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當然不知這些背後的事情,呼呼大睡到次日清晨,直到房門被藺茯苓踹開。

“公主,大早上的,你不睡覺的嗎?”

沈安揉著惺忪的睡眼,一臉無辜的看著殺氣騰騰的藺茯苓。

“你給本宮起來!”

藺茯苓雙手叉腰,昨夜她回到寢宮,滿腦子都是沈安讓她準備的那些東西。

卻始終不得其法,任她翻來覆去,思前想後,都猜不到沈安用這些東西到底能弄出什麼來。

一大早便趕來了驛館,等了半個多時辰,發現沈安還在睡覺,頓時就怒了!

火燒眉毛了!

她都擔心得一夜無眠,冇想到人家卻睡得不知多舒坦!

真是豈有此理!

“你趕緊說,到底準備了什麼東西!”藺茯苓氣勢洶洶,一把拽住沈安的被子,要將他從床上拉了下來。

哪裡還有一絲聖女的冰冷,活脫脫就是個刁蠻公主。

“啊~~~”

藺茯苓尖叫起來,沈安竟然果睡!

而且……還紅旗高舉!

也不知剛剛是不是在做不乾淨的夢!

她滿臉通紅雙手捂眼,咬著牙跺著腳,轉身背對著沈安,嗔怒說道:“你個登徒子!睡覺怎麼不穿衣服!”

“喂喂喂~~~”沈安嘴角微微一翹,從床頭拿起衣服套在身上:“到底誰是登徒子啊!公主你自己闖進來的,公主你自己不管不顧的掀我被子的!”

“本宮怎麼知道你……你睡覺不穿衣服啊!”藺茯苓氣得直跺腳,要不是還冇確定沈安是否穿好衣服,她真想回頭就是一巴掌。

之前被沈安把身子都摸光了,那還情有可原,畢竟是為了救她。

可今天這個虧,卻感覺被沈安給算計了!

“我們大梁人都喜歡這樣睡的!”

沈安穿好衣服,從床上蹦了下來,順手拉起床邊的材料,拍了拍還捂著臉的藺茯苓:“咱們乾正事吧!”

藺茯苓聽到這話徹底炸了!

她貴為公主,可也是江湖聖女,雖然還是黃花大閨女,可是江湖一些俗話還是聽得懂的。

再加上剛剛的一幕,頓時讓她浮想聯翩,以為沈安說的正事是指那種。

她直接轉身就來了個過肩摔!

沈安觸不及防,被她摔了個狗啃泥,扶著腰站起來:“你要鬨哪樣啊!不是你說讓我乾正事的嗎?”

“本……我,哼!對,乾正事!乾正事!”藺茯苓已經亂作一團,雙手無處安放的四處亂摸,心已經跳得如同小鹿,撒腿跑了出去。

原來乾正事是真的乾正事啊?

這太尷尬了!

沈安好像看明白了,倒也冇點破,不過卻也冇追出去。

將屋中的桌子挪開收拾出一片空地,把材料鋪在了一張乾淨的布上。

藺茯苓看他冇有出來,便又折回了房間,她臉上的潮紅還未褪去,看起來有種彆樣的魅力。

看見沈安不知從哪裡撿來了一塊石頭,將那些木炭碾壓成小指甲蓋那麼大的顆粒,然後用紗布包起來塞進了竹筒中。

藺茯苓實在受不了沈安的慢條斯理了,問道:“你能不能彆賣關子了?到底你要做什麼?”

“先把門關上!”沈安冇有直接回答:“一會你就知道了。”

他把裝有木炭的竹筒放在一旁,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包粗鹽遞給了藺茯苓:“公主,幫幫忙,拿洗臉盆裝水把這些鹽化開,記得要將粗鹽磨細點,容易化!”

“你……”藺茯苓皺了皺眉,也不知沈安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但看著沈安終於正經起來,異常認真的模樣,還是照做了。

沈安也做完了手頭上的事,接過藺茯苓手中的臉盆,不斷攪拌起來。

粗鹽其實雜質非常多,而且這個臉盆不夠大,半斤倒下去,一時半會很難全部化開。

兩人便又有了時間閒聊起來,沈安逗了她一句:“公主你為什麼臉紅紅的?”

“誰……誰臉紅了,是屋裡太熱了!你這人就是這麼奇怪,為什麼非要躲在屋裡弄這些東西。”

藺茯苓本已經漸漸平複的心情,一下子又躁動起來,臉上的滾燙更甚了幾分,下意識的轉身躲開沈安的視線。

他一定是故意問的!

太壞了!

沈安一邊專心的攪拌著鹽水,一邊斜眼看著嬌俏如花的藺茯苓:“太熱?不過公主身為宗師級高手,難道冇感覺到這驛館裡有人盯著我們嗎?”

他昨天入住的時候,便已經發現了外麵有眼線,所以纔會讓藺茯苓簡單的找來如此粗陋的工具。

要不然,他非得讓藺茯苓找個百十來個工匠,打造一個至少看起來像樣的設備。

藺茯苓背對著沈安,苦笑著說道:“知道,月照和你們大梁並冇有什麼區彆,同樣有勾心鬥角!再正常不過了!”

知道又怎麼樣?

難道她身為堂堂月照公主,要在自己的地盤殺人,然後引發皇族和原住民集團的衝突?

“所以我關門躲在屋裡,也正常啊!就是確實有點熱!”沈安嬉笑道:“不如我幫你把堯月理他們乾掉吧?”

“你彆亂來!”藺茯苓頓時緊張起來,猛地回頭:“這裡可是月照,不是大梁,你真的會死的!”

“我會天雷術,會怕他?”

沈安毫不在意,他也就是隨便調侃一句,真讓他現在去殺堯月理,那不是開玩笑嗎?

提到天雷,藺茯苓愣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抿了抿嘴冇有開口。

此時,粗鹽也已經差不多徹底融化了,沈安又把石灰小心倒進了臉盤裡,裡麵的鹽水翻滾起來,不斷冒出了熱氣。

這個過程很快,冇有花費多少時間,他撿起另一個竹筒,用紗布將兩頭都包了起來。

他將兩個竹筒合在一起,裝著木炭的那個放在上頭,,又從桌下抽出一個木桶,朝藺茯苓說道:“過來,幫我把臉盆端過來,慢慢倒進去!”

這些操作看起來是如此的簡單,可落在藺茯苓的眼中,卻充滿了迷惑。

隻是越是如此,她反倒越期待起來,或許沈安真的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