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的任命書還未拿到,城中的訊息已經滿天飛了。

“我滴個親孃!沈家這是祖墳冒青煙了吧?剛拿到郡伯爵位,立馬又被景王推薦,一入仕就是正五品郎中!”

“這何止是祖墳冒煙,簡直是墳頭起火,祖宗牌位都燒成灰了!”

“靠!你這是羨慕,還是嫉妒啊?”

“又羨慕又嫉妒,不行啊?”

“沈安搭上景王這條線,以後前途無量啊!”

“我看也是,難怪連太後想弄他,都冇得辦法!景王的大腿實在太粗了!”

……

普通百姓自然無從得知宮裡的權鬥內幕,隻剩下羨慕了。

至於太後想殺沈安的事情,則是沈安故意散佈出來的,為的就是讓太後有所忌憚,不敢輕易的下黑手。

他這一手“陽謀”,卻讓深宮中的太後,氣得暴跳如雷。

“寧夜,給我把人全部撒出去,我要看看到底是誰在城中散播訊息的!”太後臉色鐵青,難看至極!

“太後三思!”寧夜並冇有像往常一樣,聽到命令後直接離開。

他臉色深沉,小聲說道:“眼下城中的議論已經甚囂塵上,就算知道散播訊息的人是誰,殺了他也已經無濟於事。”

“而且最近寢宮附近,似乎多了好幾個高手,我看這一切並不簡單,不僅讓我無法對淑妃下手,而且皇帝像是已經按耐不住,想對您下手了。”

“他敢!”

太後聞言臉色瞬間一變,目光凶厲的說道:“當年他用陰謀詭計博得先帝的好感,才從皇兒手中奪去皇位,本宮顧念朝廷安危,纔不跟他計較。”

“要不然,本宮定要和他來個魚死網破!他若真的不開眼,對本宮下手那天,就是他皇位不保之日!”

她說這話,可不是無的放矢。

作為八大豪族實際最強的隴西李氏嫡女,太後乃是現任李氏族長的親姑姑,在家族之中有著超凡的地位。

而且她這麼多年苦心孤詣的經營,也在朝堂上培植了不小的勢力,其中絕大部分人還和文官集團有著盤根錯節的關聯。

除非有無可辯駁的藉口,否則皇帝想要動她,還真得掂量掂量才行。

“太後說的是,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皇帝秘密操練的新軍,戰鬥力驚人,誰也不敢保證,他會不會惡向膽邊生。”

寧夜也再次提醒到,又再次提到了淑妃的事情:“明義宮那邊,似乎也被家族警告了,也安靜了下去。”

“嗬嗬!”太後一陣冷笑,臉上的肌肉咬的繃緊,恨意盎然:“她挑起來的事,現在倒好,反倒讓本宮頂在了風頭上,等這段風聲過去,我要讓她死的難看!”

寧夜冇再多說,安靜的站在一旁伺候,雙手搭在太後肩頭,輕輕揉捏著。

太後臉上的陰沉稍稍緩和,過了一會兒便露出了舒適的神色。

……

入夜,紅妝燭影搖。

榮錦瑟把頭埋在胸口,白皙的臉上透著鮮豔欲滴的豔紅,兩隻無處安放的手,在淡藍色的裙襬上捏來捏去。

昨天林清兒把大夫叫來之後,榮錦瑟卻因為太過疲累,已經睡下。

今天一大早,沈大福便親自出門,請來了城中好幾個大夫。

他想的也十分穩妥,說的是家中其他親戚身體不適,而且隻讓大夫們在門外懸絲診脈。

不過令他失望的是,經過幾位大夫們的確診,榮錦瑟的肚子隻是空喜一場。

但共同經曆了一場“劫難”後,沈大福也不把榮錦瑟當外人了,逼迫著兩人完婚。

而榮錦瑟自己在說出了那一番話後,似乎對於男女之防也放開了許多,晚上沈安敲門而來,她也冇有拒絕。

“娘子,你父母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呀?”沈安伸出一根手指,將榮錦瑟嫩滑的下巴挑了起來。

四目相對,看著那精緻的麵容,沈安不由得惡龍抬頭。

還冇等榮錦瑟開口回答,另一隻手已經不老實的伸了過去。

猝不及防之下,榮錦瑟還冇反應過來,腰間的衿帶便被沈安拉扯了開來。

她本已準備入睡,穿的隻是單衣,被沈安拉扯之下,淡藍色的衿衣,順著光滑的肩頭滑下。

美不勝收!

隻把沈安看得,麵紅耳赤,連吞口水!

“不要……我……我冇有懷上孩子,這幾天應該快來紅潮了!”榮錦瑟的心跳已經加速到了極致,手足無措的將衣服扯住。

古代女人的紅事一直被認為是極其汙穢之物,男人要是不小心觸碰到了,那可是要倒大黴的。

可是沈安那可是經過現代化教育的四有新人,怎麼可能會相信這迷信的事情。

他已經被**占據了大腦,思緒之中隻剩下六個字“老子纔不管呢”。

餓虎撲食!

“唔……”榮錦瑟發出一聲嬌呼,便被沈安壓在了身下。

一隻溫暖的大手,順著她的臉、脖子,溫柔的向下滑動,如同一條蛇般扭動,讓榮錦瑟奇癢難忍。

比起之前有些許痛苦,且緊張之下有些匆忙的第一次,她似乎在這種奇癢難忍當中感受到了微妙的痛快。

“唔……”

榮錦瑟杏眼圓睜,撲通撲通的心臟猛的顫了一下。

沈安給她的感覺,如同說書先生描述的江湖人被點中麻穴的酥麻感,閃電般的傳遍全身。

她放棄了最後一絲掙紮,漸漸的眼神變得迷離,臉上嬌羞的紅暈,也漸漸變成了旖旎的潮紅。

時值深秋,屋內卻春風盪漾。

蛟龍探海,方知深淺長短。

不時傳來的聲音,好似報春的喜鵲,嘰嘰喳喳。

空氣裡的味道,也漸漸變得複雜起來。

有榮錦瑟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體香。

有戰事正酣的大汗淋漓。

最後,還有一種若有若無的杏仁味道。

久久都未能散去,給無不印證著一場酣暢淋漓,轟轟烈烈的大戰,剛剛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