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秋入學,三年啟蒙養性,三年學貫養誌,三年涉獵養文,曆時九年方纔可以算得上讀書人。

不過這隻是普通人讀書的階梯,對於皇帝和太後捧在手心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小公主皇甫煙雲來說,根本不存在這些。

在一番隆重而典雅的儀式後,國子監祭酒親自給皇甫煙雲點上了啟蒙硃砂,又鄭重的給她獻上包裝精美的文房四寶,算是給這場儀式畫上了一個句號。

“哥哥,我還冇玩夠!再陪我放一會風箏吧!”

皇甫煙雲第一時間跑了過來,昂著頭看著沈安,可憐兮兮的模樣。

她從百花園回來後,便被帶到了後院,早已經有人準備好了標準的學童服飾,頭髮梳得一絲不亂,臉上還畫了些許淡妝,瓷娃娃般的臉上,更顯可愛。

對於玩樂,她以後就隻能是奢望了。

帝王家的兒女,不僅要讀書,還要琴棋書畫樣樣皆通,樣樣皆精。

沈安這時候也不好跟她太過親昵,甚至還得保持還有的禮節,他微微彎腰,和皇甫煙雲低聲交談起來,目光卻不時的瞥向四周。

他皺了皺眉,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不管他看向哪裡,總有人的眼神和他碰撞在一起。

“好!不過現在手上也冇風箏,哥哥先帶你去湖邊轉轉吧!我給你摺紙船!”沈安眼睛滴溜溜的打轉。

他今天身邊可是一個人也冇帶,隻能先綁緊小公主這條大腿,然後再想辦法離開。

國子監的環境他熟悉得很,後院中有一個不小的湖,湖的西麵開有側門,平日裡是給花匠進出打理院子用的。

“好呀好呀!”皇甫煙雲連蹦帶跳,她也不知道紙船是啥,反正隻要是哥哥帶她去玩的,肯定不會無聊。

看到她如此興奮的模樣,沈安激動的心情稍稍安撫了一些。

讓歐陽婉兒找來了一些硬紙和蠟燭,沈安的巧手很快折出了幾艘各式各樣的紙船。

國子監的小湖,是深諳園林之道的高手設計的,曲折溝壑佈置精美,又有活水引流,使得湖麵波光粼粼,充滿了生機。

那些紙船也在湖麵上隨波盪漾,點點燭光和那些波光交相輝映,讓人眼前一亮。

尤其是隨著數量的增加,一眼望去,點點燭光,你好像將漫天的星辰投放到了湖中。

這種如夢如幻的景象,對於女人的吸引力可謂是致命的。

無論是官宦王侯家的高貴女眷,還是卑微婢女,都眼冒星星。

“好漂亮啊!以前我也放過水燈,可是用紙還是第一次!”

“這麼多更是絕無僅有!原來多了之後會變得這麼好看!”

“那個是不是沈安!我就說嘛,這麼美輪美奐的東西,一般人根本做不出來!”

在一片議論聲中,沈安似乎看到了逃走的希望。

在場的非富則貴,難道還有人敢在這麼多人麵前動手嗎?

可就在他自得意滿的時候,突然覺得膝蓋一麻,全身上下的氣血也為之一滯,腳下再也站不穩,一頭栽進了湖中,連帶著身旁的小公主也落入了水中。

完蛋!

本想趁著人多,好找機會逃走,可冇想到人家乾脆就來陰招。

壓根就不跟你明刀明槍的乾!

他隻覺全身都使不上力氣,連眼睛都閉不上,身體落水之後不停的往湖底沉落。

所幸他的大腦還算清醒,緊緊的閉著鼻子,但以他的身體素質,顯然支撐不了多久。

湖邊的眾人也亂成了一團,可這些人大多都是身嬌體弱之輩。

更何況現在已經步入深秋,大梁京城又地處北地,湖水冰寒刺骨。

讓他們救人,簡直就是開玩笑。

“快!快去叫禁軍!”

“護衛呢?趕緊下去救人,小公主落水了!”

“等什麼禁軍和護衛?誰會遊泳的,趕緊先下去把小公主救起來!本官重重有賞!”

在他們眼中也隻有小公主,至於沈安的生死,無關輕重。

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國子監的學生當中,先後跳下去幾個人,雖然水性不咋地,但撲騰了幾下,總算把小公主給救了起來。

黃埔煙雲也不知是嚇得,還是因為落水之後身子發冷,已經渾身發抖。

儘管如此,她從被救之人手中掙脫開來後,第一時間便跑到了湖邊。

“你再下去,快把我哥哥救上來!”

“我要哥哥!快點幫我把哥哥救上來!”

撕心裂肺的哭喊,周圍的人卻始終無動於衷。

救小公主情有可原,可是讓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救沈安。

“你們快點呀!你們在不下去我打你們三十大板!”皇甫煙雲泣不成聲,緊緊的抱住身旁的歐陽婉兒。

可是歐陽婉兒也十分無奈,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湖麵上咕咚咕咚冒起來的水泡。

就在此時,一個矯健的身影分開了人群,猛的紮入了水中。

“還真有人不怕死啊!沈安雖然現在已經是小爵爺了,可真算不得什麼身份顯赫,彆白白害了自己性命纔好!”

“狗屁的小爵爺,伯爵雖然可以世襲,但隻要他爹一天不死,沈安依然是個平頭百姓。”

“說的對!而且沈大福這種便宜伯爵,一冇有封邑,二冇有功勳,隻不過是個虛名而已!”

看到有人下水救沈安,周圍的人不僅冇有歡呼,反到冷嘲熱諷起來。

對於皇帝突然冊封沈大福為伯爵一事,大部分人都抱著並不認同的態度。

尤其是那些身份顯赫,位高權重的官宦,平日裡本就看不上商賈出身的沈家,如今也同樣冇將他們沈家放在眼裡。

隨著水麵一陣翻騰,下水的那人終於將沈安從水底撈了起來。

沈安已經冇有了呼吸,臉色鐵青,但眼睛卻在昏迷之前便一直睜著冇有閤眼,看起來確實有些嚇人。

“什麼情況!沈安這小子該不會死了吧?怎麼睜著眼睛!”

“鬼知道!我看過了這麼長時間,也差不多了!”

“嚇死人了!這該不會變成厲鬼吧?趕緊走,可彆被他給盯上了!”

圍觀的眾人看到沈安被撈上來之後,詭異的樣子,紛紛四散跑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