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279章 全力備戰

-

與此同時。

“臥槽,誰在罵我!”

沈安閒了七八天,突然打了兩個噴嚏。

“我怕你是嫂子不在,晚上冇人給你蓋被子吧!”秦二郎心情也是極好,他終於有了當將軍的感覺了。

這幾天他和薛萬春四處張羅,把附近的村子都跑了一趟,又是給錢又是給糧,網羅了三千來個壯丁。

而魯吉英這個地頭蛇,說是請假出去一趟,冇想到過了幾天,他竟然帶回了五千多個洪澤、餘陽附近的江湖人士,紛紛說要來投軍抗敵。

再加上軍中其他人帶來的親朋,沈安這個前鋒營一下子暴漲到了一萬餘人,秦二郎這個副將當得可是有滋有味。

“滾蛋,肯定是有人在罵我!冇聽過一聲響、二聲罵嗎?”

沈安踹了他一腳,問道:“城寨的事情,你們還要加緊時間,另外現在咱們人多了,除了新招募的那些人,其他能機動的全部給我派出去,務必要將附近的任何動向都偵查清楚!”

他總有一種不安的預感,似乎有一把利劍懸在頭頂,讓他坐立不安。

梁帝這邊的人想殺他,江淮那邊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如今擴軍這麼多人,會不會有一兩個殺手混在其中呢?

“老大!”

這時,沈小路從外麵走了進來,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老大,你想的果然冇錯,韋挺在將洪澤縣的糧食洗劫一空後,今日突圍北上了。”

“這個朱逸陽真是豬一樣!十幾萬人擋不住幾萬人的突圍,真不知他是怎麼打仗的!”沈安聞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身看向身後的地圖。

“老大,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秦二郎之前聽聞沈安這個擔憂,還覺得他是在杞人憂天。

之前韋挺他們能長驅直入,那是因為打了朱逸陽一個措手不及。

可是洪澤縣一戰,左衛大軍已經有了充足的準備,怎麼可能還會出現這個狀況?

“小路,那邊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沈安冇有回答秦二郎的話,朝沈小路問道。

“左衛大軍因為人數眾多,所以分成四部分,分彆攻打四門,並暗伏了一隻部隊在城南外作為第二道防線,防止韋挺叛軍重新南下。”

“今晨叛軍突然打開西門,將城中百姓全部趕了出來,這下子朱逸陽就懵了,他立刻傳令東、北兩門的部隊過來防禦,叛軍便趁著北門空虛時,突圍出去了。”

“而且洪澤縣的兄弟回報,叛軍之中雖然以韋挺為首,但其實出謀劃策的都是一個月照人,叫向子非!”

沈小路緩緩道來,丐幫的兄弟現在變成了最佳的斥候,混在流民之中,誰也看不出來。

所以他得到的訊息不僅快速,而且十分準確。

就連一些細節都已經打探得一清二楚。

“向子非?這倒是個人才!”

沈安誇讚了一句,一臉嚴肅的掃了一眼三人:“事情已經發生,現在咱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

“全力備戰!”

“傳令下去!除了斥候營日夜監視落霞山附近的動向之外,所有人以四個時辰為一班,輪流休息和操練,確保每個哨位時刻有人。”

“同時,閒暇之際,讓人繼續在山穀前方挖掘溝壕,設置絆馬索!”

沈安接連下了幾道命令,等到秦二郎和薛萬春領命出去,他拉住沈小路問道:“地雷陣你也派人再去巡查一遍,一定要確保到時候能用得上。”

他在山穀中建立的城寨,是依山而建的,山寨大門便正對著山穀中的地雷陣。

這是他最後的依仗了!

不能出現任何紕漏,否則這裡一萬多兄弟,怕是就要全交代在這了。

“老大放心,我做事還是很靠譜的!”

說完,沈小路便也離開了臨時營帳,帶著丐幫兄弟去巡查了。

……

京城,太極殿。

聽完前線的戰報後,梁帝臉是鐵青色的。

“朱逸陽玩忽職守已經是第二次了,難道你們還覺得他有能力統兵作戰嗎?”他雙目微眯,斜視著工部尚書劉藝榮。

你特麼舉薦的都是什麼人?

還口口聲聲說什麼,朱逸陽飽讀詩書,之前在任上也是兢兢業業,頗有政績!

狗屁!

這特麼的就是個廢物!

“啟奏陛下,常言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如今韋挺叛軍雖然北上逃竄,但已經是強弩之末,對我軍而言,根本不足為慮。”

“朱將軍雖有過錯,但此事不能完全怪罪於他。”

“要怪,隻能怪叛軍太過狡猾,竟然以百姓為人質,實在可恨!”

“而且據微臣瞭解,此次叛軍能突破洪澤一線北上,罪魁禍首乃是左衛前鋒營將軍沈安,他本是誘餌,卻故弄玄虛,以天雷恐嚇叛軍,才改變了叛軍的行軍路線,此乃原罪也!”

劉藝榮使了個眼色,便有人站了出來為朱逸陽開脫。

而且還巧舌如簧的將罪責推脫到了沈安頭上。

“沈安,嗬嗬,沈安他現在何處?”梁帝冷笑,他已經有些日子冇有得到沈安的訊息了。

這些情況,其實白無極之前已經向他飛鴿傳書彙報過了。

不得不說,沈安這一招確實厲害,就連他也不得不佩服!

這等謀略根本不是白無極和朱逸陽能夠媲美的,就是公孫度也遠遠不及的,若是由他統軍,說不定江淮之亂早已經平定了。

可是沈安似乎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範圍,那就是另一種說法了!

必須死!

聽到梁帝這麼一問,眾多大臣都麵麵相覷。

洪澤淪陷之後,冇有人再去關注前鋒營這隻小部隊了,誰也不知道沈安現在何處。

“回陛下,前鋒營原本是朱將軍的棄子,所以並冇有留下能夠通訊的信鴿,如今已經失去聯絡。”

“但微臣以為,沈安他貪生怕死,應該還龜縮在落霞山中。”劉藝榮說道。

梁帝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腦海中煩亂的思緒:“算了,沈安雖然罪無可恕,但眼下還是要儘快剿滅北上的叛軍,否則平叛大軍主力被這股叛軍牽製日久,影響整個平叛大計!”

“陛下聖明!”

“微臣也認為此事不宜再拖,應當讓白將軍調集中軍主力回援,儘快將韋挺等人剿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