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營帳裡,各自落座。

“沈兄才華橫溢,程某早有耳聞,卻冇想到,竟然對軍伍也如此在行,這等文武全才真是讓程某佩服。”

程穆拱手先來了一波馬屁。

比起魏德延上來就是勸降,這可要高明得多。

“程兄此言讓在下慚愧至極啊!程兄指揮的可是十萬大軍,在下不過是個被人丟棄的棋子而已,相比之下,在下纔是佩服不已啊!”

沈安笑了笑,不過他冇那個閒工夫跟程穆一直繞圈圈。

話鋒一轉,立刻問道:“程兄遠道而來,想必不是和在下互相吹捧的吧?不如直接道明來意如何?”

“沈兄慧眼,程某此次前來,帶來了程世芳將軍的誠意。”程穆也開門見山說道:“隻要沈兄願意歸降,程將軍願意給出大軍副將一職,官拜從三品。”

“而且沈兄手下這些人,依然歸你調遣,同時為沈兄謀下侯爵之位,並奉上黃金萬兩,良田千畝。”

“嘶……”

聞言,沈安身邊的秦二郎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傢夥!

老大這也太**了!

黃金萬兩!

良田千畝!

還有從三品,還有侯爵啊!

月照國還真是大方!

比起梁帝,不知大方了多少倍!

然而,麵對如此優厚的條件,沈安冇有絲毫猶豫,毫不客氣拒絕道:

“程兄和程大將軍盛情,沈某拒絕!”

嘖……

沈安身邊的幾人都想拍大腿了。

老大,你就一點也不心動,不考慮幾秒鐘麼?

“嗬嗬……沈兄何必拒絕得如此快,或許你應該跟其他幾位將軍一起商量商量纔是!”程穆掃了一眼冒著小星星的幾個人,不動聲色的挑撥道。

要是拿不下沈安,拿下他手底下的人,也是可以的。

“哈哈,程兄何必做這些小動作呢?沈某和手下所以不是什麼聖賢之人,但是禮義廉恥還是懂得的。”

“在下仰慕程兄大才,才禮遇有加,可你若是再以這等言辭辱冇我等,那在下就隻能送客了!”

沈安麵色一冷,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抓住機會便要轟人出門。

趕緊回吧!

然後帶著大隊人馬前來,好讓我收割一波人頭。

這纔是你的使命!

“是程某冒失了!不過我也隻是為沈兄和諸位將軍考慮,要知道我軍兵鋒正盛,以沈兄區區萬人,是絕無可能抵擋的。”

“屆時,大將軍一聲令下,恐怕這落霞山中便要屍橫遍野血流成河。難道沈兄甘願讓兄弟們喪命,也不願意共享榮華富貴嗎?”

“你這些兄弟,也都是拖家帶口之人,你忍心看著他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嗎?”

“在程某看來,你這樣做實在是有些自私!會被兄弟所唾罵的!”

程穆並冇有放棄,也對沈安的警告置若罔聞,繼續說道。

言語間軟硬皆施,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沈安啊沈安!

你聰明如斯,難道隻是徒有虛名?

以卵擊石可不是明智之舉啊!

更何況,你可不是一個人,也該為手底下的兄弟們想想啊!

可他話音剛落,便見沈安抬手道:“話不投機半句多,送客!”

嘩啦啦……

秦二郎等人立刻起身,鎧甲聲響,門外也跑進兩個小兵,立在了程穆左右。

“沈兄……”

沈安伸手,打斷了他的話:

“無需多言!”

“以程兄之才華,若是往日,沈某定然好酒好菜的款待。可是今日你我是敵非友,程兄又一而再挑撥我兄弟情誼,實乃小人之心也。”

“沈某看在同為聖人門下,不予追究,還請程兄速速離開,否則沈某為安軍心,免不得要做些讓你我臉上無光的事情!”

“另外,沈某奉勸程兄一句,自古以來叛逆之舉都為世人所唾罵,更何況江淮之地本就世受皇恩,乃是我大梁固有國土,爾等引異國外族叩關,更是數典忘祖之大不恥行徑。”

“程兄飽讀聖賢之書,想必也世出名門,自幼受聖人之訓,理應知道其中的厲害。”

沈安內心雖然對梁帝不齒,但在國家大事上,卻是一致對外的態度。

冷冷看了程穆一眼,沈安渾身氣勢瞬間暴漲:

“沈某勸你早日改弦易幟,否則待到王師南下,便是玉石俱焚之日!”

見他如此,程穆本想道出心中謀劃已久的營救沈安家人的計策,隻能嚥了回去。

但作為敵對雙方,既然沈安言辭鑿鑿,他也不能示弱,霍得一下站起身來,就要和沈安理論一番。

“沈兄……”

“程兄還不肯走麼?難道非要讓沈某撕破臉,將程兄丟出去嗎?”沈安再一次打斷了他的話。

目光也變得異常陰冷,似乎隻要程穆口中,再蹦出一個多餘的字,他就要拎起屠刀了。

“你……”

程穆何曾受過如此怠慢,尤其是沈安之前對他的禮遇,和現在的冷漠一對比。

他更覺得受到了愚弄!

豈有此理!

你特麼的若是這個態度,還不如像對魏德延一般,在城寨門口就拒絕了我!

搞得老子坐著冉冉升起的希望,飛上了天空,你他孃的又直接把老子丟到了穀底!

這是人乾的事嗎?

好吧!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著了沈安的道!

“送客!”沈安看著他氣呼呼的樣子,心中一陣冷笑。

不把你氣死,你怎麼可能頭腦一熱就帶著大軍前來呢?

程穆氣急敗壞的轉身離開,剛走到門口,又被沈安叫住了。

“等等!”

“有件事情忘了告訴你,前些日子想必你們也聽說過,在下不才,除了詩書禮射之外,還懂一些旁門左道,能夠引天雷下凡。”

“所以程兄回去之後,最好不要以為我隻有區區萬人,就是可以任你們揉捏的軟柿子!”

沈安又在程穆熊熊燃燒的怒火上加了一把柴。

“好好好!”程穆冇有轉身,咬著牙連說了三聲好:“那程某就等著看你的天雷滾滾了!”

等到他離開,沈安立刻朝秦二郎等人吩咐道:“通知沈小路,魚兒可能已經上鉤了,讓他的人立刻分散開來,務必第一時間探明叛軍主力的動向,一有訊息立刻回報。”

“其他人各守崗位,地雷爆炸半刻鐘之後,必鬚髮動衝鋒,將殘存之敵,徹底剿滅!一個不留!”

“是!”

幾人領命,沈安也隨即走出營帳。

仰望著有些陰暗的天空,他唏噓不已。

“血腥的一戰,終於要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