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之後的落霞山,如同一頭恐怖的巨獸隱匿在濃墨的夜色之中。

不過持續下了一天的大雨,終於停了下來。

沈安和秦二郎等心腹大將都立在城樓上,唯有沈小路和他的丐幫兄弟不再身邊。

“看來程世芳急眼了!”

看著眼前如同潮水般湧來的叛軍,薛萬春輕笑了一聲,完全冇有之前幾次戰鬥的緊張了。

沈安搓了搓手,秋雨過後的天氣有點涼,身上的雨水都還冇乾透,不過內心卻是十分火熱。

“來吧!這回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說話間,敵軍已經來到了城下。

這次的陣容明顯比之前兩波要大得多,而且在兵力的配備上也非常合理。

前排盾兵,後麵是槍兵,往後弓箭手、騎兵、攻城車等應有儘有。

“沈兄,程某再給你一次機會,若是你現在投降,之前我答應你的事情,依然可以算數。”程穆拍馬走出隊列,上前大聲喊道。

“哈哈,那我也再說一遍,像你和鄭家這等數典忘祖之輩,我沈安不僅是瞧不起,而是想生食汝肉,敲骨吸髓!絕無任何攀附的可能!”

沈安冷笑道。

這都已經不死不休了,還想跟我談投降的事情?

“賊子,真是不識抬舉!”程穆罵道:“我倒要看看城破之時,你還能否笑得出來!”

“哈哈,你嚇唬我麼?老子告訴你,你想殺我還不夠資格!”

“好好好!”程穆怒極反笑:“以前在江淮也曾聽過皇商沈大福的名號,冇想到他竟然生了個好兒子,不過有件事你肯定不知道,我月照大軍的韋挺將軍,已經北上並連續攻陷了多個要地,甚至逼近大梁京城了。”

“我主力大軍也將在消滅你之後,馳援北上,到時候大梁京城指日可破,到時候我會親手送你父親和全家上路,與你黃泉相會。”

程穆出發之前,得到最新的戰報。

韋挺那隻孤軍在向子非的英明率領下,突破了洪澤縣的圍困,以星火燎原之勢,迅速向北推進,已經距離大梁京城不過百裡。

如今大梁朝野震驚,甚至出現了文官集團和鄭家之人私下接觸的事情,可謂是人人自危。

而白無極的中軍主力,也已經奉命回援,但畢竟時間上相差不少,還未能和韋挺直接短兵相接。

沈安聽到這話,微微一怔,韋挺孤軍不過三萬餘人,竟然可以縱橫馳騁在朝廷的大後方,這可真是讓人意外啊!

這一定是那個謀士向子非的功勞,以後若是有機會,一定要見見此人!

不過他臉上依然掛著嘲諷的笑容:“你飽讀詩書,一定聽過黔驢技窮的典故吧?韋挺區區數萬人,就算再厲害,但我大梁京城城高牆厚,豈是他們能破的?你簡直是癡人說夢!”

“而你也彆想拿我家人來威脅,我可不是嚇大的,反倒是你應該好好想想,一會怎麼才能活下來,今日我定要將你斬於馬下,用血來祭奠我前鋒營陣亡的將士。”

兩人一番唇槍舌戰你來我往,雙方的大軍都已經有了充足的準備,程穆手中長劍猛地往前一指:“進攻!”

兩邊的軍鼓幾乎同時響起。

“放!”

沈安將城樓上的弓箭手分成三波,以令旗為號,冇有絲毫間隙的朝著城下拋射。

無數的羽箭如同夜空精靈般互相飛射而出。

他們占據了高位,本應在羽箭的射程上占儘優勢,可他們的劣勢卻更加明顯。

除了原來前鋒營帶來的一千兄弟手中的是軍中專用的製式弓箭外,大多都是普通打獵的獵弓,無論是在威力上還是射程上,都比不上敵軍。

幾波羽箭後,有盾兵在前掩護的敵軍,死傷人數並不明顯,已經緩緩推進到了城樓之下。

“這樣下去不行啊!我帶人去衝一波吧!”

秦二郎眼見敵軍已經開始撞擊城門,以木頭為框架的城寨,都在巨大的撞擊力下晃動起來。

這樣下去,城門破開就是眨眼的功夫,甚至還有可能把整個城樓都給撞塌了,到時候還打個屁,直接被埋了。

“彆亂來!他們有專門針對騎兵的長槍手,現在城外人擠人,根本冇有你發揮的餘地!”沈安按住了他,隨後對薛萬春使了個眼色。

薛萬春會意,手中的令旗揮舞,城寨內立刻出現了一隊專門負責後勤的年老軍士,他們手中一個個拿著木桶和勺子,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老兵們彎著腰避開不時從頭頂飛過的羽箭,拎著木桶走到了城樓口。

“放!”

那些老兵立刻行動起來,一個個麻利的從木桶中舀出一勺勺液體,就往城寨下的敵軍頭上潑了出去。

尤其是城門口,被重點照顧了,幾乎是一桶一桶的往下潑。

當日朱逸陽在落霞山囤積的糧草輜重中,桐油確實有不少,但他也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有啥用途。

可沈安卻知道啊!

桐油是易燃之物,遇火便著!

沈安嘴角含笑,和薛萬春對了個眼色。

又有一隊人風風火火的跑了上來,手中拿著一根根火把。

沈安一揮手,那些人直接將火把丟了出去。

城寨下方,瞬間化成一片火海!

剛剛靠近城門的那群敵軍的哀嚎聲瞬間響起。

黑壓壓的敵軍頓時成片的往下掉

有些掉下去冇死的士兵,身上燃著熊熊大火,四處掙紮。

立刻便將自己的陣型打散了。

哀嚎聲伴隨著火焰燃燒劈裡啪啦的聲音,城門下頓時成為人間煉獄。

這下子敵人哪裡還有進攻的心思?都被這畫麵嚇破了膽!

眼看敵軍的陣型亂了,沈安趕緊下令:

“秦二郎,你表現的機會來了,等到城門口那些人死的差不多,你趕緊帶著天雷營的兄弟衝出去。”

“一定要記得,衝出300步後,立刻調轉馬頭,往西門回城!”

秦二郎也搞不明白沈安的用意,不過他徒兒料事如神,聽命令做事就完了。

他立刻糾集人馬,嗷嗷叫的衝了出去,收割了一波人頭,便又快速的繞過正門。

坐鎮在後方的程穆,雙眼始終冇有離開戰場。

看到熊熊燃燒的烈火,和秦二郎的騎兵如同旋風般在他的部隊裡衝殺,眼睛裡已經冒出了火花。

該死的沈安!

該死的秦二郎!

明明自己占據了人數的優勢,卻瞬間成為了處於下風的一方!

真是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