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蓮聖女此時頭一歪,身體後仰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她倒下的瞬間,臉上的麵紗隨風飄起,露出一副絕美的容顏。

比之榮錦瑟也豪不遜色!

嘖嘖……

果真漂亮的女人都是帶刺!

可是這根刺沈安可惹不起。

轉身正要走,可是地上的紅蓮聖女嚶嚀一聲,把他給重新拉了回來。

男人啊!

最受不了的就是柔弱的漂亮女人!

“把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柔弱女人丟在這裡,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她是柔弱女人嗎?”

“怎麼不是?你現在打她一下,她能還手嗎?”

“好有道理……”

一陣天人交鋒,沈安最終蹲下了身子,本想一把抱起,卻突然伸手將紅蓮聖女的麵紗扯了下來。

蒼白的臉頰映入眼簾,不施粉黛,素顏之下,卻在方方麵麵恰到好處的五官修飾下,有幾分難以言喻的秀美。

她的呼吸有些沉重和紊亂,一雙柳眉緊緊擰在一起,顯得十分難受,卻又多了幾分我見猶憐,黛玉葬花的淒美感。

美!

美得不可方物!

沈安竟有些看呆了,他眼珠子轉動了幾下,輕輕將紅蓮聖女抱在手中,隨後迅速消失在城隍廟中。

沈安救她可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而是因為這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宗師!

活的大宗師!

剛剛她可是把紅蓮聖女和七個黑衣人的打鬥得一清二楚。

宗師的境界恐怖如斯,可這紅蓮聖女是用了手段刺激,才讓自己的境界突飛猛進。

既然他穿越來這個世界,那多瞭解一些武學辛密,也是好的!

“唔……”

行走間,趴在沈安懷裡的紅蓮聖女被觸碰間,身體不由的動了幾下,氣若遊絲的呢喃一聲。

“聖女?”沈安皺眉。

冇有反應……

見狀,沈安加快了些許腳步,他記得來時的路上,好像有一個荒廢的村落。

半個時辰後,兩人便出現在了一棟破敗的小屋中,用腳帶上了門,掃了一眼屋內的環境,隻有一張桌子還算乾淨。

空出手將桌上的東西掃了一地,把紅蓮聖女放在了上麵。

這時候,他纔有心思仔細檢查起這個女人的傷勢。

拚命的打法,讓她受傷的地方不少,尤其是背部,幾道劍鋒劃開的傷口還在往外冒著紫黑色的血漬。

“這群傢夥真不懂得憐香惜玉,七打一就算了,還用毒!看來是白瞎了這麼一個大美人兒!”沈安用手指沾了一些血汙,放在鼻子下聞了聞,一股腥臭味十分沖鼻。

在地上撿了一匹看起來還算乾淨的破布,擦了擦手,沈安挑了挑眉喃喃自語:“以前聽秦二郎說,混江湖的隨身都會帶解毒的藥物,也不知聖女身上有冇有。”

他沉吟片刻,抬手扒開聖女的左眼,藉著窗戶射進來的陽光打量,烏黑髮亮的眸子不停泛白。

事急從權,他確定紅蓮聖女冇有醒過來的可能,也就冇有那麼多猶豫,雙手齊下,解開了外麵紅衣的腰帶,露出下麵白色的貼身衣物。

隨後從脖頸開始,一路往下摸去。

柔順的肌膚,充滿彈性!

玲瓏的曲線,充滿誘huo!

“唔……唔!”

還有讓人慾罷不能的本能嚶嚀聲!

這畫麵,把沈安弄得口乾舌燥!

終於,沈安在大腿處摸到了一個扁瓶,是用絲帶貼肉綁縛在衣物裡麵的。

這……

沈安麵露難色,他雖非正人君子,可也絕不是毫無底線的登徒浪子。

怎麼拿?

腦海中浮現出了當時紅蓮聖女打鬥時服藥的畫麵,是不是從這裡拿的?

這……

他搖了搖頭:“聖女,對不住了啊!我這可是為了救你的命!”

不得已,他隻能將衿衣上的腰帶也解了開來,絲滑的布匹,隨著綁縛的釋放,左右滑開,露出了平坦勝雪的小肚子和其上穿著的肚兜。

高高隆起!

淡黃色!

上麵繡著一隻可愛呆萌的小黃鴨!

畫風有點……

沈安隻是看了一眼,冇敢多看,生怕犯錯誤,拉住褲子開口,手便往裡伸。

“天地良心!我可真是為了救你的命啊!”

他快速的抓住絲帶,將扁瓶扯下,背過身不敢多看。

冇想到絲帶上其實不止一個瓶子,而是一串,隻不過可能落在了大腿內側,纔沒有摸到,沈安握在手中,仔細看了起來。

一共有四個瓶子,有紅白黃紫四種顏色,可惜上麵冇有什麼標識,也不知哪瓶是毒藥哪瓶是解藥。

“哇~~~”

這時,紅蓮聖女身體劇烈的抽搐起來,隨後一口黑血噴出,把胸前的肚兜染紅了一片。

完了!

沈安一看她快不行了,也不敢多耽擱,他擰開瓷瓶,一一嗅了起來。

刺鼻的味道,不是!

腐臭的味道,也不是!

“應該是這兩瓶了!”沈安把紅色和紫色的小瓶重新蓋上,剩下黃白兩色瓶中,分彆是一些藥味濃重的粉末和藥丸。

“藥粉應該是外敷傷口的,藥丸估計是內服的。”

沈安也不懂,隻能憑藉著粗略的判斷,給兩瓶藥下了結論。

他將紅蓮聖女扶在懷中,先給她喂下了一粒藥丸,又從腰間解下水袋,給她灌了一口。

扶起的同時,上身的衿衣順著肩膀滑落而下,白皙的肌膚,右邊肩頭下方一朵嬌豔的蓮花刺青顯得十分妖嬈。

沈安眼神一縮,對啊!可彆忘了這是個殺人如麻的江湖殺手!

一會救了人,得趕緊躲一躲!

本來就是來殺他的,如今還把人家看了個精光,要是醒過來,怕是直接就要提刀來砍。

他麻溜的用水把紅蓮聖女背上傷口的血汙清洗乾淨,將藥粉均勻的塗抹在上麵。

期間,紅蓮聖女似乎有了一些知覺,每次塗抹,身體都會隨之抖動,併發出呢喃的聲音。

做完這一切,沈安握住她的手腕:“脈象……靠,我不會把脈啊!”

但已經有了一身好功夫的沈安,還是能從脈搏當中讀到,她的脈搏逐漸開始有力有序的跳動了。

應該冇事了!

問武學的事情重要,保住小命更重要!

隻要紅蓮聖女還活著,自己又是她的救命恩人,以後有的是機會問!

沈安離開破屋,快速消失在村落之中,他冇有注意到,關上屋門的時候,紅蓮聖女雙眸跳動,已經睜開了些許縫隙。

那雙妖冶冰冷的眸子裡滿是疑惑。

為什麼?

這個男人為什麼要救她?

明明她是受人之托,來殺沈安的。

她本是東海小國月照國的公主,可無奈國家實力太弱,隨時麵臨被吞併的危險。

為了國家,她選擇加入紅蓮教,就是想伺機而動,透過實力強大的殺手組織,挑動大梁和西魏之間的戰爭,又或者引發大梁國的內亂。

眼下這個任務,是大梁朝廷透過中間人釋出的,本不需要她這個聖女親自出手,但她卻從中看到了機會,主動攬了下來。

若是真能挑起鄭家和朝廷之間的戰爭,以鄭家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挑戰整個大梁,月照國便有機會拉攏鄭家,逼鄭家背叛大梁,投靠月照國。

一旦成功,不僅可以獲得江淮地區大量的土地,還能獲得江淮豐富的鹽鐵資源。

因此,在她眼裡,沈安是必死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