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乃是白將軍帳下……”旗牌令話冇說完,便覺得雙腿好像離開了地麵。

隨後身子一晃,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人已經化成一道拋物線飛了出去。

“你是白將軍的人,難道我們前鋒營不是白將軍的人?”沈安麵帶寒霜,冷酷到了極致。

他暫時選擇隱忍,一來是為了之後“引雷”的秘密性,二來則是想壓抑到極致後再爆發,取得最佳的震撼效果。

可這不代表,他對阿貓阿狗都可以忍!

若是白無極來了,他還能給點麵子,可你一個小小的旗牌令,一無品階,二無官職,也敢對我的人呼來喝去指手畫腳?

他不能忍!

旗牌令重重的砸在了幾丈外的樹上,痛得齜牙咧嘴,可看到沈安要殺人般的目光,他硬生生把到嘴的狠話嚥了回去。

沈安的惡名,他之前隻是聽說,現在纔算是真正領教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

等我回到中軍,看我不在白將軍麵前好好告你一狀!

連中軍的傳令官都敢打,你這個前鋒將軍是當到頭了!

哦,不!

現在全軍都知道沈安你要去送死了,可不能讓你從前鋒將軍的位置下來!

對啊!

何必跟一個死人置氣呢?

想到這裡,他掙紮著從地上站起身來,把令箭恭敬的遞了過來:“沈將軍,是小的無禮了,小的奉白將軍命令,給你帶來了新的指示。”

“由於月照國大軍已經和中軍接觸了,為免對方站穩腳跟,中軍計劃儘快發動進攻,所以東線戰事必須在兩日之內奏效,所以讓你務必在今夜之前先行趕到落霞山佈防,不得遷延!”

嗬嗬!

白無極也出手了嗎?

看來這軍中想讓他死的人還真是不少。

可惜啊!

老子不僅地雷已經埋好,就連手雷也已經改進完畢。

想讓我死?

你們怕是還冇有這個資格!

沈安冷笑一聲:“白將軍還真是費心了,連左衛的一個小小前鋒營的事情,他都如此關心,真是讓本將軍甚為感動,你回去轉告白將軍,本將軍已經和天神溝通完畢,不日天雷滾滾即將降臨,還望他抽空到落霞山來觀摩一番。”

又是天雷滾滾!

旗牌令聽到這個差點冇笑出聲來。

現在全軍誰不知道天雷滾滾這個笑話?

前鋒營的人,都已經抬不起頭了,還指望笑話成真呢?

真是個奇葩!

也不知道怎麼當上五品郎中的!

而前鋒營的將士們,剛剛還為沈安的出手心中一熱,聽到天雷滾滾後,那團火再次熄滅了。

沈安本想直接回營帳裡睡大覺,昨夜忙了一晚,著實有些疲累了,可一想還是不行,現在已經是臨門一腳了,該給兄弟們一個交代。

校場。

軍容渙散十分嚴重的情況下,沈安也不奢求什麼,但看到七歪八扭的隊形,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

“兄弟們!我知道你們這段時間聽到了很多閒言閒語!說什麼我是怯戰,才用天雷一事敷衍大家,讓你們在其他營將士麵前抬不起頭來,我在這裡先給兄弟們說一聲抱歉。”

沈安朝著將士們深深鞠了一躬,他可以瞞著這些即將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但若是讓他擺出將軍的身份,嗬斥這些最樸素的人,他做不到。

“如今中軍的白將軍也催促我們去送死了,這也是因為我的個人原因,才讓你們陪我一同深陷死地,所以我必須再說一聲對不起!”

沈安再次鞠躬,低沉的聲音,更將心中的歉意表達得淋漓儘致。

此事確實因他而起,雖然落霞山那邊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但他也不敢保證前鋒營的將士們無一傷亡。

他恩怨分明,對於仇人他絕不手軟,對於為他而死的人,他也感恩戴德。

校場上本來嘈雜的聲音,一下子安靜了。

倒不完全是因為沈安誠懇的態度,因為那改變不了前鋒營送死的局麵。

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誰又有心思再聒噪呢?

“將軍,你的道歉雖然讓我們很感動,但你之前的所作所為實在令將士們很寒心,我們怕死,但我們不想就這樣毫無掙紮的死去。”

“對!我們不想這樣去送死!”

“我們也是血性男兒,若是真的戰死沙場,那無話可說,但我們不想死了之後還成為彆人的笑柄!”

聽到這些話,沈安揮了揮手,從點兵台上走了下來。

從那群比較激動的將士們中間穿過。

一張張臉,他還認不全,卻又都有些臉熟。

突然,他的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兄弟們,你們心中所想我怎麼可能不懂,我也不想去送死,但是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有些事情我們明知必死,也必須去做!這就是責任!這就是擔當!”

他每個字都擲地有聲,振聾發聵!

但立刻話鋒一轉問道:“可是你們想過冇有?我和你們一樣怕死,但我絕不會就這樣窩囊的死去!”

“你們以為我說的天雷滾滾隻是虛言,可你們想過冇有?前幾日營房被天雷劈中,難道也是假的嗎?那些牛鬼蛇神的屍體,難道也是假的嗎?”

“作為你們的主將,我不想也不希望你們其中任何一人死在戰場上,我隻希望你們能信我這一次!我不敢保證能將你們全部安全帶回來,但我保證一定將你們大部分人帶回來!”

沈安快步走上點兵台,腰間佩劍突然拔出,高高舉起,淩空一揮。

一縷青絲飄然落下!

“我沈安以身體髮膚起誓,若是做不到這一切,我甘願做第一個死在叛軍手中的人,死後亡魂入十八層地獄,日夜煎熬!”

將士們都愣住了!

身邊的秦二郎和薛萬春也愣住了!

這個年代的人,講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輕易不敢損毀。

而對於十八層地獄等幽冥之事,雖不清楚,但也十分忌憚。

沈安此舉此誓,比起之前的道歉,更具有說服力!

“將軍!

”魯吉英對沈安是最信服的,他立刻站了出來,單膝跪地:“我魯吉英不管將軍如何,都願意誓死追隨!”

有人起了頭,再加上沈安煽動的情緒到位,其他人也自動站立整齊,挺直了腰桿,齊刷刷單膝跪地,高聲齊呼。

“我等願誓死追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