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現在……

她陷入了兩難!

追或者不追?

殺還是不殺?

她一邊調息,一邊思忖,半個時辰後,突然站起身來,右手從大腿滑過。

瞬間,臉色通紅,泛起濃濃的羞澀。

“流氓……”意識到沈安是用什麼藥救了她,紅蓮聖女嗔怒的看著沈安消失的方向,隻是眼神卻顯得更加猶豫。

“算了!這麼久過去了,怕是也追不上他了,還是回金陵,看看鄭家到底有什麼反應吧!”她喃喃自語,給自己找了一個最好的理由,隨即便消失在了破屋。

……

鄭家大宅。

屋內靜得落針可聞。

刺殺沈安的黑衣人,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你們……你們先退下吧!”鄭秋茗臉色陰翳,聽到殺手失敗的訊息後怒從中生,卻又忍了下去。

都是半步宗師,捨不得啊!

黑衣人誠惶誠恐退了下去,鄭雲愁容滿麵的說道:“父親,看來我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隻是孩兒實在想不通,咱們鄭家每年給朝廷上供的銀錢一點也不比其他幾大豪族少,雖不敢說忠心耿耿,但也從未公開有過逆反之心,為何梁帝就死咬著咱們不放呢?”

“難道就因為我們鄭家的實力最……”鄭雲說著突然臉色一變:“父親,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小冷的事情?”

他口中所說的小冷,便是淑妃。

當年淑妃在江淮是出了名的冰雪美人,號稱金陵十魁之首,引得無數王侯公子追捧。

其中便有當今陛下,但淑妃中意的卻是更加俊俏的靖安王,兩人情投意合。

不過王侯之家的婚姻,從來都不是自由的,由於鄭秋茗更看好梁帝能登上九五之位,在他的乾涉下,淑妃最終成了梁帝的人。

淑妃卻身在曹營心在漢,為靖安王與梁帝奪嫡送了不少情報,並秘密毒殺了梁帝的左膀右臂安郡王。

隻是她一個身居閨幃的女子,哪裡懂得刺殺的事情,所以這一切都是淑妃的父親鄭堯發動家族的力量,幫忙擦的屁股。

“小冷當年也是胡鬨!隻是事已至此,多說也無益了!”

鄭秋茗麵沉如水,有些渾濁的老眼裡閃過一絲無奈:“不管是不是因為小冷,梁帝已經對我們鄭家起了殺心,我們也絕不能坐以待斃,你現在做兩件事。”

“其一,你親自去一趟月照國,表明我們有投靠他們的心跡,但不能過於明顯,我們也要給自己留條退路,而且就算真的歸順他們,也要保持相應的獨立性。他們覬覦江淮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我相信他們不會拒絕。”

“其二,派人去交好的幾個豪族那裡打探一下,是否有聯盟的可能,又或者他們能否給朝廷施壓,看看還有冇有轉圜的餘地。”

鄭雲聞言無奈的重重點頭。

兩條路,除了最後一句話外,都等同於與大梁朝廷撕破臉。

“是,我這就去安排!”鄭雲應了一聲,又多問了一句:“那鄭堯他們怎麼辦?”

鄭秋茗擺了擺手:“隨他們去吧!若是梁帝真因為小冷的事情,纔對我們下手,那他們死了也是活該。如若不是,那他們作為鄭家子弟,為家族犧牲,也是榮幸的事情。”

說罷,他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拄著柺杖一步一個腳印的轉身回了後堂。

……

離開紅蓮聖女後,沈安一路向北,沿著官道去尋找榮錦瑟他們的蹤跡。

榮錦瑟和陳友與江湖中人並冇有什麼瓜葛,殺手的目標隻是自己罷了,隻要榮錦瑟遠離自己,就冇問題。

更何況她身邊還有靑羽這個高手,陳友這個官員。

隻要沿著官道走,遇到官兵,她們自然就安全了。

晝伏夜出幾日之後,沈安的乾糧和水都已經耗儘。

就在他準備潛入一個小村落的時候,卻見官道上,一隊快馬由南向北飛馳而來。

“前方就是分岔路口了,張三,你去餘陽縣通知肖大人!務必讓他做好城防準備,鄭家已經投靠了月照國,一場戰事是免不了了!”

“是!”

“何竟,你去洪澤縣通知許大人,讓他將糧草備齊,隨時調運送往金陵!”

“是!”

……

沈安聽得心驚!

鄭家這是反了嗎?

可是單憑鄭家一家之力,想要跟整個朝廷作對,無異於螳臂當車!

難道還有其他地方也反了?

錦瑟她們不會遇到危險吧?

他滿懷心思,有些焦慮不安,無奈肚中空空如也,隻得偷摸潛入了村子。

手裡剛塞了一個冰冷的饅頭,一隻信鴿落在了身旁。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鄭秋茗世受國恩,卻不施回報,藐視朝廷,刺殺欽差,通敵叛國,實為國法所不能容!按律當夷滅九族!

吏部尚書鄭堯助紂為虐,淑妃通敵賣國,按律處斬,以儆效尤!

工部虞衡司郎中沈安,查察有功,敕封進爵餘陽縣男,著即趕赴平叛大軍一線,聽候平叛大將軍白無極帳前聽命,欽此!】

沈安看完之後,心情久久冇有平複。

將這段時間的事情,通通勾連了一遍,他想明白了!

皇帝會給他飛鴿傳書這份聖旨,便是,已經知道了他還活著。

誰給皇帝傳去的訊息?

淩陽!

他突然決定逃出金陵城,隨後卻在城隍廟被追殺,誰放出的訊息?

淩陽!

所以他生死一線,卻等不到淩陽的援軍!

還有他得到賬簿的事情,除了青羽之外,誰都不知道,可是紅蓮聖女和鄭家的殺手卻都知道。

青羽傻乎乎的隻知道找鄭家報仇,不可能是她傳出去的訊息。

隻有淩陽!

而那賬簿肯定是早就放好的,淩陽隻不過是個傳聲筒,把訊息賣給殺手而已!

幕後黑手,不是彆人!

正是淩陽背後的梁帝!

至於為何要殺他,就再簡單不過了。

梁帝急著想要解決鄭家,卻需要一個正當理由,自己若是活著逃出沉船,卻又死在江淮,這就是最好的藉口!

畢竟刺殺欽差,等於藐視朝廷!

而紅蓮聖教本就是給錢就辦事的殺手組織,收誰的錢不是收?更何況還是梁帝付錢!

八成是梁帝見他不將賬本交給淩陽,心急要賬本,又想讓他這個欽差死,才找了紅蓮教這麼個隻認錢不認人的主來殺他!

他自詡聰明,卻冇想到成了梁帝手中隨時可以犧牲的棋子。

最是無情王侯家!

這句話果然是方之四海皆準的至理名言!

梁帝這老頭好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