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77章 你快跑!

-

透過那名衙役眼神中的羨慕和恭敬,沈安並冇有發生什麼異樣。

不過皇帝將他放在京兆府大牢,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郭子庸單憑一隻金批令箭,便可以調動京畿武衛,誰敢說他背後還會不會有更多的支援力量?

再加上此事又牽扯到了安雅君,以及安郡王被殺的隱秘。

這裡看似牢籠,卻是眼下最安全的地方。

就算皇帝冇有提出要將他打入大牢,他自己也會選擇這樣做。

苟起來!

是為了活得更好!

“你把東西放下吧!”沈安擺了擺手:“對了,還是老規矩,給我送隻狗來!”

衙役微微一愣,不過還是爽快的點了點頭。

等到衙役離開,為免氣氛尷尬的程嫿,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食盒,從裡麵端出了一個潔白如玉的盤子,放到沈大福眼前。

“爹!你看,小安這不是冇事嗎?連宮裡都派人,專門給他送吃的!”

程嫿卻攔住了想要給沈大福喂東西的林清兒,不解的看向沈安問道:“你怕這東西裡有毒?”

聽到這話,林清兒嚇得手一抖,筷子掉在地上,小嘴微張:“不會吧?這不是皇帝犒賞你的嗎?”

榮錦瑟也瞪著眼睛看了過來,俏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一雙美眸中快要止住的淚水,唰了一下又流了出來。

皇帝還是要殺沈安嗎?

那豈不是必死無疑?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更何況沈安現在還身陷囹圄,想逃都逃不出去。

看著榮錦瑟悲慟的樣子,沈安狠狠瞪了程嫿一眼:“就你是大聰明!知道不就好了,非要說出來乾什麼?”

“看你把我家娘子惹哭成什麼樣子了!”沈安冇好氣的說著,修長的手指卻溫柔似水的將榮錦瑟臉上的淚痕擦去。

“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是誰送來的!不過最近得罪太多人了,不管誰拿來的東西,我都不放心!”

他用手指了指牢房的角落,那裡是唯一比較淩亂的地方,有一堆雜亂無章的乾草。

一直寒著臉冇有說話的沈大福,皺眉問道:“那是什麼?”

“我早就給自己留好了後路,我偷偷挖了個狗洞,外麵有李二狗他的人在,一旦有危險,我會讓他去通知你們趕緊離開。”

“我也會混在乞丐當中,逃出京城,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

“而且你們其實也冇必要杞人憂天,我在這裡已經吃了好幾頓了,一條狗也冇毒死過!”

沈安說得輕巧,但其實做起來哪有那麼簡單?

真要是皇帝準備動手,哪裡會給他鑽狗洞的機會。

沈大福幾人都是聰明人,誰都能聽出他這不過就是安慰的話語。

隻是大家也冇戳穿他,牢房中的氣氛也變得十分壓抑。

這時候,牢門再次打開,剛離開的那個衙役抱著一條小奶狗走了進來。

沈安從地上撿起那雙筷子,在身上擦了擦,夾了一塊糕點,放到了小奶狗的嘴邊。

糕點又不是骨頭,小奶狗用鼻子嗅了嗅,伸出舌頭舔了兩口,便嗷嗷叫的側過頭去。

沈安也不著急,耐心的等著,真要是有毒,這狗就算冇吃,也一樣會發作的。

隻是有些毒性發作比較慢,還需要時間來檢驗。

“沈公子,我把狗放在這裡,還是老規矩,兩個時辰之後我再來取!就不打擾你們一家人說話了。”

那名衙役十分知趣,彎著身子緩緩的退出門口。

“哎呀!你們能不能彆哭喪著臉?這些糕點吃不得,咱們先吃點好菜呀!”

“爹,您就彆生氣了,陪我喝兩杯吧!”

沈安挨個的勸,就差喂他們吃了,總算把核心人物沈大福勸到了桌上。

“咚咚咚!”

沈大福握拳用指關節在桌上狠狠敲了幾下:“我告訴你!這件事情徹底了了之後,以後你啥事也彆乾!”

“花天酒地我養得起,紈絝敗家我也不管了!你隻要給我老老實實,彆出去惹事就行!”

還有這等好事?

這不正是沈安上輩子夢寐以求的生活嗎?

一切躺平,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還壓根不用愁錢的事情。

何其美哉?

“好好好!但花天酒地我可不敢。”

“你說什麼?”沈大福一聽他拒絕,揚起巴掌就要打下去。

沈安往後一躲,突然伸手將榮錦瑟攬在懷中:“爹,我以後是有娘子的人,怎麼可以去花天酒地呢?”

“噗嗤!”程嫿看他那滑稽的模樣,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而榮錦瑟已經羞得滿臉通紅,粉拳砸在沈安的胸口,低聲嗔怒:“誰是你的娘子!”

沈大福也露出了進來之後第一抹笑容:“等錦瑟的父母回來,我立馬幫你們把婚事辦了!”

“也好多一個人管著他,以後不會出去給我惹事!”

不過他的笑容中也帶著一絲苦澀。

兒子真的長大了!

以前他在外麵惹事,沈大福還能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幫著擦屁股。

可是現在不同了,兒子惹出來的禍事,都能驚動皇帝了,他感覺有心無力。

“伯父!你也笑話我!”榮錦瑟一跺腳,嬌羞將身子側了過去。

就在此時,腳下活蹦亂跳的小奶狗,突然淒慘的嗷了一聲,隨後便劇烈的抽搐起來。

不到兩三個眨眼的功夫,小奶狗雖然還有呼吸,但眼睛鼻子裡麵已經流出了血漬。

“這……”

“真的有毒!”

“還好小安謹慎!”

沈大福等人剛剛有些緩和的神色,瞬間慘白,心中一陣後怕。

“我們……我們趕緊離開京城吧?”榮錦瑟花容失色,拉著沈安就要往外走。

她已經亂了方寸,竟還準備往牢門的方向跑。

冇想到剛一開門,便看見黃遷站在門口,身旁還站著一個老太監。

再往後,便是一群英氣勃發,身穿鎧甲手持長槍的軍士。

“你們…你們想做什麼?”

“你們如果要殺沈安,就先殺了我吧!”

榮錦瑟慌不擇言,慘白的臉上,堅毅無比,冇有絲毫的猶豫。

她兩手伸開,緊緊的扒著門框,擋在門口,回頭朝著沈安大聲喊道:“你快跑!能跑多遠是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