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落霞山。

“報!韋挺叛軍突破左衛包圍,從北門殺出,繼續向北前進!”

“報!朝廷中軍主力已經開始回撤,昨日已進入餘陽縣,短暫休整之後,馬不停蹄直奔洪澤。”

“報!江淮叛軍趁虛而入,已經接人奪回中軍主力攻陷的幾座縣城,目前已經逼近餘陽縣!”

“報!江淮叛軍先鋒包如雲率一萬大軍正向我落霞山前進,目前在距離我們不過二十裡處安營紮寨。”

接二連三的軍情,讓整個落霞山城寨,瞬間陷入了緊張的氣氛當中。

不過將士們雖然緊張,備戰工作卻絲毫不亂。

因為這一切都在將軍的意料之中!

將軍一定有辦法退敵!

將軍就是神!

“老大你真是料事如神!一切儘在你的掌握之中,接下來要怎麼做,你儘管吩咐,我們全力照辦!”

薛萬春和魯吉英,跟那些丐幫兄弟混在一起時間久了,也學著喊起了老大。

雖然聽起來有些江湖習氣,但卻代表著他們對沈安的尊敬和發自內心的信任。

聽到魯吉英的話後,沈安揉了揉眉間的溝壑。

神特麼的料事如神!

真要是有這個能力的話,他也不至於將兄弟們陷入死地!

對付江淮叛軍的先鋒部隊,他倒是有穩操勝券的把握。

可特麼的江淮叛軍主力,已經將餘陽縣圍困了起來,切斷了他北麵逃跑的希望。

他真是成了風箱裡的老鼠,進退兩難啊!

可是作為一軍主帥,他又不得不在手下們麵前展現出無比的鎮定。

否則像朱逸陽一樣,臨陣自亂陣腳,整個前鋒營便會陷入一盤散沙之中。

“徒兒,不如讓我先帶天雷營的兄弟,去會一會那個包如雲,殺他個人仰馬翻,讓他們嚐嚐咱的厲害,說不定又能不戰而退!”

秦二郎的想法比較簡單。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不服就乾!

由於隊伍擴展到了一萬餘人,沈安也將前鋒營進行了劃分。

秦二郎現在除了是整個前鋒營的副將外,還是配備了驚天雷的天雷營將軍。

“不行!”

沈小路第一個反對:“無論是驚天雷還是震天雷,都是我們的殺手鐧,你見過誰打仗,剛一開始就用殺手鐧的?”

底牌太早的泄露,隻會讓敵人有了防範之心,到時候殺敵人數太少,便起不到震懾的作用。

他自從跟著李二狗去了安州之後,成長的速度可以用飛速來形容。

儼然已經成了沈安重要的謀士之一。

至於炸藥的事情,沈安也冇有再對薛萬春和魯吉英兩個新加入的心腹隱瞞。

而天雷營的將士,也大多是魯吉英帶來的鐵血兄弟。

不敢說百分百保密,但短時間內也能做到訊息不會透露出去。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坐在這裡等著他們來進攻嗎?”秦二郎翻了個白眼。

眼看有了乾架的機會,他已經心癢癢手癢癢。

“兩位將軍也彆爭了,還是聽聽老大怎麼說吧!他肯定已經智珠在握,心中已經有了良策!”

薛萬春看兩人都要爭論起來,趕緊打了個圓場。

沈安抬頭看了他一眼,朝他露出了迷之笑容。

我特麼的也想有良策呀!

可老子想到了這個結局,卻暫時還冇有破局的方法。

你們能不能不要腦補的這麼厲害?

“咳咳……包如雲你們瞭解嗎?”

沈安看著他們仰慕中帶著期待的眼神,尷尬的咳了一聲,將目光投向了地頭蛇魯吉英。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還是多瞭解一些敵人的情況再做定奪吧!

“不太清楚,估計是月照國那邊派來的!”魯吉英搖了搖頭。

“那他帶來的人,也是月照國的部隊嗎?”沈安繼續問道。

“不是,月照國的大軍,是此次叛軍的主力,大多都在餘陽縣,這股前鋒部隊,主要是原來的江淮屯衛軍。”

“這樣啊!”

沈安聞言,陷入沉默。

從他之前掌握的情報來看,月照國大軍雖然兵鋒銳利,是叛軍中主力中的主力。

但是鄭家對其似乎並不太信任,兩軍之間的配合併不太默契,纔會出現,月照國直接派將軍領兵江淮的情況。

但這種情況下,便會出現將不識兵,兵不識將的畫麵。

“咳咳……萬春剛剛說的冇錯,我心中確實已經有了計策!”沈安思量了一下。

聽到這話,秦二郎等四人的目光,立刻變得灼熱起來。

我就說嘛!

老大就是個神人!

小小的一萬叛軍部隊,豈能難得倒他?

就是再多一些,也是毛毛雨啦!

“這個包如雲應該是個極為小心謹慎之人,他不知我軍已經擴充到萬人,還以為我軍仍然隻有前鋒營的一千人。”

“在有著絕對碾壓實力的情況下,他卻冇有直接衝入落霞山,而是選擇在二十裡外紮營,說明瞭他極度謹慎。”

“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他剛剛接手江淮屯衛軍的人,還不太熟悉手底下的人。”

“但不管怎麼樣,此人的謹慎,會是我們破敵的最佳突破口。”

沈安猛地一拍桌子,從令壺中抽出三根令箭,分彆丟在了秦二郎、魯吉英和薛萬春身前。

“秦二郎聽令!我命你立刻率天雷營一個百夫隊出動,前去罵陣!記住,隻罵不打!對方出營,你們立刻撤回!”

“魯吉英聽令!我命你立刻率神甲營,埋伏在山穀前的溝壕之中,不用迎敵,隻要每日搞出一個人來人往煙塵四起的模樣就行。”

“薛萬春聽令!我命你立刻率神弓營,在兩側的山腰上,每隔五步插一麵旌旗,但切勿發出任何聲響,做完這一切立刻回來。”

三人對於這些號令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後兩個明顯是為了虛張聲勢,可第一個命令,卻隻讓秦二郎帶一百人去,這不是矛盾嗎?

但有了上次的經曆,他們冇有絲毫的耽擱,領命離開。

沈小路冇有領到任務,也冇有絲毫的不悅,湊到身旁問道:“老大,你這虛虛實實的,到底是想哪般?”

“誘敵以虛實,天雷滾滾破敵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