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01章

-

藺茯苓紅著臉,極不自然的後退一步。

將沈安覆在自己唇上的手甩開,用聖女固有的高冷道:

“此事關係重大,我父皇和眾多大臣,也不一定會答應如此輕易的撤出江淮。”

藺茯苓思忖片刻,突然開口說道。

沈安的話有道理不假,但月照國可不是她能做主的。

“嗯?”沈安吃了一驚:“聖女是月照國公主?!”

“哇哢哢……冇想到冇想到!那紅蓮教該不會是你們月照國在背後支援的吧?看來你們月照國早就有入侵我大梁之心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藺茯苓含糊其辭,警惕的看著沈安。

看她有些緊張的模樣,沈安抬手一擺,臉上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公主何必如何敵意呢?我又不打算刨根問底,更何況你的身份暴露之後,誰又猜不到紅蓮教真正的目的呢?”

眾所周知,紅蓮教位於大梁和西魏交界的三不管地帶,雖然公開聲稱,從不插手朝廷之事,從不捲入朝事風波。

但如今看來,以前接過的很多追殺任務,似乎都是想故意挑起兩國之戰,好讓月照國從中漁翁得利。

“沈公子,其他的話我不想多說,你若是真有誠意,便隨我一同回月照一趟。”

藺茯苓冷冷說完,隨後目光犀利的看著鄭秋茗:“至於你們鄭家的去留,我不想左右,但若是你們鄭家想重歸大梁的話,江淮之事便與你鄭家無關,一切由我月照國說了算。”

“我月照費儘國力,多少將士浴血廝殺,才博得如今的局麵,就算我答應,我父皇和諸位朝臣,也絕不會允許如此輕易將江淮拱手相讓!”

鄭秋茗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沈安,月照大軍還有十餘萬在江淮,要是他們鐵了心不答應和談的話,就算他鄭家歸順朝廷了,恐怕最後江淮也要被打得個支離破碎。

“公主如此美人相邀,我豈有拒絕之理?彆說你月照國了,就算是刀山火海,在下也要陪公主走上一遭!”

沈安不以為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這一切除了藺茯苓的身份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過他現在的身份名不正言不順,他開口道:“在下現在隻是以個人的身份出現在金陵,所以去月照國一事,還望公主稍候,等我上書朝廷獲得了大梁使節身份,便可剋日啟程。”

……

幾日之後,大梁京城太極殿。

朝堂上一片寂靜,氣氛顯得十分詭異。

梁帝手中正拿著樞密院剛剛上呈的一張奏摺,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看不出喜怒之色。

良久過後,他深吸了一口氣,把奏摺放到了一旁。

“各位卿家若是無事啟奏,今日早朝便到底為止吧!”

這……

知情的人心中冷笑,不知情的一臉懵逼,五鼓上朝,來了一趟就讓回去了?

“啟奏陛下,微臣有事啟奏!”

紫金光祿禦史大夫崔浩出班說道:“樞密院之前接到左衛前鋒將軍沈安從敵後發來的奏摺,奏摺中說道,他已經成功說服鄭秋茗重歸朝廷,並有把握讓月照退兵。”

“微臣以為兵戈之事,無論對朝廷對百姓都是大凶征兆,當前江淮戰事已經虛耗國庫甚巨,且韋挺叛軍將戰火蔓延北地,甚至有燎原之勢!”

“若是沈安所言不虛,微臣以為應該準奏沈安的全權使節一職,命他出使月照,平息江淮之亂。”

禮部尚書李宗耀也立刻站了出來:“啟奏陛下,崔大人所言極是,雲州戰亂本就尚未徹底平息,北地蠻夷依舊虎視眈眈,聽聞江淮內亂後,更是調集大軍壓境,隨時可能繼續南下,若是江淮內亂能就此平息,實乃利國利民之舉!”

“哼!兩位大人難道真的以為小小沈安能影響月照和鄭家嗎?”

太師盧仕忠手撫長鬚,冷笑說道:“先不說沈安之前和鄭家本就有嫌隙,鄭家會不會答應和談都很難說。”

“就是月照虛耗國力如此之盛,又怎麼可能被輕易沈安說動?”

作為百官之首,又是堅定的帝黨成員,太師盧仕忠的話猶如熱油鍋裡丟進了一瓢水。

太極殿立刻熱鬨了起來,尤其是那些根本冇有機會接觸到如此隱秘事情的末班小官,聽到這個訊息,簡直炸開了。

不過此事牽扯太大,而且在這個問題上,文官集團和帝黨一派明顯杠上了,這些人也就隻敢小聲議論了。

“沈安真是個天殺星下凡啊!走到哪裡,哪裡就一定會出大事!有點邪門啊!”

“這話可不能這樣說,人家沈安可是能引雷的神人,說不定是……”

坊間已有些不同的傳言,說沈安可能是真龍降世,為的就是取代如今的大梁皇室皇甫家。

說話之人不敢直說,但聽者卻也意會了。

這時,一個末班小官打斷了所有人的話,他聲音高亢:“啟奏陛下,微臣冇有諸位大人那般高談闊論,微臣隻知道沈安為國為民鞠躬儘瘁,就算他此次上書之言還有許多以待商榷的地方,但試試又有何妨?”

正是之前被沈安從錢家手中救出的陳友!

他看起來顯得十分憔悴,當日從同福客棧出來後,他便和沈小路等人分手,說是要將錢家的滔天罪行立刻上報皇帝。

可他回京之後,才發現錢家已經舉家逃離了京城,他冇日冇夜的苦苦追查,卻始終毫無結果。

今日若非事關沈安,他還不打算摻和到朝堂裡的事情來。

“陳愛卿所言十分有理,不管叛軍到底想搞什麼鬼,我們試試又有何妨?”

一直冇有開口的梁帝,目光從文官集團的眾人身上掃過,眼神中閃過一絲濃濃的殺意。

他從出生以來,便身處權力的漩渦之中,這些人在想些什麼,他一眼便能看穿。

鄭家看來是真的打算和談了,否則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說服其他豪族,發動文官集團的力量,在還未得到任何證實的情況下,便為沈安的計策叫好了。

若不是如今處於多事之秋,他是萬萬不會答應陳友的。

可……

梁帝卻不得不顧忌沈安這個賊子,畢竟他手上真有“天雷滾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