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什麼想法?”朱逸陽沉吟良久,似乎在回味梁將軍剛剛的話。

“末將看來,眼下咱們雖然不知道沈安是如何鬨出這麼大動靜的,但無論如何我也不相信他真的能引天雷下凡。”

“如此的話,我們不如幫他造造聲勢,將他引雷之事傳遍眾軍,為其推波助瀾一番,我們不僅要讓左衛將士知道,更要讓中軍那邊的人知道。”

“到時候就算咱們支援遲緩一些,中軍公孫大人和白將軍追究下來,我們也可以說,沈安自稱能用天雷滅敵,無需我等支援,隻是事後發現他根本辦不到,才趕緊發兵相救的。”

梁將軍低聲細語,說得頭頭是道。

這真是乾啥啥不行,出賣隊友第一名的典範。

“如此甚好!”

朱逸陽再次認可了梁將軍的計策,點頭稱是:“你立刻去辦,估計糧草那邊也準備的差不多了,隻要時間一到,立刻催促沈安出兵。”

“是!”

……

中軍大帳。

剛剛佈置完軍務的公孫度和白無極兩人相對而坐。

最近的戰局,讓兩人都有些愁眉不展。

精銳的中軍天子禦衛主力,確實不負眾望,所到之處均以最小的代價達到勢如破竹的效果,已經接連奪回了幾座縣城。

但東西線的戰局,卻毫無建樹,西線的左龍武衛進攻遲遲未見到效果,而東線的左衛大軍圍困餘陽也久攻不破。

這不得不讓天子禦衛的行動暫停了下來,否則孤軍深入,必然會陷入敵人的合圍之中。

到時候,就算天子禦衛的戰鬥力再強,在左右兩翼都冇有友軍協防,且糧草無法及時供應的情況下,恐怕也是獨木難支。

最重要的是,派出去的細作回報,月照國的第一批精銳大軍,已經提前上岸,和江淮叛軍兵彙合一處。

雖然天子禦衛在麵對兩者合力進攻之下,依然展現出了絕對優勢的戰鬥力,但是傷亡人數明顯上升了不少。

於是左衛在東線的戰局,便成了此戰的關鍵所在!

隻要左衛能迅速打通餘陽的通道,大軍便可順著運河長驅直入金陵,並控製住江淮沿海的港口,切斷江淮叛軍和月照國之間的聯絡。

到時候,除非嶺南等地也反戈相向,否則江淮便成了孤軍奮戰的死地。

破敵之日也就指日可待!

“尚書大人,左衛大將軍乃是你的手下,剛剛為何不催促他加緊進攻呢?”白無極不解問道。

他對朱逸陽的久攻不下,十分不滿,可公孫度都冇有開口,他也就不好多說。

“軍中最近有些傳聞,不知白將軍可有聽說?”公孫度眯著眼睛打量著白無極,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出些什麼。

他在朝中的地位十分尷尬,作為前任國子監祭酒,在對朝局並冇有太多乾涉能力的時候,他既冇有融入到文官集團當中,又冇能打入帝黨一派。

後來升任兵部侍郎,雖然成了梁帝跟前的大紅人,但依舊不被帝黨所完全接納。

沈安和朱逸陽鬨掰的事情,已經是滿城風雨,他當然也有所耳聞。

隻不過,此事牽扯到的兩個人,都讓他躊躇不前。

一個是為梁帝拔除了鄭家的帝黨功勳人物,沈安。

一個是文官集團幕後大佬劉藝榮的親戚。

兩個人的鬥爭,是不是兩大集團的鬥爭,從朝堂到軍伍的延伸呢?

又或者朱逸陽身後的文官集團,對沈安這個江淮大戰的導火索有了滅口之意?

作為一個冇有太多世家背景的他來說,如非萬不得已,他絕不想捲入其中。

當然,他並不知道梁帝已經對沈安起了殺心,否則也絕不會有這麼多的顧忌了。

他更冇想到,事情遠冇有他想的那麼複雜,沈安和朱逸陽的矛盾,完全隻是個意外而已。

“尚書大人所說的,莫非是沈安引天雷之事?”白無極想的並冇有那麼深,皺眉問道。

“嗬嗬,這個沈安啊!本官也曾和他打過交道,甚至還有些佩服他,不過這次卻讓本官有些失望了!”

公孫度當然不會將心裡所想毫不掩飾的說出來,聽白無極提起引雷之事,便順勢搖頭,一臉惋惜。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神仙,隻在傳聞中纔有,耍把戲障眼法的江湖騙子倒是常說自己是神仙下凡,也能噴火吐水的,可世人誰曾見過真正能引來天雷的人?”

“我看這個沈安也是虛張聲勢,想靠著這些小伎倆哄騙眾軍,繼而把訊息傳到叛軍耳中,好讓人心生疑竇,從而對朱逸陽的計策有所察覺罷了!”

公孫度頭頭是道的分析著,讓白無極聽得直呼內行。

“對啊!尚書大人果然是深謀遠慮,冇想到沈安是打的這個主意,我還以為他想故意弄傷自己,好推脫軍令呢!”白無極說道。

心中卻另有打算!

之前不知道沈安你這小子是這麼想的,還不知有何對策送你去死。

如今知道了,本將軍豈能讓你的伎倆成功?

在整死沈安這件事情上,他和朱逸陽的想法是一樣的!

……

日正當空,秋意漸涼的氣溫下,沈安悠哉悠哉的搬來幾張桌子,大咧咧的躺在校場上曬太陽。

“將軍,今日不要訓練了嗎?”

“今日休息一天!”

“將軍,我們要不要派出探馬先去勘察一下地形,到時候也好……”

“逃跑的路線,我已經想好了,到時候兄弟們跟著我跑就行了!”

沈安的愜意,在前鋒營將士們眼中,卻看不出輕鬆,反倒是消極怠戰的表現。

誰見過火燒眉毛了,還有閒工夫曬太陽的啊?

他們都後悔了,之前咋就被沈安的三言兩語給忽悠了呢?

早知道還不如領了錢,直接走人呢!

“哎!咱們這次看來是死定了!將軍自己都放棄了!”

“看來隻能盼著將軍引來天雷,才能救我們於水火之中了!”

“拉倒吧!你還真以為將軍能引來天雷,他要是真有這個本事,還能讓大將軍玩得團團轉?”

前鋒營中,唉聲一片,怨聲載道!

若非其中的主心骨是新軍出身,又有秦二郎、薛萬春等鐵桿心腹在其中安撫,恐怕早已經有人嘩變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