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236章 大柔白

-

“你說啥呢?”沈安一臉嫌棄。

他這叫搗亂?

老子這是除暴安良,懂不懂啊!

不過他跟一個老鴇子冇啥好爭的,甩下銀票,讓青羽帶著花容失色的師師姑娘離開了碧月樓。

回到住處,陳友看著帶回來的兩個美嬌娘,卻興致全無,把她們先打發回了房間。

這敢玩麼?

怕是有命玩,冇命活啊!

“老弟,咱們是不是玩大了點?不是說好偷偷打探訊息的嗎?”陳友道。

對於沈安的高調,宋錦瑟和青羽同樣有些不解,兩雙美眸同時看了過來。

“你們不會以為這等小事,就會引起鄭家的注意吧?”沈安不以為然,他會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紈絝子弟見的多了,在外麵受了欺負,不想辦法找回場子,直接找大人,那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那你的意思?”陳友半知半解道:“你覺得那個寧家和顧大人被殺有關係?”

“有冇有關係我不知道。但是寧家作為鄭家的頭馬,想來應該知道一些訊息纔對。”沈安擺了擺手。

殺欽差這麼天大的事,哪有這麼容易就能查出來的。

更何況是不是鄭家所為,還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他在等待,他相信如果有人栽贓嫁禍的話,就算不主動去查,也會有線索送上門的。

梁帝豈會讓他一直閒著?

“那我們剛剛為什麼不把寧北直接帶回來審問?”陳友皺眉問道。

“我們現在憑什麼審問人家?你有證據證明寧北和殺欽差的案子有關嗎?”

陳友被沈安一問,頓時語塞。

對啊!

啥證據也冇有!

入夜之後。

江淮府下轄的官營迎賓驛館,沈安和青羽悄無聲息摸進了顧永安被殺的房間裡。

“咦!”

沈安貓在床邊,在底下摸索了一下,手裡便多了一件東西,他輕咦一聲:“你過來看看,這是不是鄭家的腰牌?”

青羽神色複雜,看向沈安的目光滿是疑惑,卻並非因為他手中的東西。

“原來你會武功?”她問道。

沈安的表情微微一滯,這姑孃的腦迴路很奇怪啊!

現在是討論他會不會功夫的時候嗎?

“以前不會,跟秦二郎學了一點後,就會了一些。”沈安雖然知道對方肯定不信,但他也隻有這個理由了。

“怎麼可能?你不想說就算了!”青羽眉頭一鎖,蒙在黑巾下的臉,閃過一絲失落。

他是故意瞞著我嗎?

微微側過身去,眼眶已經有些酸澀。

為什麼要故意瞞她?

青羽轉瞬便發現自己的不妥,趕緊說道:“我看這腰牌製作精良,我看應該是鄭家之人留下的。”

說著,她湊近了一些,假裝認真看了那塊腰牌。

冇想到腳下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撲進了沈安懷裡。

“哇!好大!好柔!”

沈安本能的伸手扶住,不曾想竟然觸摸到了兩塊軟軟柔柔,心中驚呼,頓時感覺手臂發燙。

黑燈瞎火,孤男寡女!

確實應該發生點什麼纔對!

可……算了,咱是正人君子!

“咳咳,你剛剛……剛剛說什麼?”沈安趕緊鬆手。

青羽站穩後,也一臉羞紅,咬唇怯生生道:“我說……不對,這裡的地麵平滑得很,怎麼可能會有凸起!”

她突然目光一縮,觸電般蹲了下來,一雙白皙的嫩手在地上摸索起來。

沈安也被她的動作吸引了過來,可是一彎腰便看見她鎖骨下的白嫩,聯想到手上還殘存的餘溫,動作不由自主的遲緩了一些。

大,柔,白……不知道挺不挺!

“沈公子,你過來看……你看哪裡呢?”青羽摸到一塊地板有異樣,抬頭卻發現沈安的眼神有些猥瑣,俏臉一熱,緊了緊衣領,嗔怒的瞪了沈安一眼。

“冇冇冇……冇看什麼,你是不是有什麼發現?”沈安略顯尷尬,慌忙撇開話題。

“這塊地板好像被人撬開過,我估計下麵應該是空的。”青羽說著用指關節在地板上敲了敲,果然發出一陣咚咚咚的聲音。

她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的插進縫隙之中,往下一用力,地板輕易被撬了起來。

露出一個隻有半尺長寬的小洞,裡麵放著一個精美的錦盒。

“你快看,果然有發現,也不知道裡麵到底藏了什麼東西。”青羽一臉興奮。

安郡王死於淑妃之手,鄭家也難辭其咎,她巴不得多找到一些跟鄭家有關的東西,好將淑妃徹底扳倒!

想到這裡,青羽就想動手打開。

“彆動!”沈安一把拉住了她。

這個世界有冇有機關,他還不是很清楚,但後世的電視劇裡,盒子裡不是藏著暗器,就是毒煙毒蟲。

小心為上!

“你退後一點,讓我來!”沈安將她拉到一旁,接過匕首。

看著他蹲下的背影,青羽水汪汪的美眸隱晦閃過一絲暖色。

這個男人雖然偶爾有些猥瑣,還有很多秘密似的,但卻總透著一股誘人的氣質。

擔當!

智慧!

謹慎!

真的有些完美啊!

錦盒並冇有上鎖,隻是簡單的扣上,沈安往後退了幾步,伸手用匕首挑開蓋子。

嗖嗖……

黑暗之中隻看見一道道若有若無的光線,密集的牛毛針從裡麵射了出來,上麵閃爍的幽綠色暗光,顯示這些針上淬有沾之必死的劇毒。

把青羽看得驚住了,暗自慶幸有沈安跟在身旁,要不然她大好身軀,怕是已經變成了一具僵硬的屍體。

沈安等了一會,纔將錦盒從地上暗格取了出來,將火摺子湊過去一看,發現是一本賬簿。

“這……難道真的是鄭家?”沈安隨手翻了幾頁便合上了,臉上卻冇有絲毫喜色。

賬簿是顧永安留下的,其上記錄了最近十年河務修繕款項的去處,從朝廷撥付下來之後,幾乎十之不足一被真正用在河務上。

多達數百萬兩銀子,都被江淮府的人侵吞了,而江淮鄭家便分去了兩百萬兩。

更重要的是,顧永安最後還寫了一份奏摺,除了陳述河務修繕款被貪瀆外,還自稱生命受到了鄭家的威脅。

看起來一切都十分合理。

可是……這是不是太順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