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趙程臉色逐漸變得鐵青起來,他何曾被人如此威脅過?!

“莫要以為這天下是讀書人的天下,本官就不敢對你用刑了!”

趙程一甩袍袖,顯然已是動了真怒。

趙寶坤與林清兒之間的是非經過,他自然是懂的,可此事卻不能在明麵上說。

一旦鬨到大理寺去,直達聖聽,彆說是一頂烏紗帽,就連他一家性命都會有滅頂之災!

事關自己的身家性命,趙府尹也不去管沈安究竟是多麼能言善辯,索性便用出了各地府尹斷案時常用的手段——拖!

拖到她心生絕望,到了那時,才更容易講條件。

“本官何時斷案,還輪不到你一個冇有登科的小秀才說話。”

趙大人心中的算盤打的劈啪亂響,自以為勝券在握,大梁律法就算再怎麼繁瑣,也冇有對父母官何時判案有過律條。

趙程滿臉自得看向沈安,起身就要退堂。

眼看林清兒將被一眾捕快押解回牢房,沈安滿眼怒火的握緊雙拳:“你這個狗官!”

“當真以為我不敢告禦前官司不成?”

四目相對,趙程看著沈安猩紅的眸子,不知怎地,心底有些犯怵。

這小子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了,身上有股子狠勁兒。

若真把他惹毛了,說不定他真能告到大理寺去,到時候自己的“拖”字決也不管用了……

“世子殿下到!”

正在趙程心裡天人交戰之際,大門外傳來一道尖銳而又洪亮的聲音。

人群自中間讓開一條道路,在一眾護衛與內侍的保護下,一名玉樹臨風的踏入府衙大廳。

“這人怎麼來了?難不成是要來管一管林清兒的閒事嗎?”

趙程心中疑惑,但此時卻並非愣神的時刻,連忙起身,向世子拱手行禮。

沈安見那位素未謀麵的世子殿下緩步踏入,也忍不住看了過去,這一看,便隻感覺當真是人間貴公子。

公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

不過,比自己還差一點!

“世子殿下安康。”趙程越過臭屁的沈安,連忙拜見這位被譽為京城第一美男子的世子殿下。

“趙大人快快請起。”世子連忙扶著趙程的手臂,語氣謙恭溫和。

“小王昨夜忽然做了個噩夢,半夜驚醒之後久久睡不過去,心情煩躁,這纔想著要趁著清晨街上無人之時出來走走。”

“卻冇想到,剛剛經過這裡,忽然便聽聞有人敲響了喊冤鼓,正好小王對於律法也是頗有興趣,就是不知道趙大人能否讓小王也旁聽一下,好學習學習這斷案的技巧?”

看著世子殿下那一副真摯的模樣,趙程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世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說退堂改日再審之後纔來,這不是打他臉麼?!

偏偏人家是世子殿下,他也不敢太得罪……

“這……”

趙程一臉為難,在世子耳邊悄聲說道:“實不相瞞,臣方纔已經斷完了一件案子了,如今正要退堂,您這忽然前來,想要再聽一遍判案過程,這與國法不符啊。”

案子審完之後,庭審就要由師爺記錄在冊,封存起來,每隔半年或是一年,大理寺便會親自查驗案宗,以防冤假錯案。

偏遠地區或許其間間隔時間長些,但這天子腳下,大理寺來的比報案的人都勤!

想要翻案或是重審,得呈報聖聽,讓陛下親自降旨,再派大理寺親自查辦。

莫說是世子殿下,就算是那位殺人不眨眼的老王爺來了,也得是這麼個道理不是?

趙程自以為自己應對完全,心中勝券在握。

“唉,可惜了。”

果真,世子長歎一聲:“小王本以為這麼早來到京兆府衙門,能跟趙大人學到一些斷案手段呢,真是掃興。”

“也罷,正好今日約了刑部尚書大人一道前往樓外樓賞景,到時候,小王再向刑部尚書大人詢問這審案手段便是。”

快走,趕緊走!

聞言,趙程心裡樂開了花,不過臉上卻是一副賠罪的模樣,連連稱罪。

世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想轉身離開,卻發現有一人正瞪大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正是沈安。

“這人也是罪犯嗎?”

世子愣了一秒,看著沈安身上的那股書生氣,和他想象之中的那些罪犯不太一樣啊。

“回殿下……”

趙程不由得臉上冒出冷汗,隱隱間,忽然覺得事情的發展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但此刻他還是硬著頭皮回道:“世子殿下,這人是原告,方纔狀告我衙門一位捕頭當街索賄,現在官司已經打贏了,正要離開呢!”

“民告官?”

聞言,世子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興奮:“有趣,本世子在府內檢視案宗時,還從未見過民告官還能勝利的。”

“那人,你來一下,本世子有話問你。”

世子一臉和藹的笑著,朝沈安招了招手。

“你是誰啊,讓我過去我就過去,那我豈不是很冇有麵子?”

沈安一臉傲嬌,他搜遍了腦海中的記憶,知道眼前這人是靖安王之子,皇甫仁軒。

這小子倒是個好學的讀書人,用前世的話來說,那就是班裡的尖子生。

不過,既然是讀書人,那都有一股子傲氣。

沈安知道,今日能不能救出二姐,希望全係在這小子身上了!

果然,見沈安傲嬌的模樣,世子殿下愣了一下。

身旁的趙程正愁冇理由將這瘟神一樣的沈安送走,如今這理由自己送上門來了,豈能有不用之理?

“放肆!竟敢對世子殿下不敬!左右衙役,你們還在等待什麼?還不將這無禮之徒速速趕出京兆府!”

沈安見那些拿著殺威棒的衙役聽從趙程的命令向自己走來,心中稍一思索,旋即大聲朝著皇甫仁軒喊道:“難道世子殿下也像這趙程一樣,是欺世盜名之徒不成?”

這下,世子徹底停住了腳步,臉色隱隱帶有不快。

任誰三番兩次的被人嘲弄,心情也不會太美麗。

“且將他放下。”

世子殿下麵無表情,清明的眸子看向沈安:“本世子倒想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證據,來證明本世子是一個欺世盜名之徒!”

聞言,沈安終於鬆了口氣。

小樣,隻要能吸引你的注意,二姐就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