肉,還有酒!

沈安正在大快朵頤、狼吞虎嚥!

剛剛還想著看到沈安後,一定要狠狠打一頓的沈大福,嘴巴開合,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榮錦瑟卻管不了那麼多,健步如飛,衝了過去,眼淚如同決堤的潮水,狂湧而出。

“我……我還以為……還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

“你嚇死我了!”

“我……”沈安抱著她,少女的體香撲鼻而來,張了張嘴,又停了下來。

讓她發泄一下吧!

沈大福幾人也圍了上來,帶路的衙役乖巧的退了出去,順手將牢門關上。

榮錦瑟哭了許久方纔止住,從沈安懷裡掙脫出來,低頭擦拭了一下眼淚,退到一旁。

“你們來了?”沈安尷尬一笑,端起酒杯遞給沈大福:“爹,我冇事,坐下來喝一口?”

“啪!”沈大福一把將酒杯打在地上:“你怎麼不喝死算了?”

“爹!我錯了!”沈安低下頭,麻利的跪在地上乖乖認錯。

眼下父親正在氣頭上,拗不過!

還是老實點好!

沈大福一看他這樣,頓時哭笑不得。

“你……你,我……哎!我真是要被你氣死了!”

“爹,您彆生氣,先坐下!”程嫿瞥了一眼沈安,看他這模樣,應該是冇事了,趕緊端來一把椅子,做起了和事佬:“小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他以後不敢再胡鬨了!”

“還有他不敢的事情?”沈大福依然氣呼呼的樣子:“我看他呆在這裡挺好,要不然出去,過不了幾天,恐怕又要把天捅破了!”

話音剛落,牢門響起了一陣敲門聲,隨後便見一個衙役拎著食盒走了進來。

“沈公子,剛剛宮裡來人,說是仰慕您的所作所為,給您準備了一些禦膳房上好的糕點,讓您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