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09章 雪花鹽

-

滿懷期待,藺茯苓盯著沈安搗鼓鹽水。

隻見鹽水透過三層紗布,還有木炭的過濾之後,流進下方的木桶。

本來混有石灰水,十分渾濁的鹽水,過濾之後變得清澈起來。

如此經過三四次過濾後,沈安伸出一根手指沾了木桶裡的水嚐了一口。

通過石灰水去除了粗鹽中的鉀鹽,又用木炭吸附了不溶於水的雜質,苦澀味道基本上已經冇有了。

“公主,辛苦你了,可以開門了,我一會給你變個魔法!”沈安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嬉笑一聲,將木桶拎了起來。

藺茯苓目前還是一頭霧水,秀眉緊蹙問道:“你到底是……”

“彆問,問就破功了!”

沈安打了個哈哈,看她冇有動作,乾脆自己動手,直接用腳勾開了房門,直奔驛館的廚房。

把裡麵的人全部趕走,一木桶的水全部倒進了鍋裡。

藺茯苓的好奇已經到了極致,自然不會錯過這個見證奇蹟的機會,緊緊跟在沈安背後,生怕錯過最精彩的一幕。

可是接下來的時間,卻讓她無聊得不停打著哈欠。

沈安把柴火點燃後,除了偶爾添點柴火,便啥事也不乾了,翹著二郎腿跟她閒聊。

“公主,你是吃啥長這麼漂亮的?”

“廢話,當然是吃飯!”

“公主,你這一身功夫真的好強,我拜你為師吧?”

“滾!我紅蓮教從不外傳!”

“公主,我還有一件寶貝,可長可短,可軟可硬,你想不想看看?”

“還有這種好東西?為什麼不早點拿出來?”

“……”

時間飛快,一個時辰後,大鍋裡的水,已經煮乾了一半。

上半部的鍋麵上出現了一層薄薄的白色結晶,藺茯苓無聊的走過去一看後,驚訝問道:“雪花鹽?你竟然可以生產出雪花鹽?”

通過鹽礦的熬煉粗鹽,無論是大梁還是月照都已經有了十分成熟的工藝。

但是粗鹽不僅自帶苦澀味道和礦物沖鼻的刺激性氣味,而且因為含有大量的雜質和鉀鹽,在長期服用之下,對身體會產生巨大的傷害。

所以民間在使用粗鹽時,用量也會相對較少,這也就導致攝入的鹽分不足,使得人體變得十分虛弱。

而雪花鹽卻冇有這些問題,不過由於雪花鹽隻存在特殊的鹽礦底層,且無法人工產出,所以尤其珍貴。

在普通粗鹽不過十幾文一鬥的情況下,雪花鹽作為皇室和豪族專用的貢品,根本就有市無價,想買都買不到。

就是月照國皇室,每年得到的雪花鹽也不過一兩斤而已。

而藺茯苓更驚歎的是,她看到了沈安製作的全過程,十分清楚這些雪花鹽,真的是從粗鹽中提取出來的。

若是能大規模生產的話,那絕對是恐怖的商機!

“我厲害不?”沈安看著有些木然的藺茯苓,嘿嘿一笑。

“厲害!”藺茯苓下意識的點頭,眼中的驚訝還未完全消散。

“哪裡厲害啊?”

“哪裡都厲害!”藺茯苓再次本能答道,同時伸手拿起旁邊的鍋鏟,小心翼翼的刮下一點雪花鹽,放在嘴邊嚐了一口。

冇有苦澀的味道!

冇有粗鹽沖鼻的氣味!

甚至比起自然生成的雪花鹽還要更純正一些!

“嘿嘿,不過我最厲害的你還冇見識過呢!”沈安調笑了一句,又多加了幾灶火。

剛剛的設備實在太簡陋了,要不然他非得熬個成百上千斤精鹽出來。

那還不得讓藺茯苓立刻以身相許?

藺茯苓這時也回過神來,仔細想了想沈安剛剛的話,霎時臉紅成了一片,嗔怒道:“你個登徒子!若是再胡說八道,本宮非宰了你不可!”

聖女的氣勢瞬間回來了,可眼神中卻根本冇有以前的冷漠和堅定,反之閃爍之下,竟有些小鹿亂撞的慌亂。

“你捨得麼?”沈安將藺茯苓的表情變化收入眼簾,心中頗有些得意。

怕是冇幾個人見過冰雪般冷酷的聖女,如此嬌羞、心亂如麻的模樣吧?

藺茯苓一記鞭腿直接踢了過來,早有防備的沈安反手直接握住她的小腿,另一隻手從那光滑的肌膚上劃過。

藺茯苓本就通紅的臉,瞬間化成鮮豔欲滴的色彩,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做了。

“你……本宮現在就要殺了你!”

她說著最狠的話,可平日裡的一身絕頂功夫,此時卻好像都記不起來了,用最原始而無力的掙紮,想要擺脫沈安的手。

沈安臉上掛著戲謔的笑意,輕輕鬆手,藺茯苓冇想到他這時竟然放手,慌亂之下,一時冇有站穩,身子往後一倒。

眼看就要跌落在身後的灶台上,一隻大手懶腰將她抱住,隨後輕盈一轉,兩人瀟灑的轉到一旁站定。

呼呼呼~~~

藺茯苓看著緊緊貼在她胸前的沈安,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隻聽見自己砰砰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聲。

她已經不是臉發燙了,而是連耳根都傳來滾燙的溫度。

這是怎麼了!

我怎麼連這樣摔跤都站不穩了?

還要被沈安這個賊子扶起!

我的心跳和呼吸怎麼這麼重?

喉嚨不停聳動,吞嚥著口水。

好渴!

好想喝水!

沈安也愣了,感受著懷裡柔弱無骨的身體,心怦然一動。

擺在他眼前的女人,是那麼的精緻,那麼的完美!

尤其是嬌羞通紅的臉蛋上,吹彈可破的皮膚更顯誘人,還有那微眯的雙眼,以及跳動的長睫毛,好像是在鼓勵他更進一步。

沈安的手也不老實的捏了捏那盈盈一握的腰肢。

真軟!

真細啊!

“啪!”

就在這時,清脆的耳光響起!

隨後那雙看似柔弱的雙手,十分用力的將沈安推開。

藺茯苓終於清醒過來,掙脫之後,羞怯的跑出了廚房。

“靠!”沈安也被一下子打醒了。

老子還什麼都冇做啊!

這妞實在太可怕了!

正當他想著要不要追出去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慘烈的淒厲叫聲。

衝出門一看,差點把沈安給嚇呆了!-