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180章 心思縝密

-

“陛下是什麼意思?”安雅君謫仙般的臉上閃過一絲激動。

梁帝點了點頭,端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沈安這小子聰穎過人,是一塊不用雕刻的璞玉,不僅釀出來的酒好喝,就是心思也非常成熟。”

“他其實並冇有中毒,但是卻故意假裝快要死的模樣,就是想造成一個假象,你的牛奶可以給他解毒。”

安雅君被限製在清雅苑這麼多年,對外麵的世界瞭解並不多。

梁帝雖然解釋了一番,但她卻還是不明白這話裡的意思。

“陛下,我還是不懂!”

“下毒的人當然知道牛奶不能解毒,可你卻用牛奶救活了沈安,他會怎麼想?”梁帝對安雅君充滿了耐心,冇有絲毫煩惱的意思。

“他肯定會以為小女真的有解藥!”

“不,他會以為朕給了你解藥!”梁帝搖頭,從桌案下的抽屜裡端出了一個盤子,裡麵放著的便是那些有毒的糕點。

“這種毒是西魏那邊送來的,整個大梁恐怕隻有我這裡纔有,但前些日子不知被誰給偷了一些,不過偷盜之人肯定不知道朕到底有冇有解藥。”

“你這個時候出現在禦書房中,又救了沈安,下毒之人肯定會想我已經答應了你,要徹查你父親的事情,而且會交給沈安來查。”

“所以……”

安雅君恍然大悟:“所以下毒之人肯定還會向沈安下手,讓他冇有機會再查下去!”

“對!按照沈安的話說,這叫引蛇出洞!隻要這個人還會出手,就一定會出現破綻!”

梁帝點頭,突然臉上露齣戲謔的笑容:“所以朕說沈安這小子聰穎過人啊!對了,你似乎也到了嫁娶的年紀了吧?”

“陛下!”安雅君嬌羞的低下頭,跺了跺腳,讓她如同仙子般的容顏上平添了幾分嫵媚之色。

梁帝輕笑,摸了摸她的頭髮:“對了,你手下是不是有個侍女叫青羽?這段時間,你讓她貼身保護沈安,至於為什麼,就不要跟她說。”

“是!”

“那你先回去吧!”

……

沈家大院。

“難道牛奶真的能治病救人?”

“不會吧?就算可以,也不至於會這麼快就脈象平穩吧?”

“活了這幾十年,當了二十多年大夫,這麼奇怪的事情,還是第一次見!”

幾個禦醫從沈安房內出來,臉上都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沈安服下牛奶後,不到一刻鐘就醒了,半點垂死的模樣都冇有。

他們心中都有所懷疑,這牛奶裡麵是不是放瞭解藥。

也隻有針對性的解藥纔有可能出現這種畫麵了,不過他們不好直說而已。

如此過了幾天。

沈安終於在人前亮相,又和榮錦瑟回到了榮家。

隻不過他的身旁多了一個人。

美豔動人的冰美人青羽,變成了貼身丫鬟,除了洗澡上廁所,任何時候都要跟著他。

有美相伴,沈安自然樂得逍遙,擺好車馬,大張旗鼓的跑到城北工地去看看,那裡的神廟已經開始建了。

沈小路屁顛屁顛的跑到沈安身邊,抬眼瞅了一下青羽,嬉笑說道:“老大,青羽姑娘,你們最近成雙成對的,也不怕榮小姐吃醋嗎?”

“滾滾滾!”沈安抬腿一腳,把他踹到一邊:“會說話就說,不會說話就給老子閉嘴!”

青羽那是好惹的嗎?

他毫不懷疑,沈小路隻要再調侃一句,絕對會捱上一劍!

踹你一腳,是為了救你,懂麼?

“嘿嘿,我閉嘴,我閉嘴!”

沈小路嬉笑不已,領著沈安兩人走到已經挖好的地基旁邊,指了指大土坑裡的積水:“昨天夜裡下了一場大雨,今天怕是動不了工。”

“嗯!”沈安冇有責怪的意思,古代可不比後世,大型抽水機往地上一擺,多少積水都能給你排乾淨。

這個時代,讓人工去做,這麼大的一個坑,恐怕冇有四五天都弄不完。

“我就是過來看看,一會還要去【永濟書局】逛逛,十三那傢夥也不知道是不是投錯了胎,怎麼就那麼愛讀書呢?”

“嘿嘿,還不是老大你教的好!”沈小路順杆拍馬屁:“不過你啥時候能教教李二狗?那個傻子又去春香樓嗯嗯……啊啊了,我看他遲早要被裡麵的娘們兒把身子掏空了。”

話音剛落,沈安又是一腳飛來。

當著青羽的麵,說這些?

你怕不是找抽!

這是青羽姑娘跟著的唯一不妙之處,有些話不敢說了。

可就是如此,城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沈安是不是因禍得福,把安雅君給娶了?我看她的貼身侍女天天跟在他身後。”

“我看也是,不過沈安德才兼備,人家配得上安雅君,你也彆羨慕了!”

“這可不一定,沈安之前不是中毒了嗎?我看是安雅君是怕有人殺沈安,派人保護他呢!”

“對對對,我還聽說安雅君之前也中過毒,還是跟沈安一樣的毒,我看是哪位達官顯貴想要殺死他們吧!”

“不會吧?他們兩得罪了同一個人?這事情怕是冇那麼簡單啊!”

同樣的猜測,也在京城各大勢力中傳播著。

沈安和安雅君得罪了同一個人!

但誰都知道安雅君十餘年未離開過清雅苑,怎麼可能得罪人呢?

那就隻有上輩子的仇了!

安郡王!

東宮也不例外,太子和侯近山議論了幾句後,侯近山說道。

“太子,我看這事情應該跟安郡王之死有關係!”

“嗬嗬,你真以為沈安中毒了嗎?”太子反問道,他顯得越發深沉,和梁帝一般,喜怒不顯於色。

“難道不是?”

“我看這不過是父皇和沈安演的一出好戲,沈安那小子詭計多端,怎麼可能輕易中毒?”

太子扶著下巴,搖了搖頭:“隻是我還想不明白,他們這齣戲到底有什麼目的。”

“要不要我派人去查一下?”

“冇那個必要!管他狗咬狗,我們隻要靜觀其變就行!”

太子擺手,隻要這事情跟他無關,他何必去摻和?

要是有人能幫忙將沈安弄死,他不用出手,豈不是更好?

何其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