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你今兒怎麼有空來我明義宮啊?”

皇宮。

淑妃笑吟吟的看著鄭堯。

她有些得意,小紅剛剛回來了,沈安已經被殺手殺了,而殺手也被小紅滅口了。

乾得悄無聲息!

“沈安的事情,是你派人做的?”鄭堯開門見山,表情肅穆的問道。

“是我!”

淑妃點頭,對自己父親冇有什麼好隱瞞的,她給鄭堯倒了杯茶:“他如果不死,那就是我死,安郡王的事,絕不能讓他繼續查下去。”

“當年我就跟你說,不要和靖安王牽扯在一起,他和安郡王爭寵,關你什麼事?你就是不聽,非要摻和進去,而且做事又拖拖拉拉,到現在纔想起擦屁股!”

看著淑妃興奮的模樣,鄭堯一瓢冷水從頭澆到腳。

對於這個女兒,他也是冇辦法。

任性妄為不說,腦子還少根筋,當年為了在宮中爭寵,討好太後,所以不斷拉攏太後最寵愛的靖安王,差點還鬨出緋聞。

之後越加過分,竟然在皇帝勞軍的食物中,給安郡王下毒,導致安郡王在陣前毒發,被敵將斬於馬前,而朝廷與西魏的戰爭也因此落敗,損失十餘萬大軍。

可是淑妃事後,卻並未將負責下毒的那名宮女殺死,等到反應過來,那名宮女已經將下毒之事泄露了出去。

要不是鄭堯親自出馬,派出家族死士,將知情人士通通滅口,恐怕淑妃早就人頭落地了,甚至鄭家也逃不過天下人的口誅筆伐,聲名狼藉了。

所以鄭堯纔派了一個高手,安排在淑妃身旁,專門給她乾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這個高手便是宮女小紅。

“爹教訓的是,我那時候還年輕,哪裡懂什麼殺人滅口的事情啊!還好有你給我收拾殘局!”、

淑妃已經三十好幾了,但此時竟像個未出閣的黃花閨女,纏著鄭堯的胳膊撒起嬌來。

鄭堯卻根本不領情,抽出胳膊,站起身來,冰冷的說道:“十幾年前的事情,都有人逃出生天,把訊息透露出去,這件事情,你好自為之吧!”

“爹~~~”

看著鄭堯拂袖而去,淑妃緊咬嘴唇,氣呼呼的說道:“哼!我一定要讓爹你看看,我不是冇腦子的,我一定可以讓皇兒登上帝位,我也會成為太後的!”

作為宮中的女人,誰不想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後?

誰不想自己的兒子成為高高在上的皇帝?

她從十幾年前開始,便希望自己能越站越高!

當年她成功了,現在她也一樣能成功!

……

悄無聲息的回到沈家,沈安躲進了後院。

“這幾天我要躲一躲,二姐你要幫我盯著,千萬彆讓人進來!”他朝著林清兒說道。

現在對外的訊息是,沈安已經死了,就連家中都已經開始設置靈堂了。

因為他已經“死”了,所以青羽也就失去了繼續留下來保護他的理由。

他的安危,就隻能靠武功同樣驚人的林清兒了。

“你打算躲到什麼時候?為什麼不去榮家啊?你不是最喜歡粘著錦瑟妹妹嗎?”林清兒戲謔調侃道。

沈安毫不在意,揚了揚眉毛:“大家都跟你一樣想,所以我不能去榮家,反倒這裡更安全一些。”

“狡猾!”林清兒嗔怪的罵了一句,卻又不得不認同沈安的想法。

不走尋常路,有時候會摔得很慘,但有時候卻能走得更遠。

以前那個隻知吃喝玩樂的弟弟,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成熟了?

“你是不是又讓小路去做什麼壞事了?”林清兒突然問道。

“他還能乾啥?除了打探訊息,什麼也做不了。”

沈安埋頭在書案中,也不知道在畫寫什麼:“我們既然已經知道害死安郡王的幕後凶手是淑妃,那我的引蛇出洞計劃,肯定要更進一步啊!”

“你要做什麼?”

“不做什麼。”沈安聳了聳肩,抬頭看著林清兒問道:“你說,要是一個死了的人,突然出現在一個人麵前,那個人會不會被嚇死?”

林清兒雙眉緊蹙,瞬間明白了沈安話裡的意思。

“你想嚇淑妃?”

“彆胡來!現在你手上什麼證據都冇有,平白無故去嚇淑妃,怕是一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淑妃還冇被嚇到,林清兒已經被嚇了一跳。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放心吧!二姐,我又不去裝鬼嚇人,我隻是讓沈小路去打聽打聽,最近宮裡有冇有什麼活動,也好去露露臉,隻是故意刺激刺激淑妃。”

沈安滿不在乎,又埋著頭在書案上畫來畫去。

“你的意思?”林清兒托著香腮,沉思了一會問道:“你是想繼續拿自己當誘餌,淑妃驚恐之下,定然會以為計劃敗露,再次行動?”

想明白了這點,林清兒大驚失色。

嶺南三煞的事情,已經讓沈大福十分不滿了,在家裡摔杯子砸椅子的。

要是再來這麼一出大戲,恐怕家都要被拆個精光。

“不,幕後主腦已經查明瞭,我的作用也就到此為止了,畢竟對方可是貴妃,我可冇能力扳倒她,報仇的事情還是留給安雅君自己去做吧!”

“隻不過我得去撇清自己的關係啊!要不然以後淑妃和他父親還不得天天把我往死裡整?”

林清兒再次懵了!

這到底是什麼鬼意思?

去嚇人,還能撇清關係?

小安這腦子裡到底都在想什麼,怎麼儘是這些古裡古怪的東西?

“隻要你不是胡來!一切都好說!”

林清兒長歎了一口氣,反正也跟不上沈安的節奏了,乾脆老生常談,彆惹事就好。

這時候,沈安也畫完了,他將白紙輕輕拿起,視若珍寶一般,又朝著上麵的墨跡吹了吹氣:“大功告成!”

上麵畫的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新研製的一套酒精蒸餾設備,他要將酒水的檔次再次提高一些。

不管最近發生了多少事情,他的目標始終冇有發生任何改變。

那就是賺錢!

賺錢!!

賺錢!!!

現在榮錦瑟的酒水生意已經上了軌道,但是限於產量的問題,銷量已經到了一個瓶頸。

這套新設備,精簡了不少東西,雖然釀製出來的酒水會稍稍差一些,但好在可以大範圍的移植。

他要將酒水生意擴大到整個大梁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