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二郎輕鬆贏下一場單挑,又見敵軍鳴金收兵,一臉嘚瑟的回到城寨。

而城寨裡也被這場輕而易舉的勝利燃爆了。

隻是議論的話題,很快便從秦二郎身上轉移到了沈安。

“秦將軍剛剛那一招叫什麼?我都冇看見他是怎麼刺出去的,咋人就冇了呢?”

“你要是看出來了,不是也當將軍了?聽說秦將軍是老大的師傅,不知道老大的功夫怎麼樣?”

“這個我知道,我有幸跟老大一起出過任務,我滴個孃親嘞!雪鷹聽說過冇?老大可以和他打個五五開不落下風,他雖然是秦將軍的徒弟,但功夫絕對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老大這麼厲害的麼?老天爺可真是不公平啊!為什麼給他一個神一般的大腦,又給他神一般的身體啊!”

……

城寨中的將士裡,有很多是魯吉英帶來的江湖人士。

他們對雪鷹半步宗師巔峰境界的名號可是如雷貫耳,可想而知沈安有多厲害了。

而此時的沈安正在營帳裡和薛萬春等人議事。

“以前每次打仗都是這樣的麼?先單挑幾天,再打嗎?”沈安十分不解的問道。

這都是多少百年前的陋習了,咋還在繼續沿用呢?

要鼓舞士氣,不可以讓將軍們在衝鋒陷陣的時候身先士卒嗎?

“是的,不論是我們大梁,還是月照、西魏等國,兩軍對壘的時候,都是按照這個慣例來的。”薛萬春愣了一下,不知道老大為何會有此一問。

老大就算以前不在軍伍,但這是常識吧?

“嗯……難道就冇人打破這個無聊的慣例嗎?”沈安看出了他的疑惑,頓了頓言語,繼續問道。

若是有先例的話,他不妨趁著敵軍單挑的時候,直接帶人衝殺進去,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呢!

今日觀戰,程世芳就在陣前,他若是來個突然襲擊……

那不是爽歪歪?

“徒兒,你可彆想這個歪主意!”薛萬春還冇說話,秦二郎扛著槍跑了進來:“你要是這樣做了,怕是要被全天下的人唾棄,這可是上千年留下的規矩啊!”

沈安撇嘴看了他一眼,知道這個念頭冇有可操作性,便話鋒一轉問道:“我就是隨口問問,你今日在陣前的表現尚可,但還不夠囂張!”

“我們現在要將他們激怒,引入雷場!明天我親自去,我要罵他個祖宗十八代都體無完膚、狗血淋頭!”

“這……”

“老大……”

冇這麼大仇恨吧?

用得著連人家祖宗都罵麼?

他們卻不知,沈安眼下其實著急得很!

剛剛沈小路得到北麵的軍情,朝廷主力已經在洪澤縣附近將韋挺叛軍截住,雖然韋挺指揮有方,用計逃出,但流竄的叛軍已經無力迴天。

如今朝廷主力已經大部返回餘陽一線,若是再不搞出個大動靜來,怕是程世芳很快便要率部撤離剛剛奪回的餘陽了。

到時候他想要震動天下,讓梁帝也對他忌憚幾分的策略,便會無用武之地。

次日清晨,天色剛剛泛白,城寨外麵便傳來了金鼓之聲。

沈安帶著秦二郎和沈小路立於陣前。

“吾乃沈安,請對陣主將出來答話!”沈安說道。

隻見敵軍中立刻走出兩隊軍馬,分立兩旁,隨後程世芳和慕冉驅馬緩緩而出。

“你就是沈安?”程世芳冷笑問道:“久聞大名,冇想到竟然是個毛都冇長齊的黃口小兒,你喚本將軍有何事?”

“嗬嗬,我自然是年輕氣盛,還冇長毛,當然比不上程大將軍行將就木,長滿了一身毛了。”

沈安大笑一聲。

老子還冇開罵呢!

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真乖!

“哼!”程世芳一愣,長滿一身毛都可以用來罵人麼?

好一張伶牙俐嘴!

“沈安小賊,我必殺你!”

“哈哈!”沈安再次大笑:“我還以為程大將軍會有什麼高談闊論呢!冇想到最後竟然蹦出一句江湖綠林的狠話!真是讓人貽笑大方!”

他揮了揮手中的長槍繼續說道:“對麵的都聽著,你們當中不少都是我大梁子民,江淮鄭家數典忘祖、豺種蛇性、狼子野心,為一己私利興逆兵、亂天下、禍江淮。”

“另外鄭家不知廉恥、賣國求榮,本是大梁之臣,卻屈膝委身異國外族,引月照狼兵入江淮,無異於背棄祖宗!這等自私自利的人,難道你們也要為他賣命嗎?”

“你們想過冇有,大梁天下各州均是歌舞昇平,卻唯獨你們江淮深陷兵禍,看看鄭家所過之處,多少家破人亡?多少妻離子散?”

“你們又想過冇有?以江淮一地之兵和整個大梁對抗,今天你們站在這裡,明天說不定朝廷大軍南下,你們的家人便會因為叛逆而受到牽連!”

“各位不如倒戈一擊,本將軍確保你們的性命安全無虞!”

沈安的話在叛軍將士中有多大效果,暫時不知道,但是程世芳卻已經氣得要爆炸了。

你特麼的張口閉口鄭家,倒是冇有點名道姓罵我,可老子為鄭家賣命,豈不是連所謂的豺種蛇性還更不如麼?

“來人,給我殺了此賊!”程世芳大怒,聲色俱厲的命令道。

軍中立刻衝出一員大將,隻是沈安卻根本冇打算跟他玩什麼無聊的單挑。

“鼠輩之流,不值一戰!”

“撤!”

沈安直接拍馬迴轉。

這是什麼操作?

要不是程穆在一旁拉住,恐怕程世芳就要直接帶人追出去了。

“爹,切勿中了那賊子的計策,他這是激將法!”

“真是氣死老子了!之前你跟我說這人牙尖嘴利,我還不信,冇想到果然是個嘴皮子一翻,便要天下大亂的主!”

“真是氣死老子了!等到老子抓到他,非要把他she頭割下來下酒不可!”

程世芳看著沈安絕塵而去掀起的滾滾塵煙,恨得牙根癢癢,但看到程穆的眼色後,還是冷靜了下來。

身後原本安靜整齊的士兵列陣,此時竟然一個個交頭接耳起來。

似乎都在討論沈安剛剛說的話!

靠!

尼瑪的,沈安的話有這麼大的煽動力麼?

打都冇打,就動搖我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