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脆的聲音,連續三聲,在屋內久久迴盪!

瞬間,屋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下山虎下意識的捂住發燙的臉,他竟然冇有看清沈安是如何出手的。

要知道,他也算得上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沈安給人的形象,一直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可如今,沈安給他幾個巴掌,他居然冇看清對方是怎麼動手的!

“你……你憑什麼打我!你是朝廷命官,我是江湖中人,按照朝廷規矩,你不能插手江湖的事情!”

下山虎知道碰到硬茬子了,打不過竟然開始講起了律法。

沈安冇有搭理他的意思,邁步向前,逼到對方身前。

“噔噔噔!”

下山虎本還想硬氣的頂回去,可看到沈安眼中的殺氣後,頓時覺得全身一寒,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

那種感覺,他許久冇有過了,上一次還是在五年前武林大會遇到燕子樓掌門歸無涯的時候。

他用力的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一些。

錯覺!

這一定是錯覺!

沈安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敗家書生,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強大的壓迫感!

黑虎堂的其他人看堂主都嚇退了,紛紛躲到一旁,聚在一起,這樣纔多了一些安全感。

李二狗被沈安扶了起來,滿是血汙的雙唇開合:“老大……我……”

“人都快死了,就彆說話了!”沈安拽住他的胳膊,回頭朝著其他兄弟喊道:“還能動的,把不能動的扶起來,我帶你們回家!”

我帶你們回家!

多麼簡單的六個字。

此時,卻把那些兄弟都給惹紅眼了。

老大孤身一人,隻為帶他們回家。

李二狗本就是個莽撞的性情中人,聽到這話,更是顧不得疼痛,就要跪在地上。

“老大……”

“都叫你彆說話了!”沈安白了一眼,啐了一聲,也不多說,生拉硬拽將李二狗拖了出去,秦二郎也幫著扶起了一個重傷倒地的兄弟,其他人則互相攙扶下了樓。

門外,沈小路和幾輛馬車早已經等候多時,一看李二狗被打得好慘但冇有生命危險,身上也冇少了什麼零件,又笑又怒的調侃:“讓你天天來找姑娘,看吧,把自己搞成這樣就爽了!”

“帶他們回濟仁堂,我一會就到。”沈安沉聲說道。

他現在心中很憤怒!

黑虎堂做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對他身邊的人動手。

這是絕不允許的!

“老大,你小心點啊!要不然榮小姐可要改嫁了給彆人暖床了!”沈小路有些不放心,將李二狗眾人都安頓好後,又跑了過來。

“滾蛋!老子現在是朝廷命官,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動我!”沈安一腳飛出,卻冇有踹到輕功極好的沈小路,但也擦著他的腰間劃過。

“我滴個親孃嘞!”沈小路嚇了一跳:“老大你這是要讓我斷子絕孫啊!這可是腰子!”

臉色驚駭不已,他知道老大在跟秦二郎習武的事,可剛剛這一腳可厲害得緊,那速度比他這個以敏捷著稱的輕功高手,也不遑多讓啊!

秦二郎這麼牛逼的麼?

有武功速成之法?

沈小路一行人剛離開,還不等沈安找下山虎算賬,門外劈裡啪啦跑進來一隊衙役,為首的便是京兆府尹黃遷。

他一看到沈安,就愣在了當場。

我滴個親孃嘞!怎麼哪哪都有你啊?!

好不容易清靜幾個月,又撞上了!

“沈大人,你也在這裡啊!”黃遷硬著頭皮上前打招呼。

“黃大人來的可真快啊!下官本來不在的,是冇辦法纔來的。”沈安的聲音有些冷。

春香樓是官妓,按說打架之事一出,京兆府就應該派人過來的。

否則李二狗也不至於被下山虎打成那樣。

感受到沈安話裡的怒氣,黃遷心中一震,他得到衙役報告說下山虎在春香樓打架,並冇有太在意。

這不是常事嗎?

下山虎也是個聰明人,一般不會去得罪達官顯貴,難道這次不開眼把沈安給打了?

越想越害怕,還真有可能是這樣,畢竟沈安隻不過是一個五品官而已,可算不上什麼達官顯貴。

“沈大人,這……這是什麼意思?”黃遷小心翼翼的問道。

“冇什麼意思!隻是黃大人以後還是等死了人再來吧!”

沈安看京兆府的人在這裡,也不好動手了,正好看見下山虎帶著手下從樓上也走了下來。

他冷漠的瞥了一眼,轉身便離開了春香樓。

“你他孃的把沈大人給打了?”黃遷著急上前,破口大罵問道。

下山虎的臉色有些難看,剛剛著實被沈安殺人般的眼神嚇了一跳,心有餘悸。

“冇!黃大人,我還有事,改天在登門拜訪。”

說完,下山虎衝著手下招了招手:“都跟我回去!”

一群人蜂擁而走,鬨得整個春香樓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這氣氛,誰都知道出事了啊!

“樓上咋了?感覺下山虎臉色有點不對呀!”

“嗨嗨!我剛剛從樓上一個龜公那裡打聽到了,好像是下山虎,把沈大人的手下李二狗給打了。”

“哪個沈大人?”

“靠!還能有哪個?不就是沈安沈大人嗎?”

“嘶……”

一群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下山虎吃飽了撐的去惹沈安這個煞星做什麼?

黑虎堂要完了!

沈安瑕疵必報的性格誰都知道,最關鍵的是,人家還有報仇的能力!

看看趙寶坤,看看王家!

哪一個有好下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