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大人剛剛之言,本宮有幾分認同!”

站在月照皇帝身旁的藺茯苓開口道:“聖人雲,兵戈之利,國之大害也!如今戰局雖然暫時穩固,但我月照確實冇有必勝的把握,若是退出江淮能換來兩國互市,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計策。”

她一直處在江淮戰事的最前線,對如今的局勢比在場的眾人更加清楚。

正如沈安所說,單以月照和江淮之力,是絕不可能對抗整個大梁的。

若是西魏始終隔岸觀火,想要坐收漁利的話,就算最後同意參戰,月照國也絕得不到多少好處,甚至還會得不償失。

還不如按照沈安所想,就此罷兵,開通兩國互市,反倒能解決月照國內急需的鹽鐵問題。

不過她的話音剛落,堯月理立刻跳了出來:“陛下、公主,戰爭一響黃金萬兩!昨日微臣和戶部、兵部合議了此次江淮一戰的支出,高達數十萬兩白銀和上百萬石糧草,如此罷兵,豈不是之前的投入全部白費?”

“到時候百姓將如何看待朝廷?”

“如果真是敗了,那還無話可說。可不戰而退,百姓定然會以為朝廷無能,甘願麵北稱臣!”

“而且沈安所言高山茶葉可以用來賺取銀錢,用以彌補鹽鐵交易的支出,可茶葉不僅產量極低,每年不過萬餘斤,就算一斤百兩,也不足以彌補國內巨大的鹽鐵需求帶來的白銀支出。”

“更何況高山茶葉的價錢也不可能達到百兩,而我月照國內也不可能將所有茶葉全部用來互市,這個巨大的白銀缺口,誰來填補?”

“如此年深日久之後,我月照國內定然會出現府庫空虛的情況,到時候大梁便可兵不血刃的將我等吞併!”

“還望陛下和公主為了月照千秋萬世之基業,百萬子民之福祉,三思而後行!”

堯月理說完,直接跪在了地上,把頭磕得咚咚作響。

甚至眼角還擠出了幾滴老淚!

擺明瞭就是沈安說破天,也絕不答應和談一事,更不要說後續的兩國互市了!

說實話,沈安說的話,他也是心動的,不過想到自己在江淮購買的那些田地,轉瞬就要化為烏有,心中依然十分不甘。

作為即得利益者,就算以後有更大的利益,他也想在現有的基礎上刮下一點油水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沈安明顯是公主藺茯苓找來的,若是以後互市,居中協調的定然還會是她及其背後的月照皇族。

到時候,他怕是隻能撿一些皇族吃剩下的渣滓了,所以還不如在和談一事上死扛到底。

而他所說的,也是有理有據!

月照國除了高山茶葉,還真拿不出什麼東西能用來互市的。

聽到他這話,眾多大臣也立刻回過神來。

對啊!

咱們月照想貿易也冇東西能打動大梁啊!

原住民集團的十幾個官員,看到堯月理如此,也紛紛跪下,有人還不惜性命的死諫起來,就要撞柱而死!

“陛下,沈安雖然全權代表大梁皇帝,但他的話到底能不能作數還不一定!”

“而且江淮鹽鐵乃是大梁朝廷專售,我們到時候能不能拿到兩成,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對啊!陛下,你一定要三思啊!就算他們真的給了我們所謂的兩成,我們又無法得知江淮鹽鐵總的產量,到時候他們隨便拿個數字忽悠我們,我們豈不是得不償失?”

“陛下三思啊!丞相大人所言絕不是虛妄之言,而是發自肺腑想為我月照著想啊!”

“到時候我們光是買鹽鐵的錢,便是一個巨量的金額,長久入不敷出,必然會造成國力羸弱!”

大殿中,反對之聲迭起!

而且在原住民集團的帶動之下,連效忠於皇族的官員也紛紛上諫起來。

月照皇帝似乎坐久了有些疲累,揉了揉老眼:“好了好了!諸位愛卿先起來吧!此事並非一日之功,我們容後……”

“陛下!能否先聽我一言?”

這時,沈安眯著眼睛冷笑,朝著月照皇帝抱拳朗聲說道:“一國之朝廷,入目所見,竟然都是如此短視之人,簡直是笑話!”

“冇有東西可賣,這是問題嗎?這是你們無能!”

“拿著無能當藉口,你們不僅不覺得羞恥,反而還堂而皇之的當做虎狼之詞!你們的臉麵難道都隻是用來看的麼?”

他突然耳提命麵起來,衝到台階之下,指著堯月理和跪在前麵的幾個月照大臣,怒聲罵道。

“你們口口聲聲說什麼月照千秋萬世之基業,百萬子民之福祉,可卻想將江山社稷和百姓全部裹挾在一場毫無勝算的戰火之中,這就是你們為國為民之心?”

“豈有此理!你一個外國使節,憑什麼在我朝當中大放厥詞!”

堯月理微微一愣之後,頓時大怒:“來人啊!給我將這個藐視我朝的賊子拿下,拖出午門亂刀分屍!”

殿外立刻跑進來兩個凶神惡煞的甲士,沈安卻也不懼,抬手看向月照國皇帝說道:“陛下,難道這就是你們月照的待客之道嗎?”

“既然你們冇有辦法拿出可以和大梁做生意的東西,我卻可以給你們想個萬全的法子,保證你月照在交易當中,隻賺不虧!”

甲士已經跑到了沈安身旁,兩人各夾一個胳膊就要將他拖出去。

可卻發現,沈安看似單薄,他們卻無論如何用力都拽不動他!

月照皇帝聞言擺了擺手:“退下吧!且聽他說完!”

“不過貴使切忌不要再濫言造次!”

他不忘敲打一句沈安,作為月照之主,看著手下被人罵得一無是處,他也有些不悅。

“陛下!沈安他……”

堯月理依然忿忿不平,還想開口,但看到月照皇帝心意已決,改口說道:“既然沈安特使說有辦法,那請問特使,你可敢跟我們保證?若是三日之內拿不出足以讓我們信服的東西,怎麼辦?”

“到時候丞相大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沈安看著咄咄逼人,似乎想將他生吞活剝的堯月理,臉上掛著淡然的笑意。

“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立下契約,到時候可彆怪我月照失了禮節!”

堯月理臉上一喜,立刻讓人拿來了筆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