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293章 大為震撼

-

氣歸氣,程穆還是命令道:“派些人到西門方向看看,說不定那邊會有機會!”

從目前的戰局來看,以他手底下這一萬人,是絕對不可能攻破沈安城寨了。

但既然已經開始了攻擊,便不可能立刻停下來。

否則之前的人便白白犧牲了!

眼下他就算最後要撤退,也要在沈安的身上咬一塊肉下來!

“讓投石車進攻!我們就算打不進去,砸也要砸死他們一些人!”他再次發出了一道命令。

“可是……可是咱們還有人在城下呢!”

“彆廢話!他們已經冇有活著回來的可能了,還不如和敵人玉石俱焚!”

程穆眼神中閃過一絲凶戾,無論是作為將軍還是幕僚,都必須懂得在戰場上做出取捨。

彆說城寨下麵的那些士兵了,此時就算是他有親戚在裡麵,也動搖不了他的命令!

就在這時,後方一匹快馬,飛馳而來。

“啟稟軍師,大將軍讓我來傳信,包將軍已經找到了直通城寨的礦洞,大軍已經開拔,四五個時辰後便能成功進入山穀中的城寨。大將軍命你,務必持續進攻五個時辰以上。”

“另,包將軍傳回來的訊息,沈安的城寨依山而建,但是西麵城牆,因為岩石較多,所以地基不穩非常脆弱,讓軍師從西麵發起主攻。”

“太好了!”程穆聞言大喜,這個訊息真是一個及時雨,他興奮的說道:“回去告訴大將軍,我一定不辱使命!”

“傳我將令,投石車瞄準西門方向,全力進攻,其他人也立刻向西門靠攏!”

“是!”

程穆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他並冇有指望自己能夠從西門打進去。

但他現在的任務不是攻城,而是要拖延住沈安的注意力。

等待父親的大軍從礦洞進入山穀,到時候前後夾擊,便可以將落霞山的守軍徹底消滅!

殺死那個令他頭疼的沈安!

……

沈安這邊,正門的敵人基本上肅清後,他們贏得了難得的喘息機會。

薛萬春清理完戰場,立刻回稟沈安:“將軍,正門的戰場已經打掃完畢,末將這就去西門,支援秦將軍!”

沈安之所以讓秦二郎將敵人引到西門,正是因為西門那邊是懸崖峭壁,他之前便派人在崖壁上準備了很多巨石,並安排了一個百夫隊在上麵等候,隻要敵軍出現,保證讓他們有來無回!

早在勘察地形的時候,沈安便發現西邊是懸崖峭壁,是個易守難攻的好地方,所以將城寨依山而建。

但這也有一個壞處,那便是地基不穩,若敵人從西麵強攻,那自己的城寨便完了!

所以,他一早便在西麵做好了巨石陣,一旦有敵人從西邊進攻,便放下落石,堅決不能讓他們攻破!

而敵人從西邊久攻不下,便會選擇從稍微放鬆一點的西南方繞路進入山穀。

沈安故意命人放鬆西南方的防守,到時候,敵軍從西南方進入山穀,便是進入了他的雷區!

正當沈安思忖之際,沈小路也不知從什麼地方跑了過來。

神秘兮兮的看著沈安:“老大,礦洞那邊,我都安排好了!”

“嗯!不錯,務必守好礦洞的出入口,尤其是城寨外的入口,一有異動,立刻稟報!”

“是!”

沈小路領命而去,心中對自家老大的敬佩之意更深了幾分。

儘管戰局艱難,沈安卻胸有成竹。

這些天盤踞在落霞山一帶,他已經讓人摸清了山上的情況。

江淮一帶鐵礦豐富,隻要是座山,都被人探過、挖過,留下不少礦洞!

落霞山也不例外。

在發現礦洞的時候,沈安便做了兩手準備。

若是在很難突破程世芳圍堵,又不能將對方引入山穀的情況下,他便讓手下從礦洞裡撤退。

當然,礦洞的事情,程世芳那邊可能也會想到,畢竟他們就是江淮人士,對江淮的瞭解很深。

若是對方想從礦洞裡悄無聲息的潛入城寨,他反倒要開心得笑出聲來!

隻需要等敵軍進入礦洞之後,命沈小路他們炸燬出入口,從礦洞潛入的敵軍,便會被困在地下,任自己拿捏!

沈安思忖間,殺聲再次響起。

程穆的部隊,已經從西門方向發起了進攻。

萬馬奔騰之下地震動,顯得極其震撼!

轉眼間,打先鋒的騎兵便已經兵臨城下。

落霞山城寨是用木頭搭建而成的,算不得牢固,尤其是西門方向,比其他幾麵城牆還要更矮上幾分。

所以程穆的戰術很簡單,先用一波齊射作為掩護。

隨後步兵衝鋒,在城牆上的守衛軍士還未從箭雨中回過神來的時候,靠近城牆,以迅雷之勢直接摧毀城牆!

然而,此刻沈安的眼神中露出一絲難以捉摸的玩味,似乎已經看透了程穆的想法。

“弓弩手準備,按照平時演練的七段陣法,輪流不間斷仰式射擊七次。”

沈安沉聲命令道。

薛萬春聞言,手中令旗揮舞,早已經等候多時的弓弩手立刻分列成七排,彎弓搭箭。

一根根利箭在漆黑的夜空中以拋物線的形式,自上而下落入對麵的騎兵陣營。

箭頭上的鐵矢在重力的引導加速下,如同暴風驟雨般,發出一陣陣犀利的破空之聲!

程穆的騎兵還未掏出弓箭,便已經有人中箭落馬。

不過能當上騎兵的,都是軍中最優秀和無畏的勇士,儘管身旁不斷有人倒下,依然還是有不少人衝鋒上前。

沈安見此,嘴角冷:“傳令山上的人,等到對方的步兵接近城牆三十步的時候,放下落石。”

“並讓城樓下的槍兵準備,三人一槍,給他們來一個串糖葫蘆!”

打仗和江湖鬥毆有著本質的區彆,並非勇猛就行。

這是一場需要團隊配合的較量,而陣法便是其中的關鍵。

就好像弓弩手的七段陣,他是學後世英國佬火槍營的三段陣。

不過射箭和火槍還是有很大的區彆的,所以他在此基礎上改進了一下。

經過他周密的計算和演練,七段是最合適的。

既能保證攻擊的密度,又能確保每一排弓箭手,都能有充足的時間完成攻擊、休息、換箭的流程。

而程穆當然不知道這些,眼見衝鋒的騎兵已經被沈安的羽箭帶走了將近三分之一,眉頭不由得皺成了一條線。

“沈安手底下的人也這麼妖孽嗎?”

他心中震驚不已,暗自嘀咕。

作為程家軍的首席幕僚,這雖然是他第一次親自指揮打仗,但以前可從來冇聽說過弓箭手可以如此不間斷的進攻的。

要知道製式的軍用弓箭,可不是普通人能拉動的,極其消耗體力!

除非是天生神力,否則絕不可能持續拉弓射箭!

沈安的弓箭手不用換羽箭的嗎?

這鋪天蓋地的箭雨,怎麼看都不像是人射出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