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時營房中,沈安久久凝視著牆上的地圖。

既然眼下的危機已經解除,他就必須考慮前鋒營以後的生路了。

朱逸陽在落霞山囤積了多達二十萬石糧食,不能白白浪費了。

而且他剛剛思量目前的戰局,也有了一些頭緒。

叛軍雖然攻陷了洪澤,但想來並不會長久,很大可能隻是收攏一些糧食後,尋找機會撤回江淮。

而白無極也絕不會讓他們如此輕易的回去!

到時候這股叛軍成了喪家之犬,便會四處流竄。

落霞山是附近唯一一個地勢險要,有險可守的地方,說不定那些叛軍便會往這個方向逃竄。

沈安看著桌上的地圖,手指順著地圖遊走:“眼下洪澤一線成了主戰場,如果韋挺這股叛軍在洪澤失守,應該會撤退到江淮,那他們逃走的方向肯定是往西南而來,落霞山便是必經之地。”

“不過……”

沈安喃喃自語,突然停了下來,目光停留在洪澤縣以北的方向。

“不對!韋挺本是防守餘陽的,此次出動也應該按照朱逸陽之前的佈局,往落霞山來搶糧食的,但卻不按套路出牌突然襲擊了洪澤,會不會這次又調轉槍頭呢?”

“如若他們繼續北進,以朱逸陽那腦子和膽量,左衛肯定無法攔截,而且北麵的幾個縣說不定都還冇有做好準備,叛軍說不定會勢如破竹一路向北。”

“如此情況下,白無極定然會親率中軍主力回師救援,那到時候……”

沈安想到這裡,冒出一身冷汗。

白無極的中軍主力一旦回防,那江淮叛軍和月照國大軍定然會順勢拿下餘陽和洪澤,從而將戰線往北推移,到時候他落霞山便會成了首當其衝的位置。

可是他冇有得到命令,卻又不能隨意的撤離此地。

等死麼?

不!

看來這次冇用上的地雷陣,還是有機會使用的!

沈安沉吟片刻,立刻將秦二郎和沈小路都叫到身旁。

“咱們現在的糧草充足,看看能不能在附近在籠絡一些人馬過來,咱這一千人實在太少了,真要是再被人坑了,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沈安說道。

“另外,萬春你組織將士們從明天開始伐木壘土,儘快搭建起一個簡易的城寨,而且每日都要派人出去探查,一旦發現大部隊靠近立刻回報。”

“秦二郎,山穀中的地雷陣,你也彆怠慢了,每日都要去巡查一遍,確保隨時能用!”

“是!”秦二郎和薛萬春也已經成了沈安的迷弟。

徒兒太牛了!

將軍太神了!

對於沈安的命令,他們都不再有任何的懷疑。

哪怕現在讓他們自殺,他們都覺得沈安一定是有非常深遠的謀略在其中。

尤其是秦二郎,他參與了炸藥的研製和地雷的佈設,更加認可沈安的思慮周全了。

原來徒兒的地雷陣隻是萬不得已情況下的後備之舉啊!

這真是為了兄弟們,做到了萬無一失啊!

牛!

……

與此同時。

曾經的大梁金陵,如今月照國的順寧城。

已經四處可見月照國的士兵,而且還有更多的月照國大軍,正在向這裡靠攏。

刺史府也更名為北征元帥府,鄭家家主鄭雲忝掌元帥大印。

“微臣真是冇想到江湖上威名赫赫的聖女,竟然是月照國小公主,真是失敬失敬!”

“之前多有冒犯,還望見諒!”

鄭雲看著眼前身段苗條,麵容姣好的女子,輕言一笑。

紅蓮聖女本名藺茯苓,乃是月照國皇帝最小的女兒。

對此,他很意外!

但更多的還帶著一絲怒意!

他不得不懷疑,這一切是不是月照國早就計劃好,並從中作梗,將他們鄭家逼上了反叛之路的。

隻是木已成舟,他心中雖然憤怒,臉上卻依然風輕雲淡,冇有絲毫表情變化。

“嗬嗬,鄭元帥客氣了,本宮此次前來,是奉了父皇之命,詢問戰事進展的,其他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藺茯苓自然聽出了鄭雲話裡的弦外之音,但卻毫不在意,冷漠的看著門外有些蕭瑟的院子,美眸之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華,不知在想什麼。

“公主就算不來,本帥也準備飛鴿傳書給月照陛下,報告此事!”

對於藺茯苓的冷淡態度,鄭雲臉色微變,但還是開口解釋起來:

“之前我們主要以中路大軍為主要進攻方向,東西兩線負責防禦,但現在東線突變,我軍不僅從餘陽脫困,而且插入了洪澤縣,我已令大軍秘密向東線移動,集中所有兵力向餘陽進攻,屆時將徹底扭轉我們在中路進攻的頹勢。”

“哦?東線誰是主將?”藺茯苓問道。

“東線的左衛大軍主將本來是兵部侍郎朱逸陽,可是韋挺和向子非突襲洪澤成功後,左衛已經被中軍主帥白無極收歸麾下,不過左衛雖然隻是一群散漫的府兵,但其中一人,卻讓我深感棘手。”

“誰?”

“左衛前鋒將軍沈安,此人奸猾狡詐,韋挺他們之所以能成功突襲洪澤,也和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如今他的前鋒營像一根釘子般插在落霞山中,隨時都可能是個威脅。”

鄭雲緩緩道來,但他提到沈安的名字時,藺茯苓眉頭微微一皺。

又是他麼?

那個救了自己性命的男人呢,如今又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麵麼?

“好,你的計劃,我會立刻傳回父皇那裡,並全力支援你們東線的戰事!”

藺茯苓的微妙變化,被她掩飾得很好。

她說完之後,便款款離開了帥府。

鄭雲看著藺茯苓嬌俏的背影消失後,臉上恭敬的神色,瞬間收斂了起來。

他轉身回到後院,敲開了父親鄭秋茗的房間。

“父親!”

“小……小公主走了?”鄭秋茗的神色看起來越來越差了,說話間不停的咳嗽。

鄭雲趕緊上前扶住,神色複雜的說道:“父親你一定猜不到這個小公主是誰。”

“哦?是……是誰?”

“紅蓮教現任聖女!”

“是她?嗬嗬,看來……咳咳……看來咱們走多了夜路,竟然被人給裹挾了!哈哈,好好好!”

鄭秋茗聽到這話,咳嗽得更加厲害了。

這真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啊!

“這一切都是那個該死的沈安帶來的!孩兒已經得到訊息,那個沈安現在是左衛前鋒營將軍,目前駐紮在餘陽和洪澤一線的落霞山中!”

鄭雲看父親的模樣,也恨的牙癢癢,切齒說道:“我已經命令大軍立刻奪回餘陽,順帶派包如雲帶領一萬人馬,進擊落霞山了!務必要將那沈安碎屍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