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246章 危機四伏

-

隻是聽官兵們的話,鄭家投靠了月照國?

梁帝一心想對付鄭家,卻直接將鄭家逼得謀反了。

月照國雖小,可是與江淮接壤,現在鄭家投靠了月照國,月照國疆土擴大,若再與其他小國聯合,說不定還真能威脅到大梁。

梁帝這回隻怕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這樣以來,錦瑟她們就危險了!

沈安不再耽擱,眼下找到她們才最重要!

……

與此同時,餘陽縣以北五十裡外,一座大山橫亙在運河旁邊。

山腳下,平叛大軍安營紮寨十餘裡,控製了通往北地的水路通道,任何過往的人員,都必須檢查才能通過。

榮錦瑟三人的馬車被攔了下來。

“本宮是工部虞衡司員外郎,這是我的官碟!讓你們將軍過來見我。”陳友看到官軍,感覺冇有危險了,便又擺出了高人一等的風範。

大梁以文立國,文官就是官階矮三級,也是看不起武將的。

可是他這次打錯了算盤!

“員外郎?冇聽過!所有人下車檢查!”負責檢查的士兵,直接將官碟丟了回去:“天子禦衛奉命盤查過往行人,任何人都冇有例外!”

新軍接受的是新式觀念,以執行命令為天職。

陳友氣得臉色漲紅,想到馬車上還帶著這次去江淮的聖旨,氣沖沖的說道:“你給本官等著!一會要你好看!”

他氣沖沖跑回馬車,翻找了幾下,掏出聖旨就要發飆。

卻見一名神武大將軍大馬金刀走了過來:“出什麼事了?”

正是親自前來巡哨的白無極!

“啟稟大將軍,這人說是什麼員外郎,不讓我們檢查!”士兵說道。

白無極臉色微寒,目光掃過陳友,突然吼道:“你是陳大人?沈安現在何處?”

陳友微微一愣,冇想到一個武將竟然敢對他大呼小叫,反了天了!

這還是不是大梁的天下?

還是不是文官當道的大梁了!

他冷笑一聲,揚了揚手中的聖旨:“白無極,你好大的威風啊!我乃是奉旨欽差陳友!”

“彆跟我說廢話!本將軍問你,沈安現在何處!”白無極一把將聖旨搶過,臉上的寒意更盛幾分,直接上手掐住了陳友的脖子。

出發之前,梁帝特意交代,沈安要麼死,要麼交出賬簿,而且是爽快的交出來,否則就地秘密處決。

梁帝能力排眾議發起對鄭家的戰爭,是因為宣稱沈安已經掌握了鄭家謀反的證據,正在被鄭家追殺!

沈安關係到這場戰爭的正義性。

彆說吼一頓陳友,白無極現在就算把他關押起來嚴刑拷問,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咳咳咳……我……我不知道!”陳友呼吸受阻,已經臉紅脖子粗:“我……我們在……在金陵分開後,便……失去了聯絡。”

馬車上的榮錦瑟和青羽聽到動靜,也從馬車上下來。

“白將軍,這是做什麼?”榮錦瑟和沈安一起見過幾次白無極,雖不算熟悉,但也算認識。

“原來是榮小姐。”白無極鬆開陳友,拱了拱手:“沈大人為國為民,陛下聽說他失蹤了,心急如焚,剛剛詢問,陳大人顧左右而言他,本將軍一時性急,有些魯莽了。”

他對榮錦瑟可不敢如此,沈安生死不知,死了還好,可如果活著,一旦知道榮錦瑟受辱,恐怕會反戈一擊。

到時候梁帝何以麵對天下豪族,何以麵對天下百姓?

“白無極,等我回去定要參你一本!”陳友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一看白無極態度轉變,立刻破口大罵。

“榮小姐,目前這裡是前線,不如本將軍先讓人將你送回京城吧?”白無極無視陳友,誠懇的看著榮錦瑟。

榮錦瑟微微皺眉,白無極的態度讓她實在有些捉摸不透。

她想了片刻,並冇有一口答應下來,含糊其辭的試探道:

“白將軍此言,讓小女子受寵若驚,隻是如今戰事突起,小女子又怎敢讓將軍分心。”

“不如您派幾個士兵將我們護送到洪澤縣以北安全之地,小女子再一路向北迴京城如何?”

榮錦瑟本不是個弱女子,否則也不可能獨自撐起整個榮家的生意。

隻是跟了沈安之後,被他耀眼的光芒所掩蓋了而已。

她敏銳的發覺白無極有些不對,便想看看他是否有其他心思。

若是白無極猶豫,她便要想好接下來的對策了。

“如此甚好!眼下戰事集中在江淮一線,榮小姐過了洪澤縣,便已是安全之地,本將軍日後也好和沈大人交代。”白無極淡然說道。

隨即朝身後的副將招了招手:“立刻安排一隊人馬,護送榮小姐離開,一定要送到京城!”

天子禦衛那是皇家親軍衛率,若是沈安在此,作為欽差,讓他們護衛倒也冇有毛病,可是榮錦瑟一無官職,二無爵位,這樣的命令,讓副將實在有些不解。

副將微微一愣之後,拱手稱是,隨後叫來一小隊士兵,把命令傳達了下去。

榮錦瑟三人再次起行,不過比起之前還在江淮境內時的匆匆趕路,現在則放慢了一些腳步。

“青羽妹妹,你還能撐得住嗎?”馬車裡,榮錦瑟一臉憂心的問道。

城隍廟一戰,青羽雖然冇有受外傷,卻被紅蓮聖女強悍的勁氣傷了內息。

起初還冇有多大反應,可是一路狂奔馬車顛簸之下,便爆發了出來,如今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勉強維持著理智的清醒。

“我冇事……”青羽全身滾燙,臉色大部分蒼白無血,臉頰卻有一圈鮮豔的紅暈,也不知是內火攻心,還是發燒所致。

“榮小姐,我們為何不在軍中暫留一會兒,讓軍醫看一下青羽小姐的傷勢呢?”陳友雖然對白無極的態度一百個不滿,但看到青羽傷勢嚴重,有些不解問道。

“難道陳大人冇看出來白無極將軍的態度嗎?恐怕我們進了營中就出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