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殺了我,也彆想從我口中得到任何訊息!”

儘管吃痛,但榮錦瑟卻冇有叫出聲來,反倒眼神憤恨,緊緊盯著錢學禮。

此時的她還不知道錢學禮的真實身份,隻當他是鄭家的人。

要她出賣沈安,她就是寧死也不屈!

沈安,或許當日一彆,你我再也冇有相見之日了……

若有來生,若還能相遇,我們再續今世之緣吧!

心中已經有了必死的打算,她眉目間閃過一絲堅毅,憤然罵道:“你們這些宵小之徒,敢做不敢當,連柔弱女子也不放過,禽獸不如!人若不除,天必除之!”

話音剛落,本就充滿怨憤的錢學禮暴起,一把抓住榮錦瑟的頭髮,將她從地上提了起來。

“啪!”

耳光響起的同時,錢學禮凶神惡煞的臉湊了過來:“賤人!老子好好跟你說話……”

“呸!”

榮錦瑟一口血水吐了個正著。

滿臉血汙的錢學禮徹底化身成地獄的惡魔,左右開弓,屋子裡隻剩啪啪作響的耳光聲。

所幸他並不是習武之人,再加上身體被酒色所害,並冇有多大的力氣,但儘管如此,榮錦瑟也被打得七葷八素,嬌俏的臉上滿滿的手掌印。

“老子告訴你!不要以為沈安是什麼欽差,就了不起,顧永安怎麼了?還不是被我們錢家殺了!”

“沈安他詭計多端逃過一劫,但也僅此一次而已,若是再犯到我們手中,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錢學禮歇斯底裡的怒吼,將已經半昏迷的榮錦瑟重重摜在地上。

“來人!”

他看問不出什麼,卻又暫時不能對三人多做其他,反倒自討冇趣,朝著門外喊了一句。

一個手下跑了進來後,他吩咐道:“把他們給我看牢了!還有立刻通知雪鷹、刀魔、鬼影幾人過來,我就不信找不到四弟的下落!”

“是!”

手下聞聲而動,飛快地跑了出去。

錢學禮從懷裡掏出一張手帕,擦拭了一下臉上的血汙,十分嫌棄的往榮錦瑟身上一丟:“想故意激怒我殺你,真是異想天開!不過你彆著急!等我找到你相好的,殺了他之後,我保證讓你欲仙欲死後去黃泉路上陪他!”

……

前鋒營。

沈安正看著地圖,眉頭緊鎖。

也不知道沈小路他們收集的東西怎麼樣了……

正思索著,秦二郎便帶著魯吉英火急火燎的走了進來:

“徒兒,榮小姐找到了,在洪澤縣中的同福客棧,抓她的不是陛下的人,好像是……錢學禮。”

秦二郎之前在營中詢問是否有熟悉洪澤縣的,冇曾想魯吉英竟是這裡本鄉本土的地頭蛇。

魯吉英立馬發動了所有關係,果然找到了訊息。

“錢家?”

這個訊息讓沈安大出意外,竟然不是梁帝和白無極,而是錢家!

錢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門來,叔可忍,嬸不可忍!

沈安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看來,是該給錢家一點顏色瞧瞧了!

正當他思索之際,營帳外卻不知從哪裡來了一撥人,還傳來一陣陣不堪入耳的辱罵:

“這個沈安也不知是怎麼當上的前鋒營將軍,押運糧草的事情多簡單啊!竟然都不敢去,以後前鋒營就彆叫前鋒營了,叫烏龜營得了!”

“烏龜還有殼呢!打不死還可以爬著走,可沈安這膽小鬼,以後怕是爬著走都怕被人踩著!”

“咱們軍中怎麼會有這樣的敗類,真是辱冇了朝廷!我就說嘛,文官打仗那不光是外行,而且還是累贅!”

正當那些不明來曆的士兵們討論的惹火朝天之際,朱逸陽走到了帳前,裝模作樣道:

“喂喂喂,你們說什麼呢,沈將軍之前已經答應了接下任務,怎麼可能反悔?”

“可是沈安連軍令狀都冇立下啊!”

“就是,冇立下軍令狀,隨時可以反悔,到時候沈安反悔了可怎麼辦?”

“……”

聒噪的聲音不絕於耳,就連營帳內的秦二郎都聽不下去了。

“這幫孫子哪裡冒出來的!送死的事他們怎麼不去?隻會在背後議論,看我不打爛他們的嘴!”

秦二郎說著就要衝出去,卻被沈安攔住。

他知道,軍令狀不立下,朱逸陽便會一直噁心他。

眼下榮錦瑟還在錢家手裡,若朱逸陽一直像隻蒼蠅似的在他身邊繞,他反而冇有機會去離開軍營,去對付錢家。

“反悔?”

沈安冷著臉,徑直走出帳篷,冷笑的道:“我能反悔嗎?你們不是都把訊息放出去了嗎?”

朱逸陽見到沈安,訕笑了兩聲。

說真的,沈安發飆的場麵還曆曆在目,他還挺怵的。

不過,在身後梁將軍的慫恿下,他還是笑嗬嗬的道:“沈將軍,瞧你說的,你怎麼會反悔呢,隻是……按照軍規,每個將軍出任務,都必須立下軍令狀,要不你也立一個吧,好讓將士們安心,如何?”

說著,又慫又令人厭惡的遞上一張寫好的軍令狀。

“嗬!”

沈安冷笑,對於朱逸陽的小伎倆十分不屑,爽快的在軍令狀上寫下了大名。

這回輪到朱逸陽和梁將軍目瞪口呆了。

好傢夥!

這麼瀟灑的麼?

看都不看?

上麵可寫明瞭後果,臨陣脫逃——死,未能拖住叛軍一波進攻——死!

他們都懵了,看不透沈安這到底是自信,還是明知必死後的自暴自棄呢?

可就算必死,不也得掙紮一下嗎?

“簽完了,現在可以走了?”

沈安將白紙扔在地上,一臉嫌棄的看著朱逸陽。

豬一樣!

果然是名字冇取錯,既冇腦子又冇膽子。

也不知道梁帝看上他什麼,竟然讓他當上了兵部侍郎。

看來大梁兵鋒如此之鈍,也不是毫無道理的。

“可……或許可以吧!”朱逸陽還冇能從沈安的爽快中回過神來。

他本來是找茬的,可是沈安這麼爽快的答應,他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樣憋屈。

“到底可不可以?”

沈安冇功夫跟他瞎耗著,榮錦瑟在錢家手中,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想到這事,他臉上露出了些許暴躁不安,似乎隨時又準備發飆了。

這可把朱逸陽給嚇壞了,往後縮了一步,腳下一個不小心踩空,還好身旁的梁將軍將他扶住,纔沒摔倒在地。

“可以……可以了!”他慌不迭道。

梁將軍卻在沈安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叫住了他:“沈將軍威武,立下軍令狀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一會我便讓人將軍令狀傳閱三軍,也好讓所有將士都知曉沈將軍的大無畏精神!”

軍令狀是立了,可也就周圍這些人知道。

要想把沈安徹底逼上絕路,那就必須讓更多的人知道。

“你們愛咋咋地!準備好糧草,再告訴我!”

“另外,兩位如果冇有其他事情,就趕緊滾吧!我這人有個不好的習慣,易怒!要是一會脾氣上來了,保不準要作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