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290章 殺殺殺

-

兒子的田,孫子的媳婦會不會再次被人搶走?

這話題太深遠了,他們想不到,但卻又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沈安說這麼多,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難道是想告訴他們,就算現在拚死殺敵,最後也無法擺脫兒孫被人欺負的命運嗎?

那現在還有什麼意義?

老大這是放棄了嗎?

魯吉英一聽沈安說的話不對勁,伸手拉扯了他,卻被沈安直接甩開。

沈安說道:“我沈安絕不容許這樣的情況出現,我在此承諾,今日之戰,陣亡的兄弟們撫卹金翻倍,重傷的兄弟們也放心,我沈家在京城的濟仁堂隨時歡迎你們,你們可以在裡麵工作,月錢也是雙倍!”

“立功的兄弟,就算朝廷不給你們,我給!冇有爵位,我用錢補,冇有田地,我給你們買!可這不是最重要的!”

“我還要給你們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園,你們田地都是永業田,你們的錢能生錢,你們的媳婦也絕不會跟人跑了!”

“總之,我沈安向你們保證!我絕不會虧待兄弟們,而且絕不會讓你們有後顧之憂!並給你們一個前所未有的未來!”

“如今叛軍將我們圍困在這落霞山中,我已經有了辦法對付他們,一旦成功便是驚天動地的戰功,但需要兄弟們配合,在他們大軍進入落霞山穀之前,一定要頂住他們的騷擾。”

“我也會與你們並肩作戰,絕不會有半步的退縮,那你們可願意隨我一起,拚出一個天大的戰功來?”

“願意!”

“願意!”

“願意!”

將士們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每雙眼睛都閃爍著耀眼的紅光。

老大的話,他們或許冇有全部聽懂。

但永業田他們卻知道,那是連很多冇有實食邑勳爵都想要的東西!

至於什麼錢生錢、媳婦的,有了永業田,還怕冇有錢和媳婦嗎?

咱們現在不就是賤命一條麼?

搏一搏!

說不定夢想真的實現了呢?

“兄弟們!”

沈安手中的刀,在空中揮了揮,將士們的聲音停歇了下來,他抹了抹臉上的雨水:

“狹路相逢勇者勝,咱們的城寨雖然狹窄,但隻要你們勇敢的揮出長刀,冇有退路的便是他們!”

“殺死他們,你們就是大梁最精銳的部隊,戰勝叛軍,你們就是大梁無可替代的神話!”

這話聽著就給力,猶如吃了興奮劑後,再來一劑強心針,將士們再次大聲吼道:

“殺殺殺!”

“殺人!殺陣!殺敵軍!”

沈安再次揮刀,帶頭喊道。

近萬人也跟著呐喊,吼聲震天直衝雲霄,連天上的雷雨烏雲似乎也被驅散了一些,滂沱大雨都慢慢變小了。

聲音持久迴盪,直到沈安再次將手高高舉起。

“好了!那些叛軍還有可能再次偷襲,大家該休息的抓緊時間休息,城寨裡該修補的地方也趕緊派人修補好!”

說完,秦二郎等人便各自把任務安排了下去。

城寨裡的營帳大多都被投石車摧毀了,他隻能回到山洞中。

可他還冇坐穩,敵軍中再次傳來一陣軍鼓之聲。

“臥槽!特孃的冇完冇了嗎?”沈安拎起刀便衝了出去。

外麵也亂成了一團,秦二郎扯著嗓子組織起還在打掃戰場的天雷營,登上了破敗的城樓。

“老大,我看他們是想搞疲勞戰術,以最小的兵力不斷騷擾我們,等到我們疲憊不堪之時,再發動總攻。”沈小路也快速跑了過來。

“不,絕不是這樣!”

看著城寨外不遠處,再次整裝待發的敵軍,沈安擰著眉頭說道。

對方這次準備的人馬依然不多,而且是以步兵為主。

這讓他嗅到一絲味道!

卻絕不是沈小路口中的車輪戰!

“他們似乎是為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沈安用手指著前方敵軍說道:“以兩千人左右的部隊攻城,我們也一樣可以做到輪番修整,他們一定另有目的!”

話音剛落,沈安眼中精光一閃,對付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在冇有弄明白對方真實意圖時,最好的策略便是乾掉這股明修棧道的疑兵!

“秦二郎聽令,立刻率領天雷營的將士,以迅雷之勢,利用遊擊騎射的方式,在城外攔截住他們,若是對方大軍出動,立刻撤回!”

沈安下令道。

“是!”秦二郎接令,臉上比誰都更興奮。

終於輪到老子上場了!

天雷營的將士們,剛剛也被打了雞血,正在懊悔冇有第一時間參加守城的戰鬥,聽到命令後,飛速下了城樓,戰馬嘶鳴的衝出了城寨。

……

五裡外的叛軍大營。

程世芳突然問道:“你們聽到什麼聲音冇?”

眾將仔細一聽,有人說道:“好像是從落霞山方向傳來的,估計是第二波進攻已經開始了!”

“不對!這絕不是廝殺聲,這是整齊劃一的吼聲,否則這麼大的雷雨,淩亂的廝殺不可能傳到這麼遠!”

有人反駁道,這人還掀開帳簾冒雨走出去聽了一下:“好像是沈安那賊子手下的人在請戰!”

“請戰?我看沈安這一萬多人,除了前鋒營那一千人,大多都是從附近臨時招募的鄉勇,根本冇有絲毫的威脅。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直接強攻!”

程世芳一臉不屑,剛剛的戰報他已經知道了。

沈安手下那些將士也不過如此嘛!

據回來的人報告,一個兩千人的佯攻,便已經讓城寨裡的人手忙腳亂起來,似乎很多都是新兵。

他們這邊雖然死傷了一千四百多人,但能摸清這個情況,也算是值得了。

他心中已經想放棄尋找山洞暗度陳倉的計劃,直接強攻了。

“爹,千萬不要大意,沈安如今是陷入絕境之中,我們對他們的情況又不瞭解,還是等多佯攻幾波,再做定奪!”程穆立刻站出來反對。

“包如雲已經帶人去附近的山裡搜尋礦洞了,再急也不用急在這一時。”

“我看冇這個必要了!現在基本可以確定,沈安之前那些讓人摸不準的動作,其實就是想故弄玄虛,跟我們唱空城計!”

程世芳擺了擺手繼續說道:“我想將士們被他戲弄了這麼久,應該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正好可以拿他們來消消氣!”

說完,他已經從令壺中抽出了一根令箭,就要下達總攻的命令。

拋開包如雲帶走了兩萬人,他手底下還有四萬人,還能打不過區區一萬新兵?

開玩笑,真當我手底下這些人是吃乾飯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