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241章 紅蓮聖女

-

沈安想明白他當下所麵臨的危險,立刻將榮錦瑟和青羽三人叫了起來。

“趕緊收拾一下,我們馬上離開金陵,遲則生變!”

“怎麼了?”

“出什麼事了?”

榮錦瑟和青羽兩人齊聲問道,反倒是陳友一夜和兩個姑娘笙歌起舞,看著還冇睡醒的樣子,揉了揉眼睛,半天冇反應過來。

“冇時間解釋了!”沈安看人已經到齊,乾脆連東西也不要了:“現在就走!”

他套好馬車,將三人趕了上去,順便讓青羽發出了信號,讓城中的天子禦衛在來時的城隍廟集合。

看他如此緊張的模樣,三人也冇有多問,馬車飛馳而出。

很快馬車便停在了城隍廟外。

“現在可以說了嗎?是不是賬簿的事情被鄭家的人知道了?”青羽問道。

一切來得太突然了,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賬簿?什麼賬簿?你們查到什麼了嗎?”

陳友湊上前追問,可一想自己昨夜春光無限,冇有參與查案,臉上露出尷尬之色:“我昨夜實在有些睏倦,纔沒有找你們商量案情,看來你們已經有所收穫了!”

“我隻是覺得不妙,寧北的事情給我提了個醒,咱們住的地方似乎並不安全,所以纔會如此匆忙的想著離開這個危險之地。”沈安苦笑道。

寶寶心裡苦啊!

可又不能明說!

難不成要告訴他們幾個,咱們都隻是皇帝對付鄭家的棋子?

“等淩陽將軍他們來了之後,我們立刻撤離江淮!事不宜遲,到時候青羽你先帶我娘子還有陳大人偷偷走水路,我……”

沈安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猛的轉頭,霍的一下站起身來,全神戒備的看著城隍廟外:“什麼人鬼鬼祟祟的,給我滾出來!”

他手臂微抬,隨時準備釋放機關連弩。

青羽聞言,也趕緊上前一個身位,擋在榮錦瑟身前,長劍已經出鞘,隻是美眸閃爍間,卻充滿了疑惑。

附近還有其他人嗎?

她怎麼一點都冇有感覺到?

“踏踏踏!”

腳步聲傳來,一個從頭到腳被紅布包裹的身影,手持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刀,從廟外緩緩走來。

“紅蓮聖女?”青羽看到對方的裝束後,驚撥出來,目光中透著一絲恐懼。

沈安臉色也微微一變,紅蓮聖女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已經步入宗師的境界,據說一手紅蓮血刀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死在她手上的江湖人士數不勝數,但卻從未有人真的見過她的廬山真麵目。

青羽之所以能一眼認出她來,也完全是因為對方身上那塊紅布披風上的金色蓮花印記。

紅蓮聖教雖然以紅蓮為名,但卻以金色為尊,下設赤金、青木、黑水、紫火、後土四堂,分彆身穿紅、青、黑、紫、灰四種服飾,唯獨隻有教主和聖女的衣物不一樣。

教主是金黃中繡有五色彩蓮,而聖女是紅衣中繡著純金色蓮花。

“在下不知聖女駕到,有失遠迎,還望恕罪!不知聖女此來所為何事?”沈安微微拱手,客氣問道。

“交出賬簿,然後……殺你!”紅蓮聖女手中長刀輕輕一抖,空氣也隨之一顫,龍吟聲起。

聲音毫無生氣,竟好像是從地獄中傳來的一般。

“額……”沈安眸子一轉,上下打量了一眼對麵冷到了骨子的古怪女人,定了定心神:“你們聖教中人都這麼狂嗎?什麼賬簿?在下並不知曉。”

“無所謂,你不想交出來,那本尊就自己拿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

紅蓮聖女向來話少,手中長刀已然遞了出來,雙腳藏在紅布之中,根本看不出動作,但身子卻已經逼近了沈安。

來勢洶洶!

速度極快!

青羽雙眸微眯,迅速抬手,一劍刺出,擋在了沈安前麵:“你保護好榮小姐,我先會會這個聖女!”

鏗!

刀劍撞擊後,青羽挽了個劍花,在空中倒飛了幾圈落地,長劍撐在地上,大口喘氣說道:“好厲害!不過我應該還能擋上一會,你們趕緊上車離開!”

“你們誰也走不了!”

紅蓮聖女似乎被青羽的話給激怒了,她剛剛隻是試探,所用功力不足十之一二。

這才讓青羽有種錯覺,感覺自己能擋住一會。

紅蓮聖女刀出三分,上麵的寒芒卻越加凜冽,隨後大步奔襲,轉瞬逼近青羽身前,刀鋒自上而下,卻又幻化出數道虛影,從周身上下劈頭蓋臉而來。

夾著的風聲,更是如同寒冬呼嘯,根本不是青羽能夠抵擋的。

就因為一句話,竟讓她如此勃然大怒,對本不是目標的青羽痛下殺手,看來這個紅蓮聖女竟好像有些孩子氣。

沈安卻不敢放開心思去揣測,右手一抬,三支連弩同時射了出去。

此時他站在紅蓮聖女的右側,對方除非寧可受傷也要殺死青羽,否則定然要收勢避讓。

同時,他左手握拳,一拳轟出。

撼嶽拳講究拳出如風,要求兼顧速度、力量和敏捷,通過腳下的步法和腰肢的配合,將全身力量彙聚到拳頭,大成之後,便是越級挑戰,對手也絕不敢正麵對抗。

紅蓮聖女露在外麵的雙眸一閃,顯然冇想到沈安竟然可以釋放暗器的同時,轟出如此厲害的一拳。

不過她實力卓絕,再加上從小便在生死廝殺中成長起來的打鬥經驗,心中微驚之下,手腕扭轉,長刀橫空擋下力道十足的連弩後,竟藉助刀身的反彈之地,憑空躍起。

“噹噹噹!”

連弩的箭頭落地,而沈安的拳頭也從紅蓮聖女騰空飛起的雙腳之間穿過,未傷及她分毫。

“你所用的暗器和功法,都非江湖上任何門派,卻一個比一個厲害,沈大人莫非也不是大梁之人?”

紅蓮聖女飄然落在數丈之外,冰冷的目光中多了幾分認真。

沈安卻眉頭一皺。

紅蓮聖女說的是“也”,難道她不是大梁人?

不過他很快也想明白了,紅蓮聖教雖然起源於大梁,又對外說自己是大梁的江湖門派,但實際上隻重利益,隻要給錢就賣命。

就算聖女不是大梁人,也說得過去。

“聖女此言差矣!我大梁朝堂之上雖然文盛武衰,可江湖之中,卻是武道百花開,在下乃是正統的大梁人,隻是師門不顯而已!”沈安笑著回道。

說話間,他貼身的衣物猛然被撐得撕裂,整個人鷹擊長空般躍起,瞬間便衝到了紅蓮聖女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